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廖丹退清案款网友捐款超40万 医院:不能不守法 查看下一页

2012年07月17日 03:15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0)
廖丹退清案款网友捐款超40万医院:不能不守法
    昨日,退赔后从法院出来的廖丹举着法院开具的收款凭证。A06-A07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昨日上午,法院法官领着廖丹及律师进入法院大门。

  廖丹退清案款 判决时间未定

    网友捐款已超40万,够10年透析费用;被骗医院声明称,任何人不能因为个人原因不遵守法律

  - “为救病妻 男子骗医院17万透析费”追踪

  廖丹,一名疑犯,为妻子治病骗取医院17万余元的透析费,6天前被检察院建议判刑3到10年。

  不少人眼中,他是个真爷们,有企业家一次性捐17万余元帮他退赔,13万网友为他妻子捐治疗费已达44万。

  新京报讯 尽管法官的答复是“什么时候宣判通知你”,但退赔完17.2万元案款,廖丹还是松了一口气,“毕竟把医院的损失补上了”。

  昨日上午,“诈骗救妻”男子廖丹到东城法院退赔13.7万元,该款项来自广东一名企业家捐赠。上周五廖丹已将爱心人士捐赠的3.5万元退赔,至此骗取医院的17.2万透析费全部退赔。

  提着捐助现金退赔

  昨日早上8时许,廖丹已站在东城法院门口,“我对不起医院。”他红着眼圈对在场媒体说。

  不久,受广东企业家陈利浩委托的南方媒体驻京记者、单位财务人员提着17.2万元现金赶到法院门口。他们称,应捐赠者陈利浩的要求,将作为媒体见证人,现场见证廖丹将这笔钱退赔法院。

  他们与廖丹及其律师会合后,4人被刑庭法官接进法院,约40分钟后走出来。

  廖丹称,当日向法院退赔13.7万元,加上上周五退赔的3.5万元,全部案款都已退赔,“陈利浩捐赠剩余的3.5万,他说给我们一家当生活费吧。”

  “我问什么时候宣判,法官还是说,你回去等通知吧。”廖丹还是悬着心。

  被骗医院发声明

  被廖丹骗透析费的北京医院昨日发布官方声明。

  该声明称,廖丹私刻缴费章诈骗医药费救助其妻的案件,近日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在发现廖丹伪造缴费公章事件后,医院立即报警,公安机关受理后,司法机关按照法定程序正在处理中。直至目前,廖丹妻子仍在医院继续进行治疗。

  声明表示,任何人都不能以个人原因而不遵守国家的法律,医院愿意和社会各界一道,继续为该病人的治疗提供便利和帮助。

  “医院4年都未发现廖丹骗费,我认为其账目存在管理漏洞,这给廖丹犯罪创造了一定的条件。”廖丹的代理律师汪旭称,从法律角度讲,医院的漏洞并不能成为廖丹诈骗的原因,但他希望法院能考虑这一情况。

  专项捐款超40万元

  廖丹的经历被报道后,网友范炜等在新浪微公益平台发起捐助,为廖丹妻子杜金领筹集透析费及将来换肾费用,目标金额为50万元。截至昨日,已有13万网友捐款超过40万元。

  范炜称,募捐已获廖丹授权,并由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全程执行善款。该基金会和医院直接划账,专款专用,用以缴纳杜金领治疗费,50万的总额至少能维持杜金领透析10年。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人员表示,按与新浪微公益的合作协议,一旦50万善款筹集够,这笔钱将从新浪微公益的支付宝账户上划到基金会账户,基金会将和廖丹确认,然后建立与医院的透析缴费方式。

  “如果我媳妇10年的透析费都能由基金会支付,那真是太好了,感谢所有关心和捐助我的人。”廖丹一度不知如何表达感激。

  - 释疑

  大额捐助和政策救助能否兼得?

  如果廖丹的妻子杜金领获得50万元的捐助,廖丹一家是否还能继续获得低保,妻子是否能获得“城乡特困人员大病救助”?昨日从法院出来,廖丹赶往自家户口所属的六里屯街道办咨询。

  六里屯街道民政科相关负责人表示,从政策角度讲,大额捐助属于家庭收入的一种,如果人均收入超过低保线,低保金自然不能继续享受,等到捐助款花到低保线下后,可重新申请低保金。

  这名负责人称,街道办属于政策执行部门,而非政策制定部门。网友给杜金领捐的透析专款,是否应算做家庭总收入之内,街道办目前还不确定,需要向上级请示。上级部门答复后,街道办将依据民政政策确定,廖丹妻子能否继续获得低保以及就医60%补助政策。不过,从技术层面讲,如果有基金会负担廖丹妻子的医疗费,相关收费单据自然也交到基金会走账,廖丹也没法拿到原始收费单再到街道办领取补助。

  同时,这名负责人还表示,如果廖丹入狱,他的基本生活在狱中能得到保障。廖丹的妻子和儿子仍可以按照相关政策享受相关救助政策。

  - 现状

  “杜金领”的医保困局

  “(妻子)没钱治病,也别像我一样犯法。”廖丹希望自己的案子能给像他一样处境的人提个醒。但廖丹的妻子杜金领求医经历凸显目前医保制度现状。

  外出打工

  不掌握参保主动权

  杜金领没有北京户口,属于进京务工农民工。北京市此前医保政策中,农民工可参加针对农民工的大病医保。今年4月起,农民工医保正式并入职工医保。但记者了解到,杜金领虽然换过多份工作,但工作单位并未给其参保,主要是由于杜金领的工作大多也没有劳动合同,劳动关系并不稳定。生病后则处于无业状态。

  事实上,农民工能否参保,主动权很大程度掌握在用人单位手中。人社部2011年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1年我国外出农民工约1.6亿,而参加医疗保险的农民工人数也仅为4641万。这意味着,外出打工的1.6亿农民工,有1.2亿没有参加医保。

【编辑:吉翔】

>法治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