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通讯:港九大队交通总站历80年依然矗立

通讯:港九大队交通总站历80年依然矗立

2022年01月16日 13:27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中新社香港1月16日电 题:港九大队交通总站历80年依然矗立

  中新社记者 索有为

  暮冬阳光照耀下的香港深涌湾仔村前大片平整的草地黄绿相间,有市民在闲坐谈笑,清澈的溪流在村前缓缓流淌,一只野鸭旁若无人地振开双翅……这片安静的所在,是很多自行车爱好者常常到达的目的地。

当年的港九大队情报交通总站依然矗立在香港深涌湾仔村,目前是一个简易的餐馆。 <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发 黄文庄 摄
当年的港九大队情报交通总站依然矗立在香港深涌湾仔村,目前是一个简易的餐馆。 中新社发 黄文庄 摄

  中新社记者日前跟随香港史专家刘蜀永教授来到深涌湾仔村探访一段尘封的历史,同行考察的还有原东江纵队政委尹林平之女、东江纵队历史研究会秘书长尹小平,原港九大队政训室国际统战干事、新华社香港分社原社长黄作梅的侄女黄文庄,西贡北约乡事委员会主席李耀斌等。

  2022年2月3日是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下称“港九大队”)成立80周年纪念日。为全面展现这支在香港沦陷三年零八个月期间唯一成建制、自始至终坚持抗战的武装力量的功勋,香港岭南大学香港与华南历史研究部此前着手编修《港九大队志》,由岭南大学协理副校长、香港立法会议员刘智鹏和刘蜀永担任主编,香港广州社团总会出资支持研究和出版。

近日,香港史专家刘蜀永教授(左一)在港九大队情报交通总站原址旁向李华新之子李国良(左二)等了解情况。 <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记者 索有为 摄
近日,香港史专家刘蜀永教授(左一)在港九大队情报交通总站原址旁向李华新之子李国良(左二)等了解情况。 中新社记者 索有为 摄

  刘蜀永告诉中新社记者,港九大队成立之初,大队部曾分驻西贡区和沙头角两地,大队与各中队之间需要一个联络网,以便随时掌握敌情的变化和协同作战。深涌湾处于西贡与沙头角之间,占尽地利。因此,港九大队就在深涌湾仔村爱国华侨李华新的住所设立了情报交通总站。

  “我的父亲李华新当年23岁,平日靠挑粮到西贡市场粜米为生,来回一趟要大半天,十分辛苦。”李华新之子李国良在自家的老宅前叙说往事:“日寇当时为了控制粮食,香港居民要凭日军发放的粮票才能买到粮食。父亲为了让游击战士吃饱饭,经常把家中的粮票送给他们。”

  在李国良的印象中,父亲纯朴仁厚、乐于助人。李华新在抗战胜利后从警,1973年退休,2003年去世。而李国良本人受父亲影响亦从警,如今也已退休。

隐藏于香港深涌湾仔村的港九大队情报交通总站。 <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记者 索有为 摄
隐藏于香港深涌湾仔村的港九大队情报交通总站。 中新社记者 索有为 摄

  据刘蜀永介绍,情报交通总站的站长初期是叶培,后来叶培被日军俘虏,站长一职由李坤于1943年接任。该交通站共有6条交通线,大批物资经此转送到内地抗战前线,从各方搜集的情报亦经此传递到大队部,令指挥机关可及时作出有效的作战部署。

  相关当事人的忆述还显示,在李华新家居住的亲戚何娘常为队员供应茶水和做饭。1942年8月20日,日军到交通站搜查时,年幼的“小鬼交通员”张发未及撤离,李华新和何娘面对日军的盘问,镇定地谎称张发是他们的孩子,成功掩护张发脱险。

  80年过去,曾经的情报交通总站依然倔强地矗立着,房顶上标示的建筑年份“1936”,在白色墙壁、红色框边的衬托下尤为突出。李华新家族的一名后人在此经营着一个简易的餐馆,时常有自行车爱好者光顾。

  “其实我十几年前就来过这里游玩,但当时根本不知道这里就是港九大队的情报交通站,后来还千方百计去寻找。”尹小平说:“港九大队队员大部分是香港本地人,他们是香港的子弟兵,只是因为种种原因被大家淡忘了,我们应该记住他们。”

  “我们要在这里立一块碑,让大家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结束了是次考察的刘蜀永踏上归程、回望湾仔村时说。(完)

【编辑:叶攀】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