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东西问丨左贞观:如何以音乐作沟通中俄人民心灵之桥?

东西问丨左贞观:如何以音乐作沟通中俄人民心灵之桥?

2022年06月29日 18:43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中新社莫斯科6月29日电 题:左贞观:如何以音乐作沟通中俄人民心灵之桥?

  中新社记者 田冰

  “他有不寻常的生平和命运。俄罗斯成了他的故乡,他也成了俄中两国的桥梁。他很自在地生活在两个国家、两种文化中……今天他找到了自己独特的创作道路,并且是莫斯科作曲学派的光荣的代表者。”俄罗斯作曲家协会理论刊物《音乐学苑》(原《苏联音乐》)评论说。

  这本权威音乐刊物评论的对象就是俄罗斯功勋艺术家、俄籍华人作曲家左贞观。

  左贞观不仅在音乐创作、学术研究等专业领域建树颇丰,而且致力于中外音乐文化交流,多次在俄举办介绍中国音乐的音乐会,带领俄著名艺术团体赴华演出,举办各种交流活动,受到中俄两国政府和艺术同行的高度赞赏。日前,左贞观先生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分享自己走上音乐之路的感悟体会,对中俄音乐交流合作的理解思考。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记者:前不久,“莫斯科之春”音乐会演出获得成功。您坚持多年举办这个音乐会初衷是什么?

  左贞观:今年的“莫斯科之春”已经是第11届了。前面因疫情原因暂停了一段时间。在莫斯科举办这样的活动原因很简单:第一,给在莫斯科学习音乐专业的中国学生一个机会在著名的音乐厅演出。目前在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就有上百名中国留学生,在格涅辛音乐学院也有上百中国留学生。第二,可以向俄罗斯听众展示一下中国留学生的艺术水平。现在他们的专业水平一年比一年高了。

  我在俄罗斯生活有60多年了,读了两次音乐学院,在新西伯利亚音乐学院学大提琴,在莫斯科音乐学院学作曲。在俄罗斯音乐家、作曲家圈子里可以说“混”了许多年,认识许多人,连音乐学院院长都是我同学。所以我对自己有一个规章:利用我的条件和人脉资源,给予在俄中国留学生最大的帮助。“莫斯科之春”就是这样的活动。我也会给一些学生在论文方面提供帮助。俄罗斯是世界音乐的超级大国,希望他们能在俄罗斯学到更多东西,取得更大的成就。

  中新社记者:您创作的作品中既蕴含着浓厚的中国元素,又融入俄罗斯文化的精髓,受到中俄两国人民的欢迎。在您的创作中是如何找到灵感的?

  左贞观:有关创作我是这样想的。虽然我在俄罗斯60多年了,在这里受到了非常好的专业教育,但我的作品都是同“中国”有关的。比如声乐作品《诗经》《李白》等,室内乐《国画》,打击乐《五行》,模仿古琴手法的《大提琴独奏奏鸣曲》,交响乐《汉宫秋乐》,芭蕾舞剧《小河淌水》等等。这些作品都具有鲜明的中国风格,其内涵源自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是以中国文化为根生长出的“跨文化枝叶”。同时,在音乐语言上实现了“中国元素”同现代作曲技法的有机融合,在俄罗斯作曲家作品里也可算是“独树一帜”,因此受到长期、广泛的关注。

  我曾说过,当今时代,作曲家要超越民族与地域的界限。首先要把自己的个性(包括世界观、人生观、受到的教育,也包括民族文化认同感等)体现在个人作品里。虽然我生活在俄罗斯,但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是在中国度过,我的根在中国。而且我认为,只有在熟知中国和西方的文化后才会在创作上有所突破。

芭蕾舞剧《小河淌水》的场景。受访者供图
芭蕾舞剧《小河淌水》的场景。受访者供图

  中新社记者:由您作曲的《小河淌水》芭蕾舞剧,为什么会选择这首云南民歌?它在中俄两国演出受到极大欢迎,至今演出预约不断,成功的经验是什么?

  左贞观:芭蕾舞剧《小河淌水》2006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和莫斯科大剧院分院首演后,俄罗斯国家芭蕾舞团一直把它作为该团的保留节目,在中国国内和俄罗斯各大城市演出多次。我自己都感到惊讶在中俄两地都能受到如此欢迎。

  我想这里有下列的原因:《小河淌水》是中国民歌中的明珠,最优美的旋律之一,芭蕾舞剧整个的音乐由它贯穿着。另外,作品用了西方芭蕾舞的形式和作曲手法写作,再加上舞剧的剧本用了云南民间传说创作。

  让我高兴的是这个舞剧的各个环节都是由两国艺术家联袂打造的。剧本是中国剧作家李华根据云南民间传说创作的,情节特别优美动人。舞美是莫斯科大剧院的大师设计的,服装是北京设计的,编舞是著名俄罗斯人民演员戈尔杰耶夫。我也把音乐尽量创作得传统易懂一点。所以芭蕾舞剧会在两国都能让观众感受到共鸣,获得欣赏理解。很希望两国今后能有更多这方面的尝试。

芭蕾舞剧《小河淌水》在莫斯科上演,左贞观与戈尔杰耶夫率全体演员向观众致谢。<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记者 贾靖峰 摄
芭蕾舞剧《小河淌水》在莫斯科上演,左贞观与戈尔杰耶夫率全体演员向观众致谢。中新社记者 贾靖峰 摄

  中新社记者:您如何看待音乐在沟通世界各国、增进民众之间相互认知和理解方面发挥的作用?

  左贞观: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经济体,随着国际上各种文化交流活动日益频繁,文化在综合国力竞争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要从经济优势转向文化优势,要弘扬我们的文化,让世界知道我们,理解我们。音乐在各种文学艺术中是最佳的文化交流桥梁。音乐没有语言的障碍,需要把自己的音乐传出去。

  举例而言,中国民众通过歌曲对俄罗斯人民有了更多了解:从《祖国进行曲》,知道了俄罗斯是“多么辽阔广大”,通过《神圣的战争》,知道了英勇的人民如何战胜德国法西斯,通过《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知道在莫斯科郊外有“迷人的夜晚”。正是通过这些歌曲,俄罗斯人不仅理解到俄罗斯是怎样一个国家,并爱上自己的国家。音乐就有这样强大的力量。

  在俄罗斯的华人艺术家有责任在这方面做出努力。1992年我在俄罗斯创建爱乐乐团,录制了500多盘CD,其中大部分是同中国音乐家、作曲家、指挥合作的。在疫情前,乐团每年都会去中国和其他国家演出,受到热烈欢迎。我还会带领如俄罗斯国家交响乐团、莫斯科爱乐乐团、俄罗斯国家芭蕾舞团、克里姆林宫芭蕾舞团、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芭蕾舞团等著名艺术团体去中国演出。

左贞观与俄罗斯爱乐乐团。受访者供图
左贞观与俄罗斯爱乐乐团。受访者供图

  我也曾经把中国的交响乐团请来俄罗斯演出。比如郑小瑛领导的厦门爱乐乐团,杨洋领导的杭州爱乐乐团等。我们给中国著名作曲家朱践耳举办作品创作晚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70周年之际,在莫斯科举办盛大的交响乐音乐会和其他活动。这些活动都对两国文化交流有着很大的意义。

  在俄罗斯,弘扬中国文化这一块还是做得远远不够的。来俄罗斯演出的中国艺术团体非常少,甚至在俄罗斯出版的中国文学作品也不是很多。这种状况远远跟不上现在两国关系的发展水平。我也曾在中国媒体发表文章,呼吁国内各方面,包括政府在内能改善这样的状况。

  中新社记者:据您了解,俄罗斯音乐人如何看待和理解中国音乐?您如何看待中俄两国在音乐领域的交流合作?

  左贞观:在中国,毫无疑问,很多中国人知道并喜爱俄罗斯古典音乐和歌曲。至于在俄罗斯,中国音乐是相对陌生的,真正了解的人不多。虽然中国音乐有悠久的传统,有丰富的内容,但需要弘扬,需要做宣传,能让俄罗斯更多的人来了解和欣赏中国音乐。为此我也在写作,并很快就要完成有关中国音乐的一本书《中国音乐文化》(俄文版),也为此作出自己的努力。(完)

  受访者简介:

  左贞观,著名俄籍华人作曲家,1978年加入苏联作曲家协会。左贞观多次在全苏/俄、国际作曲比赛中获奖,创作了大量管弦乐、室内乐、音乐剧、芭蕾舞音乐、儿童音乐、电影音乐和俄罗斯民族器乐作品。1992年创建俄罗斯爱乐交响乐团,1993年加入“俄罗斯音乐与二十一世纪俱乐部”。2007年作曲的芭蕾舞剧《小河淌水》在俄中演出数十场。左贞观先后发表50多篇有关俄中音乐的学术文章,并著有《俄罗斯音乐家在中国》等著作。1999年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署总统令,授予其“俄罗斯功勋艺术家”称号,也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华人音乐家。2005年普京总统向左贞观颁发“友谊勋章”,以表彰其多年来在文化与艺术领域的杰出成就。

【编辑:叶攀】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