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现代汉语词典》修订主持者:选词宁滞后,不超前

2012年07月17日 08:18 来源:南方日报 参与互动(0)

  修订工作主持者,中国辞书学会会长江蓝生:

  选词宁愿滞后,也不超前

  专访:

  最大限度地跟上时代脚步

  南方日报:《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中新增了3000多条新词,说明近几年来新词新义大量的出现,作为语言研究者,您觉得这样的涌现反映了一种怎样的社会趋势?

  江蓝生:我们所收录的这些新词,符合社会生活的迅捷性,所涵盖的面非常广,又很贴近社会生活,它们生动形象、新鲜饱满、富有生命力,颇具生活气息。

  现在,我们对新词新义进行收集。一方面,专家们观察国家在政治、经济、文化、科学、体育、民生等方面的新事物,然后收录进来。但更多的是,专家们发现了年轻人在创造新词新义上起到了主要作用。他们年轻,没有那么多旧思想束缚和条条框框,富有新一代人的创新精神,加上网络平台,为年轻人们提供“创作”的空间,于是一个个富有创新思维的创意词语在网上产生。同时这些词里饱含了他们的诉求、欲望、观念以及不满等等,生动的体现了当下青年的生存状况。

  可以说,《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还是最大限度地跟上时代脚步,“宅男”、“宅女”的“宅”,“被代表”的“被”,虽然作为一种新的词意使用时间并不长,但依然被修订专家们收录了进来。

  南方日报:《词典》的收录涉及各行各业,很多人好奇你们是如何收集到这么多词汇的?

  江蓝生:这个工作量的确是特别大,我们做词典编纂是非常辛苦的。我们有个软件“语料库”,专门小组24小时滚动监控网络,抽样十几到二十几份报刊,使用电脑软件查明哪些词是第一次出现的。但是光靠软件是绝对不够的,软件只能按编好的程序做事,它永远体会不出“山寨”这样的词在意义上的变化与奇特。于是我们需要工作组每个成员平时对阅读材料的记录与留心。

  我看一份报纸杂志比别人要辛苦得多,要在内容中寻找有价值的语料。计算机对词汇的挑选能力有限,需要广泛的人工干预,我们是人脑与电脑并重,电脑不可能代替人脑,我们的工作人员还需要在新闻、书籍中寻找规律、用义,并且进行互动。电脑智能根据词频来进行挑选,但“语料库”这种软件的内容选取往往不够稳定,不能取得均衡意义上的目标词汇。

  不能对语法有着大肆颠覆

  南方日报:现在广大年轻人普遍使用这些“新生词汇”,甚至一些中年人也在学习与使用,而这些词汇中很多都是带有娱乐化色彩的,您认为这是否会对中国的语言传统产生冲击?

  江蓝生:是的。我们在肯定这些年轻人创意的同时,也看到了以网络语言为代表的“新生词汇”的两面性,它是一把双刃剑,既丰富我们的语言内容,又对汉语本身产生冲击。所以,我们不认为所有的新词都要在社会上通用,尽管它们的使用频率很高。有些词违背汉语语法而超长使用,这些词只能在一定范围内通用,不能适用于全民。

  我们把这些词归类为几种类型。第一类是“名词做动词”,如“雷”到我了、“e-mail”我、回家“电话”我;第二类是名词后面加上数量补语,如百度“一下”、网恋“一把”、搜狗“一下”;第三类是名词做形容词,如“太淑女”、“太科幻”、“很现代”,因为汉语语法一般都是副词后才接形容词;第四类是形容性的叠词前加上了程度副词,如“相当干干净净”、“十分冷冰冰”,叠词的两字相叠本来就是有程度加深的含义,再加程度副词不符合经济的原则,在朗读韵律上也不合适;最后一类是滥用谐音,也不被我们接受,如“神马”、“悲剧了”,这太像儿童的嬉闹了,十分娱乐化。对于网络用语,我们不一棍子打死,但是也要冷静对待。

  一个民族的语言是神圣的,我们要保持它的严肃性,同时对语言抱有敬意。语法规则就像是语言的法律,不能够对语法规则有着大肆的违背甚至颠覆。

  专家在选词时应有价值判断

  南方日报:网上对你们的选词选字还是挺有争议的,譬如“神马”、“有木有”、“剩男剩女”没有入选等等。

  江蓝生:“神马”、“有木有”这只是谐音的滥用,我们是不支持的。关于“剩男”、“剩女”的争议也不少,很多人认为我们是对的,但也有很多人提出了反对,认为我们的语言中也需这样的词吗,不能只看词义是褒是贬来决定取舍。

  我的看法是这样的,我们只是说目前不收录,不代表永远不收。目前不收,是因为这两个词的内涵上存在不够尊重,在潜台词中带有“没人要”、“挑剩下”的鄙视意味,倾向表明得太明显,我们不主张这么称呼他们。不过,在5年、8年之后,它们如果更多地出现在群众的生活交际中,我们会考虑将其收录到《词典》中来,同时我们也会在这类词的解释中加上我们的价值评判,加个括号,里面写上“含不尊重的意味”。

  《词典》第6版选取字词义时有一个比较严格的标准,就是具有创意与表现力并且符合汉语基本语法与使用习惯这两点。此外,我们必须要求这个词必须是健康的,有时甚至是积极的,这主要体现在词义上。我们在选词时是有价值判断的,我们宁愿在选词上“滞后”,也不愿意做得“超前”。我们也知道很多流行的词,如“援交”、“同志”,也懂得其中含义,但是我们不选取它们,不想让不道德或者不被社会接受的行为暴露在表面上。表明我们的价值取向。

  记者 李培 实习生 郝思远

【编辑:张中江】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