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学者称今天的北大与蔡元培无关:他的北大在红楼

2012年07月17日 13:59 来源:文汇报 参与互动(0)

   《“独醒庵”主人:记宝熙》(“笔会”6月17日)一文称,宝熙与蔡元培、唐文治、张元济、叶德辉等为同科进士。作者进而补充道,蔡元培与唐文治“日后分别成为燕京大学和交通大学的校长”,则有待更正。

  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末,招商与电报两局改隶邮传部,1896年建校的南洋公学便相应隶属于邮传部,校名遂改为邮传部上海高等实业学堂。次年9月,唐文治奉命接任该校监督,直至1920年11月12日,因目疾恶化而回无锡休养。在他执掌期间,校名屡次更换:辛亥革命之后随即改名为南洋大学堂(NanYang Col l ege),监督一职改称校长;翌年,学校直辖于交通部,并改名为交通部上海工业专门学校。唐文治离校次月,交通总长叶恭绰改组交通部部属学校并筹备交通大学。1921年4月28日,学校首次以交通大学来命名,即交通大学上海学校。可见,文章称唐文治为交通大学校长,牵强附会,但总体上,此定论仅失之毫厘。蔡元培被冠以燕京大学校长头衔,则谬以千里。

  壬辰科殿试,蔡元培获二甲第三十四名,中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这位“学界泰斗,人世楷模”曾两度出任北京大学校长,即1916年12月至1927年7月以及1929年9月至1930年12月。众所周知,北京大学校园亦名燕园,一潭未名湖,微波涟涟、群鱼悠悠、垂柳依依、环山郁郁。然而,蔡元培时代的北京大学则坐落在北京城内的沙滩,校内的那座红楼因“五四”运动而闻名,现为文物出版社社址。当今的北京大学校园实为燕京大学的旧址,由毕业于耶鲁大学的亨利·墨菲设计。这片土地之前为前清皇家园林睿王园和畅春园的一部分,面对清华园,时为陕西督军陈树藩所有。说服陈树藩出让并聘请亨利·墨菲出山的是约翰·司徒雷登,即那位因毛泽东的一篇《别了,司徒雷登》而被打上“美国侵略政策彻底失败的象征”烙印的美国驻华大使。当时,司徒雷登尚未阴差阳错地闯入政界,仅一介书生——燕京大学创校校长。

  燕京大学是由在京若干所教会学校组建而成,以这四所为主:北京汇文大学(前身是1871年创立的美以美会寄宿制男塾)、华北协和大学(前身为初创于1867年的潞河男塾)、华北协和女子大学(前身为创建于1864年的贝满女塾)和华北协和神学院(前身为1893年成立的戈登纪念神学院)。1900年庚子事变重创校舍,由此迫使这些各司其主理念相左的教会学校只有联合办学才得以新生,且须由一名局外人来牵头。执教于南京金陵神学院的约翰·司徒雷登被视作最佳人选。1918年12月10日,司徒雷登获聘,翌年1月31日抵京,时年43岁。

  筹备之时,新校校名久议不决。于是,蔡元培、吴雷川、胡适、傅增湘和王厚斋组成议定校名委员会。最后采用中华基督教协进会会长诚静怡博士的提议,定“燕京大学”为新校名。‘燕京’这个美丽的名字,这个诗意盎然的词汇不但象征着古代燕国的首都,而且在中文语境中指代的就是北京。”(司徒雷登著,《在华五十年》,常江译,海南出版社,2010)。然而,北京汇文大学1890年便正式在美国纽约州注册为Peking Uni versi ty,而由京师大学堂(Imperi al Universi ty of Peki ng)演变而来的国立北京大学(National Peki ng Uni versi ty),英文名称显然存有雷同。司徒雷登认为,“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学院却非要给自己安上北京大学这个名字,真是无比荒谬”。出于对北京大学尤其是时任校长蔡元培及其“循思想自由原则,取兼容并包主义”之办学理念的敬重,司徒雷登定燕京大学的英文名称为Yanchi ng Uni versi ty。

  1920年3月15日,燕京大学正式更名,同时举行男女两校联欢会,蔡元培到会祝贺并发表演说。1926年夏,新校舍基本落成,随后正式迁校。应司徒雷登之邀,蔡元培欣然题写校名,校匾悬于燕园大门。

  北京汇文大学是构成燕京大学的最大组成部分,其原校址留下大学预科和中学两部,合并定名为汇文学校,蔡元培题写校名和校训“智仁勇”。1929年,蔡元培赠该校题字:“好学近乎智,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也恰好在这一年,司徒雷登因收回教育主权运动而改任燕京大学校务长,但仍掌握校务大权,直至1946年7月11日出任美国驻华大使。

  1951年2月12日,教育部正式接管燕京大学,改私立为国立。那块由蔡元培题写的老校匾也被毛泽东手书的新校匾所取代。随着院系调整的展开,1952年10月4日,北京大学入驻燕园,燕京大学寿终正寝。

  “今天的北大不是蔡元培的北大,是过去的燕京大学,是司徒雷登想把墓迁回去的地方,和蔡元培没有关系。蔡元培的北大在红楼,要迁也迁到那里。”学者傅国涌犀利地为北京大学与燕京大学划清了界限。

俞可

【编辑:刘欢】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