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洛阳考古小分队探测“合肥侯” 距古墓仅几十米

2012年07月17日 19:34 来源:中安在线 参与互动(0)

  据3处坐标点共同指向,古墓就在这个区域

  记者现场测量

  经过合肥市测绘设计研究院“给力”支持,一度隐身的“合肥侯”墓及其上方测量塔坐标,终于再现踪迹。合肥市测绘院技术人员曾解释称,叠合版地图上,至少有3处参照物,能通过比对、测量距离,锁定测量塔具体经纬度信息,甚至精确到米。记者随即从合肥市文管处借来工具,赶到蒙城北路进行实地测量。现场探访中,记者发现,本月11日,合肥市文管处请来的洛阳考古小分队所探测的位置,距离古墓仅有几十米。

  现场寻古墓荷塘路南侧开始

  记者在合肥市测绘院采访时,曾被指出,叠合地图上有3处参照物,能定位测量塔经纬度信息。为了验证这些参照物,将地图中所标信息转换为现实数据,记者从合肥市文管处借来考古用的皮尺,临时客串“考古”,来到蒙城北路。

  根据叠合图上所标的“荷塘路”这个第一参照物,记者所乘车辆在其南侧500米左右处停下。此时,车辆斜前方就是地图中标注“蒙城路豁口”的地段所在地,现场测量发现,此处豁口宽约30米,本来指向东侧的省电力修造厂。但因该厂尚未拆迁,因而剩余工段暂时停止,形成了此豁口。

  洛阳考古队差几十米就“得手”

  现场调查时,记者在此豁口的绿化带中,发现了大量呈柱状的深层泥土碎片,一看便知是考古专用利器洛阳铲挖掘出来的。经过和路文举副处长电话核实,此处就是7月11日,合肥市文管处聘请来肥的洛阳考古小分队,在此探寻古墓具体方位时,重点勘查的地段。 “很遗憾,那天的现场勘查中,从土层结构来看,没有发现探到古墓土层的迹象。 ”

  事实上,站在这片豁口地带中,朝西北方向看去,叠合地图标注的测量塔方位,就在几十米开外,距离非常近。

  在现场调查时,记者再一次将程如峰老人1974年根据现场勘查情况,手绘出来的墓穴形状图铺展开来比对。惊奇地发现,墓穴所展现出来的“中”字型造型,正好是东西长南北短,呈“躺倒状”。结合蒙城北路的测量宽度数据比对,记者发现这片豁口所在地域,其实正好在“躺倒式中字型”的右下角外围区域。

  这次数据比对也就意味着,本月11日那次洛阳考古小分队的现场探测寻找,很可能已经摸到“合肥侯”墓的边,然而,因为再接近墓穴的位置,全被蒙城北路的柏油路面覆盖,探测未能进一步接近,加上墓穴深度极深(1974年程如峰等人勘查时,掘地5米未探到墓顶),因而失望而归。

  三处坐标点均指向马路中间

  记者根据叠合地图上标注的坐标信息,利用皮尺测量的数据为依据,先后从荷塘路、马路豁口、标注路灯3个坐标点出发,一米一米地推进,朝地图中所标的测量塔位置进发。结果根据胡正星等技术人员测算出来的数据,从3个坐标点出发,根据叠合地图所标注的“寻标”方法,找到的测量塔方位,都集中在了一个靠近马路中间绿化带,略偏向马路西侧的点上,误差距离竟然只有1米左右。 3处坐标点共同指向的测量塔原来所在位置,现今已完全变成了马路,没有丝毫以往的特征。

  昨日下午,记者将实地探测得来的具体数据,反馈到了合肥市文物管理处,留档保存。这次现场勘测,进一步验证、细化了合肥市测绘院叠合地图的判断。(程波、何沁泉、齐美义、周梅)

【编辑:张中江】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