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字号:

上一页 肖全用相机记录时代 再过20年也要拍杨丽萍的美(2)

2012年02月20日 17:1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时间看上去是挑衅的,但它最安静”

  肖全格外在意时间。或者说,他格外在意变化——对于有悖于心理预期的变化,下意识会有拒斥感。“我太完美主义。技术上是,审美上更是。” 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所以,他会偷偷观察人们的变化。“我相信很多人也会在意变化,可能在意的点不同。比如张晓刚,人们会在意他的画从几十万变到了几千万,这些数字让人刺激。但我更在意他和原来的刚儿还是不是一样的眼神、表情、习惯动作。”他说,“杨丽萍我拍了十几年,我在极端地想,假设再过二十年,她都驼背了,她在我镜头里也会是十年前那种极致的美和一身仙气。”

  在《三毛:“天堂之鸟”二十年忆》和《心动——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这两次独立影展之前,肖全早先曾为他镜头下的女人办过影展:《女人与时间》。自信的他曾在画册扉页印上:上帝指派这些女人们需要的摄影师,在她们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但他也承认,《女人与时间》这个名字,颇有残酷感。

  “时间看上去是挑衅的,但它是最安静、公平的。”肖全坦白,他目前还不能心甘情愿记录无奈,就像他曾经不愿意看镜子里的自己。

  一个记录时代的人,竟然害怕时间。

  肖全其实是一个看不出时间痕迹的人。几乎所有见到他的人,都难以想象他已经52岁。“直到我信了佛。我相信无常。7·23动车事故给我很大触动,那个小女孩第一次坐动车,刚刚还被拍照,2分钟后就没了,永远不见了。相比这种无常的骤变,时代的变化,时间的变化都是缓慢的。”他对《中国新闻周刊》感慨。

  三毛于肖全,也是一次对时间和生命观的精神洗礼。那个被他称为“拥有杜拉斯般神情的高级的女人”,只跟肖全相处了半天,却影响了他20年。拍摄完三毛不到一年的时间(1991年1月4日)三毛于台湾自杀。肖全想不通:她怎么说飞就飞了?要去参加她的葬礼,当时的妻子抚慰他:三毛没有葬礼,只有生日。

  今年,肖全追随三毛足迹,拍回大量他在时间里参悟生命的照片。他说,“都跟三毛有关。”

  赵野也是肖全两次展览的策展人,在他眼里:“肖全一生拍了那么多人,只有对三毛和杨丽萍,他有着发自内心的持久的挚爱。如果说杨的美是吸引肖全的磁石,三毛则以强大的精神力量让肖全顶礼。生命于三毛就是一次远足与体验。我们每个人都是天地间的过客,一个人的声音和足迹,如果能被另一个人深深的怀念和铭记,这就是永恒。”

  “男人就想得到男人的承认、女人的撒娇”

  肖全记录过这个时代,又好像游离于这个时代。

  很长时间,除了在一些国际摄影节上看到他的作品,人们似乎很难确切知道肖全在哪里。

  而外界知道的消息,他常年定居深圳,但时会隐居云南。他接拍商业广告,赚了钱就去世界各地自由拍摄。

  “我接拍商业片,赚钱养自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拍商业跟拍名人,都不是罪。”肖全非常坦诚,“我和恩师马克·吕布可能不一样。他时时刻刻都要带着相机,随时都准备抓住下一个镜头。这一点上我并不这样,我不觉得任何时候我都是一个摄影师。不背相机的时候,我在体验一个爱人的男人,一个朋友的哥们儿,或一个纯粹的行者。”

  几年前,肖全曾对商业拍片感到无奈,“我不喜欢拍什么老总,他们面对镜头很别扭,拍他们不愉快。” 他和杨丽萍的共同好友、设计师兼画家赵青当面就批评他:你怎么能这样!多年的朋友见到他也会说:“肖哥你要坚持哦,等我好了我来救你!”

  如今,肖全很淡定。“我作为一个男人,我必须正面去跟商业交锋。而且,我认为我有手艺可以用在三毛、杨丽萍身上,但是为什么那么吝啬,不能用在一些普通人,哪怕是商业人士身上。我现在一点也没觉得含着泪去做这件事情。关键是,有时我会得到很高的报酬,度假时去拍多我更想拍的东西。”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肖全透露,他现在接到的活儿,最高能达到“一单”十万到十五万,1990年代初,他拍摄三毛的时候,一个月的工资是170块钱。

  靠这些钱,肖全有能力走遍世界各地,也有理由往自己内心深处走去。

  “2007年开始,我去了世界上的很多国家,拍摄了很多人与自然亲近时的照片。在古巴哈瓦那,是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我到古巴是要寻找三个男人:海明威、切·格瓦拉、卡斯特罗。我去了海明威的旧居,《老人与海》就是在这完成的。马克·吕布是我师父,是卡帕(著名摄影家,他有一句名言,“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离得不够近”)送马克·吕布去伦敦学英语的,卡帕叫海明威老爸,辗转的,仿佛海明威就是我亲戚。在跳蚤市场,我买到了切·格瓦拉的老照片。卡斯特罗那时病了,他没有接见我。”

  肖全计划要为马克·吕布认真做一次影展,以示他对恩师和摄影的致意。有人问他,离江湖远了,是否偶尔如常人焦虑。他说,在他眼里,男人之间就是江湖。不管你去了哪里,歇了多久,你之前做了一些事情,你的名气和情义在这里,大家见面就互相抱抱拳。“男人就想得到男人的承认、女人的撒娇,我只要这个。”  ★

【编辑:刘欢】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