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上一页 廖丹退清案款网友捐款超40万 医院:不能不守法(2)

2012年07月17日 03:15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0)
廖丹退清案款网友捐款超40万医院:不能不守法(2)
走出法院后,廖丹向媒体记者展示退赔后剩余的3.5万元。
7月11日,开庭时检方出示廖丹伪造的公章和票据原件。

  老家参保

  异地就医结算难题

  1.2亿的外出农民工没有在城镇参加医保,也可在老家参加新农合。卫生部数据显示,目前新农合覆盖率已超过95%。

  理论上,杜金领可以在户籍地河北易县参保新农合,但现实是异地就医结算存在诸多困难。在当地办理医保后,异地就医能否顺利报销,报销比例如何,长期以来一直是个问题。也就是说,即使杜金领在河北老家参加新农合,她在北京就医,能否顺利报销,报销比例如何,也还存在诸多疑问。

  中央财经大学社保中心主任褚福灵介绍,实现异地就医结算,难点在于基本医疗保险多为市级统筹,有的还是县、区级统筹。各统筹地区筹资和待遇水平差异大,标准尚不统一,因此很难实现异地报销。

  西南财经大学教授胡务认为,农民工异地就业,尽管理论上能被各类医保制度覆盖,但是实际能多大程度享受到医保待遇,却存在疑问。

  - 人物

  丈夫廖丹:死扛的人生

  17.2万,拉黑摩的月挣一千,廖丹需要还14年。他“骗”这笔钱,也用了4年。

  他受审时一句“所做一切,只为让妻子能先不死”,被成千上万的网友称为“真爷们”。

  广东企业家陈利浩看过廖丹对妻子“有情有义”的报道,慷慨帮他退赔,希望他求轻判。

  外表“冷冰冰”

  昨日,廖丹将这笔钱送到法院退赔全部案款。走出法院,他脸上只有倦容,几乎没有表情。

  “他咋不激动?”有电视台记者抱怨,始终没拍到特生动的画面,比如他痛哭流涕。

  不少记者觉得他冷冰冰的,一名外地记者称,原计划电话采访他,电话里他“一点有料的话都没有”。

  有时,廖丹的回答甚至挺噎人。有记者问4年里,有没有人建议他放弃治疗?他回答,“不治怎么办?你给我出一招,掐死她?”

  不光是记者,跟廖丹做了两年邻居的秦显花也觉得他冷冰冰。

  秦显花搬进怡景城才两年,听说廖丹家里困难,她选了一堆旧衣服送去,廖丹迸出“谢谢”后再没话了,“当时我真不习惯,你说点好话,我心里也舒坦啊。”

  74岁的芦凤荣住廖丹家对门,这些年帮他不少。

  芦凤荣回忆,刚开始她不喜欢去廖丹家,屋里乱不说,廖丹的脸始终阴沉着,见了人也不热情打招呼。芦凤荣训他:“胖子,你能笑一笑吗?你会笑吗?”

  芦凤荣回忆,前几年,廖丹来家里借钱,站在栅栏门外,嗓子里“嗨”、“嘿”地哼着。生性耿直的芦凤荣当即怒了:你嗨谁呢!连个阿姨都不会叫?此后,一直改叫“老太太”。

  芦凤荣曾找廖丹妻子杜金领“抗议”——别让廖丹来我家了,他借钱咋连叫人都不情愿呢?

  内心“热腾腾”

  去年冬天的一件事,让邻居李莉(化名)总替廖丹说好话,“他的心里是热的”。

  当时,李莉的房子正装修,有些废铁、钢筋等边角料,李莉让廖丹捡了卖。

  但廖丹不去,杜金领去捡了半袋子,“廖丹,我提不动,你来提回家。”廖丹死活不去,结果被别人捡走了。杜金领生闷气,廖丹答复:“人家李莉上次给咱一千块,再捡人家的废铁好意思吗?”

  听装修工说废铁被其他人“抢”了,李莉命令工人“看着大门,只让廖丹来捡。”在李莉的“逼迫”下,廖丹才去捡了废铁。

  没过几天,廖丹提着三大包旧衣服敲开了李莉家的门,“冬天了,那几个外地工人没厚衣服,这些是别人送的,你给他们穿吧。”

  “我当时鼻子就酸了。他都到这个境遇了,还想着报恩。”李莉说。

  芦凤荣也知道这个事。她回忆,好多次她去买菜,回家遇上拉活收车的廖丹。廖丹一遍遍地催,老太太,你上车吧,上车吧。家里有活,只要喊一声“胖子,过来帮个忙。”出多少力,赔多少时间,廖丹都没脾气。

  有几次,小杜娘家亲戚过来,送了几包河北的特产烧饼,廖丹转身就端到了老太太家,“不能总白吃您的包子,您尝尝这个。”

  从杜金领嘴里,芦凤荣得到了廖丹对她的评价:老太太心眼真好,和妈一样亲。芦凤荣的嗓门又高了:“你说,这个死胖子,这么好的话他不会当我面说?”

  心里有话不会说

  “他啊,肚子里有话,不会说。”妻子杜金领说。

  杜金领说,丈夫身世挺苦。6岁时父母离婚,并各自有了家庭。

  廖丹本来判给父亲,但一直跟着年迈的爷爷奶奶过。“基本上算没人疼,更没人教他圆滑处世。”廖丹也不情愿地承认,自己不善言辞,和小时候的生活经历不无关系。

  就连谈对象,廖丹也被人批“太不主动了”。

  1997年,北京内燃机厂改制,廖丹回家待岗,每月300元。180斤的大胖子,腆着大肚子。经人介绍认识了工厂女工杜金领。

  “连续见过三次面,他没信了。”杜金领回忆,当时厂里她的师傅着急了,打电话给廖丹:“你和我们小杜谈对象,怎么没音了。你过来,我找你们俩吃饭!”

  饭吃完,师傅发话了:“这小伙子不是那种京油子,老实,嘴笨,能处。”

  谈到和妻子15年的婚姻,廖丹说,“我不懂什么爱情不爱情,什么‘亲爱的’呀,我也说不出来。”

  但杜金领心里最有数:爷爷奶奶晚年,廖丹贴身伺候。有时老人拉到了裤子里,说不要了,廖丹上手就洗干净了。杜金领病重卧床了,廖丹洗内衣擦身,端屎端尿,“我都不好意思,他干得眉头都不皱。”

  借钱次数多了,总还不上,廖丹也张不开嘴。杜金领看他难受说:“要不我出去借吧”,廖丹披衣服下了地,“丢人就让我一个人丢吧,你好好躺着。”

  遇事想“自己扛”

  在杜金领看来,从小缺乏父母关爱的廖丹外冷内热,“自尊心特强,在外说话总不饶人。”

  “脸皮太薄,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芦凤荣总结。

  今年3月,廖丹在小区里到处贴小广告,要卖自家那套50平米的小产权房。

  李莉追问,廖丹才说,欠别人很多钱,卖了还。

  案发后才得知,当时检察院通知他退钱,不退肯定进监狱。

  今年6月末,廖丹接到了法院的传票。他到芦凤荣家,这次没叫“老太太”,“阿姨,我有段时间不在家,你多照顾小杜。”“你不在家去哪儿?”“小杜透析,没钱,我私刻了一个章,骗了医院……。”廖丹的头低得能挨着地。

  正巧,有邻居串门进来,廖丹扭头走了,话都没说完。“当时他觉得得进监狱,可好面子,见有人,他宁愿不托付我了。”芦凤荣说。

  杜金领说,自己病后廖丹找亲戚借钱,后来亲戚听说是尿毒症,不借。廖丹再不去了。后来,廖丹和亲戚都基本没来往了,“人家怕他借钱,他怕人家难堪。”

  就连街道办申请低保,需要每半年去趟河北出具杜金领在老家无财产证明。廖丹坦言,每次去求村干部,他都挺愁。“得看人家心情好才敢说。”

  邻居透露,有几次廖丹实在是困难了,有人出主意,你把小杜拉到街道办或者民政部门“求助”,廖丹不去,说“还是想自己扛”。

  或许,对廖丹来说,私刻假章,既不用让人难堪,又能自己扛。“我真的山穷水尽了,我能等,我媳妇等不了。就在马路边打了个办假章的电话。”廖丹说。

  “眼中世界变了”

  昨晚9时20分许,最后一拨记者还在廖丹家采访。

  “这个世界在我眼中开始变了,没我想得那么不近人情。”廖丹的嗓子已经沙哑。

  杜金领也发现,廖丹变了。“这几天他竟会对陌生的记者说客气话了。”

  廖丹感谢媒体,报答方式就是身体再累,也不拒绝采访。

  5天来,早8点到晚10点,他家就没断过记者。他的电话不停地响起,有的电话刚接通,对方就说:“我刚坐飞机飞到北京,希望去看看您,采访您……”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改成“您要来,我配合”。

  这是5年来家里来客最多的5天。

  新京报记者 陈博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陈博 蒋彦鑫 韩宇明

【编辑:吉翔】

>法治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