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赵屹鸥开过飞机导过话剧 做主持不喜欢墨守陈规

2012年11月16日 16:48 来源:每日新报 参与互动(0)
赵屹鸥开过飞机导过话剧做主持不喜欢墨守陈规
资料图:赵屹鸥。

  有问

  河西区孙女士:一直很喜欢深圳卫视的《年代秀》节目,几乎期期不落,主持人鸥哥沉稳又幽默,让人印象深刻,想问问他还主持哪些节目。

  必答

  赵屹鸥曾是央视《神州大舞台》《欢乐中国行》的主持人,现在除了《年代秀》,还主持《中国范儿》《清唱团》等节目以及白玉兰颁奖晚会、上海国际艺术节闭幕晚会、上海申博文艺晚会等众多大型晚会。此外,他还是一名出色的配音演员,曾为《达·芬奇密码》《乱世佳人》《夜宴》等千部集影视剧配音。

  夸TA

  苏小夏:喜欢鸥哥,有气场,能镇得住场子,能主持、能表演、能唱歌……还有,大爱他的声音啊。

  当飞行员曾是杨利伟师弟

  如今以主持为主业的赵屹鸥,此前的经历却和本行没有什么直接关系,比如飞行员。赵屹鸥念过两回大学本科,第一次是高中毕业时的招飞,“本来不是特别想去,但当时是招收第一届本科飞行员,男生基本都报名了,体检能通过的没几个,没想到其中就有我。”赵屹鸥就这样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二航空学院的第26期飞行员,而杨利伟是该校第25期飞行员。

  不过,因在飞行时眼底视网膜出血,赵屹鸥被迫停飞,最终告别了飞行生涯。毕业后,赵屹鸥被分配到上海电影发行公司担任宣传干事,“单位待遇很不错,一开始我以为这个工作跟电影沾边儿,但后来发现就是发行拷贝,跟我所喜欢的影视创作行业差别很大。”于是赵屹鸥有了辞职的想法,放下铁饭碗,赵屹鸥重返校园,成了上海戏剧学院88级导演系的学生。他坦言自己对表演更感兴趣,“因为我有点娃娃脸,一些老师觉得从形象的长远角度来看,我在表演上会受制约,所以我最后选择了导演系。不过,在上戏的四年里,声台形表等课程我们学了三年,大家开玩笑说学导演的比学表演的会演戏。后来发现,无论电视剧还是话剧,我还是因表演拿奖的居多。”

  业余排演话剧很火爆

  在上戏念书期间,赵屹鸥从没想过未来自己会成为主持人,“当时满脑子想的就是创作戏”,结果还得了白玉兰戏剧最佳男配角奖,“那时排《一个黑人中士之死》,是我们班的毕业大戏,和焦晃老师所在的上海青年话剧团合作,里面有个角色挺适合我,没想到30来个演员,就我拿奖了。”毕业后,赵屹鸥就进了上海电视台工作,“那时采编播一体,我就担任栏目的编导和主持人,后来又调入电视剧制作中心,做电视剧导演。直到1999年,央视《神州大舞台》找到我,我才成为专职的主持人。”不过,作为业余话剧导演,他在上海青年话剧团独立执导了《情人》,演出十分火爆,“这部戏当年票房很好,连剧本的作者、英国戏剧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品特也通过《华盛顿邮报》联系到了我们。当时在外演出很多人大半年回不了家,因为戏卖座,剧组为家属提供机票,让他们飞到演出所在地探亲。”1996年,他更自编自导自演了加缪的《鼠疫》,一人包办了全剧的30多个角色,“本来是想请五六个实力派演员,但由于档期、经费等原因没能成行。将近两个小时的戏就我一个人,基本是在玩命。我要不时出现在舞台的各个角落,有大段的对白独白,完全靠表演、语言和台词,让人相信我在变换着不同的角色。其实这种做法很冒险,甚至有点不妥,但是一演出又很轰动。”

  上台像演员 下台像导演

  很多观众认识赵屹鸥都是通过央视的《神州大舞台》,但是在这个节目供职七八年后,“不安生”的赵屹鸥又选择了离开,“离开的决定很难做,因为从现实角度来说,离开央视这个平台,是损失。身边的一大堆朋友都不理解。但做一个栏目时间太长了,自己的主持状态就墨守成规了,熟到不用太多准备上去就来。都说穷则思变,其实做得好也要思变,电视这个行业,不断有新人新作涌现,原地踏步就是倒退。做电视就是得跟自己过不去,但当时我又找不到感觉,就好像人一开始站着,后来慢慢蹲下、坐地上、躺下了,整个人往下出溜的感觉,那就不如先停下来。”

  去年,赵屹鸥在深圳卫视的《年代秀》节目中再次闪亮登场,成了能跟不同年龄的人打成一片的幽默“鸥哥”,有人把他和孟非并称为2011年异军突起的主持人。《年代秀》里的赵屹鸥很放得开,前不久还变身鸟叔大跳《江南style》,他认为:“电视节目往娱乐的方向走不是退步,这种观念的调整很多人转变不过来,节目可以有趣,但不能逾越一定的规范,要做到有审美、有底线。在台上,我可以很深沉,也可以很活泛,这不是装出来的,我很享受这种状态。其实主持人台上都是半疯,台底下不闹腾。很多朋友说我上台像演员,下台像导演。”

  在赵屹鸥看来,“主持就是一个杂家”,而自己在导戏和表演领域的丰富经历也有益于主持工作,“像国外没有主持专业,很多电视节目制片人和主持人是一体的,脱口秀主持人多是资深的一线记者、编辑。而中国很多受观众喜欢的主持人,也不是主持专业毕业的。”现在,赵屹鸥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主持工作上,连配音工作都定格在几年前《达·芬奇密码》里的汤姆·汉克斯,“主持人几乎都是‘空中飞人’,时间过得很快,像《年代秀》一期节目大概有80分钟,可现场每期都要录四五个小时,一期节目接一期,一晃一年就过去了。不像做导演,工作没那么忙,但最后会扎扎实实地有个新作品。”不过,赵屹鸥透露明年会推出新的话剧作品,而《年代秀》的改版也是让他格外兴奋的事儿。

  (新报记者 曹嵩博)

【编辑:于晓】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