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日本会成为第一个大量国民“向下流动”的发达国家吗?

日本会成为第一个大量国民“向下流动”的发达国家吗?

2021年11月30日 13:22 来源:长江日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逃避虽可耻但有用》电视剧剧照,温馨搞笑的剧情背后,是日本不景气的现状。

  □ 长江日报记者李煦

  “有谁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么”,这是鲁迅先生在《呐喊》自序中的名句之一,三联书店的编辑很贴心地把这句话印在了《为避免下坠而竞争》的封底上。

  如果是整整一个国家、一代人坠入困顿,那又会如何?那又该如何?这正是《为避免下坠而竞争》的核心主题。

  该书作者山田昌弘是日本中央大学文学系教授,专业方向为家庭社会学、情感社会学,他从年龄层、家庭构成、婚姻状况、职业状况等角度入手,分析了日本一代人的困境,描述了他们的现状,估测了他们的未来,并提出了对策。

  ■ 第一个大量国民“向下流动”的发达国家

  这是一本严肃的学术书,但是其中提到了2016年大受欢迎的电视剧《逃避虽可耻但有用》。

  25岁的女研究生毕业后找不到正式工作,只能做合同工,随后又被解雇,正处在无业状态,无人问津,居无定所,饱尝生活的辛酸。她父亲让她到35岁的单身白领IT男家帮忙做家事。女主角把男主角照顾得无微不至,后来还提议“像就业一样结婚”。二人签订合同,对周围人保密,开始了“雇主=丈夫”“雇员=妻子”的婚姻生活,没有任何爱情的两人住在同一屋檐下,慢慢地产生了感情。

  其实,如果“穿透”了电视剧表面的那些温馨、搞笑、时尚等等,就能看出《为避免下坠而竞争》的核心背景。

  为什么要与无爱的男子“像就业一样结婚”?这不仅仅是女研究生找工作不容易,更重要的是,日本女性必须快速找到“饭票”,最好是比自己父亲收入高的男子,这样才能确保自己的生活水平不比母亲差。反过来,由于日本婚姻制度是男的养家、女的全职,男性结婚就必须非常慎重,搞不好就会造成自己生活水平的下降。而日本由于近30年来经济都不够景气,能够进入大公司成为正式雇员、终身雇员的机会减少。这样几个因素凑在一起,导致日本男的努力进入大公司,女的努力寻觅大公司职员,结婚变得很困难,相应的“少子化”也就来了。

  日本是怎样走到这一步的呢?

  在二战之前,日本的社会阶层分为少部分富裕阶层和大多数平民阶层两部分,阶层间基本没有流动的机会,职业也都是世袭。战后,随着日本经济高速发展,形成了“中流社会”。《为避免下坠而竞争》给“中流生活”的定义是:拥有自己的房产和汽车,家电用品齐全,孩子若是想要接受高等教育也可如愿,全家也可以有一些休闲娱乐活动。

  日本的“国民生活意识调查”显示,1970年以后,认为自己的生活水平“中流”的人超过了九成。在那个年代成长起来的人,品位不俗,出手大方,喜欢名牌。当时的劳动力市场,“就业难”现象根本不存在,反倒是企业因人手不足而破产的案例常出现,于是企业为了留住内定就职的人各出奇招,甚至带领尚在其他公司任职的内定人员去国外旅行。

  当时还出现了一些明明能当一名正式员工,由于想要做自己想做的事,硬是打零工、不去内定企业报到的应届大学生,“自由职业者”这个词就是这么来的。

  随着泡沫经济破灭,日本经济基本上停止了增长,出现了所谓“下游化”,意思是“虽然能够保证最低限度的生活,却无法期待比眼前更宽裕的状态”。换句话说,无法向上流动了。

  现在在日本,即便是自由职业者,如果和父母住在一起的话,眼下生活不成问题,因为日本的生活保障制度非常健全,而且父母有丰厚的养老金和家底;但也看不到他们能过上富足的中流生活的“未来”。《为避免下坠而竞争》认为,这就是当下日本年轻人的状况。

  作者写道:“为避免下坠而竞争”可谓当代日本社会的一大特征,这种竞争绝不是积极向前的,而是倒退的,年轻人并没有贫困到吃不饱饭,他们甚至还能和朋友们一起娱乐、玩耍,不过他们已经没有向上爬的愿望,只有对于“向下流动”的抵抗,这批年轻人没有未来。

  作者悲观地预测:日本将成为第一个大量国民向下流动的发达国家。

  ■ 选择“断念”的人越来越多

  作者指出,由于领到丰厚养老金的那一代父母普遍还在,日本现在“一亿人民总中流”的局面还没有崩溃,但是已经出现了一些苗头。上世纪90年代,隐瞒父母死讯、继续领取养老金的案件常有报道,以后这种事将不再是新闻。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青年们大大方方地热情交往,社会弥漫着恋爱和浪漫的空气;现在,青年们越来越保守,规避一切风险,选择“断念”的人越来越多。

  例如,对婚姻断念,不去参加以结婚为目的的交友活动;“不想结婚”,否定婚姻本身,或是一味悲观地认为“自己是结不了婚的”。同时,恋爱的“虚拟化”也开始出现,越来越沉迷于虚拟角色和夜总会、追逐偶像和明星等。他们扬言,自己已经不需要恋爱和结婚了。

  所谓的“低欲望社会”,其实就是这么回事。

  作者不安地认为:“全体日本人看上去都像没落贵族一样在吞噬父母的资产,还梦想着这种贵族式的生活在未来能持续下去。”

  可是,随着父母的去世,父母的养老金也就没有了,自己的收入又有限,因此会逐渐降低生活水平。等到父母的存款慢慢见底,把房子卖了也只能撑一时。卖了房子,钱也会逐渐花光。当自己老了,钱也逐渐花完了,生存便成了问题。“到那时候,恐怕就只能领取最低生活保障了吧。如今,独身老年人的生活保障领取量在逐渐增加,最大的原因在于没有家庭成员的老年人在增加,今后这样的老年人将会以每年数十万的速度增加,到那时生活保障制度真的还能维持下去吗?”

  不只如此,由于人口减少,房产也不再好出售。书中写道:即便是现在,人口减少地区和城市郊外的别墅区基本上也处于“有价无市”的状态,“地方县市的度假公寓便宜得跟白送似的”。比如,滑雪旅游胜地的单间公寓,由于这类地区已如同日常生活基础设施衰退的“鬼城”一样,即使不要钱白送也没有人想去居住。总之,将来房产甚至有可能从安全的资产变为巨大的“不安全资产”。

《为避免下坠而竞争

  ——日本格差社会的未来》

  [日]山田昌弘 著

  生活·读书·新知 三联书店

  ■ 作者预测“家庭新形态”

  作者当然明白“节流不如开源”,国家财富的不断增长,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可是——“只要在排他性的经济水域中没有发现某种新的能量,日本经济将不会出现什么划时代性的好转,只能预测说目前的状况将会持续下去”,这就是作者对日本经济走势的看法。

  如果是这样走向2040年乃至更远,日本人应该何以自处呢?

  作者认为,对策之一是“拓宽家庭形态”。

  “横向轴”的拓宽指的是再婚、事实婚姻、同居以及房屋共享式同居等“伴侣”关系的拓宽,能从制度上保障“老年人不再孤立”。单身生活的老年人把自己家作为“老年集体之家”招募朋友,约好彼此送终;单身女闺蜜中就经常有人提议“若是咱们以后一直单身的话,老了之后大家搬到一起住吧”。当然,目前这只是说说,不过今后,这些年轻时候的约定或许能够付诸实践。

  “纵向轴”的拓宽指的是“不被血缘束缚的亲子关系”。作者举了一个朋友的例子——在东京拥有独栋住宅的80岁左右的一名单身男性(妻子去世,没有孩子)收养了他60岁左右的侄子为养子,作者认为这是双赢。但也指出法律上也必须有相应的保障义务和权利的条目,防止以遗产为目标的欺诈和恶行。

  对策之二是建立全体国民一生都能够定期领取固定金额的“基础收入”制度。日本积蓄了大量资产,应该有条件实行这一政策。

  全书最后,作者饱含希望地写道:为了使得日本社会拥有更明朗的未来,我们能够做些什么呢?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建立一个即使经济不宽裕、即使没有家庭成员也能够“和喜欢的人一直愉悦地交往的社会”。

【编辑:刘欢】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