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独家 | 李绍先:美国“西贡时刻”再现 阿富汗是否迎来新机遇?

独家 | 李绍先:美国“西贡时刻”再现 阿富汗是否迎来新机遇?

2021年08月21日 19:54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东西问)李绍先:美国“西贡时刻”再现 阿富汗是否迎来新机遇?

  中新社银川8月21日电 题:李绍先:美国“西贡时刻”再现 阿富汗是否迎来新机遇?

  中新社记者 李佩珊


李绍先。本人供图
李绍先。本人供图

  阿富汗当地时间8月15日,塔利班进入喀布尔,随后占据阿富汗总统府。在快速攻占首都喀布尔后,塔利班已开始抓紧时间组建政府,并在19日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将依据伊斯兰教法治国。

  美国在“9·11”恐怖袭击后发动的阿富汗战争已持续20年之久。作为美国历史上耗时最长的战争,阿富汗政府军为何会在短期内被塔利班迅速击败?塔利班重新掌握政权后将对世界产生什么影响?宁夏大学阿拉伯学院院长、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近日接受中新社“东西问”独家专访,对相关议题作出深入解析。

当地时间8月16日,阿富汗喀布尔国际机场,卫星照片显示机场停机坪上人群密集。阿富汗塔利班当天进入首都喀布尔,宣布“战争已经结束”。美国等西方国家外交人员、大批阿富汗民众,涌向喀布尔机场准备撤离,导致机场秩序混乱。
当地时间8月16日,阿富汗喀布尔国际机场,卫星照片显示机场停机坪上人群密集。阿富汗塔利班当天进入首都喀布尔,宣布“战争已经结束”。美国等西方国家外交人员、大批阿富汗民众,涌向喀布尔机场准备撤离,导致机场秩序混乱。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记者:时隔20多年,国际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尤其是今年以来,阿富汗战局逆转仅用了不到半年时间,阿富汗政府为何短时间内便彻底崩溃?

  李绍先:阿富汗塔利班拿到政权的速度超出预料,可以说让全世界大跌眼镜。包括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反应看,他们预测到了阿富汗政府的垮台,但也没料到如此迅速。

  从塔利班8月6日拿下第一座省会城市到15日进入喀布尔接管政权,形势急转仅用了10天时间。这对于塔利班而言,也是前所未有的挑战。塔利班的当务之急可概括为八个字:巩固政权、赢得承认。

  塔利班看上去也在不断吸取历史上的经验教训。当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后,便不断释放出安定民心、稳定局势、巩固政权等信号,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包括赦免阿富汗政府期间的所有公务员,使其回到工作岗位正常上班。同时,塔利班也呼吁妇女代表“加入政府”。

  在塔利班新闻发言人扎比胡拉·穆贾希德举行的塔利班15日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之后的首次记者会上,也明确表示不会伤害在阿富汗的外籍人员,也将保护外国驻阿富汗的机构、非政府组织等。这都是塔利班为稳定政权释放出的友好信号。

  从阿富汗20多年的情况看,国际社会的援助成为阿富汗民生发展的主要来源。对于塔利班而言,组建赢得外部承认和内部民众信赖的政府则是当务之急。

  近两个多月来,塔利班外交使团前往伊朗、俄罗斯等国展开外交活动,也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不断开展多边会谈等,核心就是释放善意,对外树立塔利班政权的温和形象,此举也起到了积极作用。

  同时,阿富汗国内局势对塔利班也十分有利,政府军已基本没有抵抗力,目前也未出现其他较大抵抗力量。

当地时间8月1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阿富汗塔利班相关人员在街头巡逻。
当地时间8月1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阿富汗塔利班相关人员在街头巡逻。

  中新社记者:随着塔利班部队进入喀布尔,美国在阿富汗二十年的“帝国经营”就此告一段落了吗?

  李绍先:美方的直升机在喀布尔狼狈升起,重演了1975年的“西贡时刻”。两张几乎一样的照片让全世界见证美国的再次溃退,标志着美国20多年来在阿富汗战争的彻底失败。

  对美国来讲,阿富汗战争让国家形象严重受损,国际信誉也受到沉重打击。用美国总统拜登的话讲,美国政府20多年在阿富汗花费金额超过两万亿美元,主要用于组建阿富汗政府军。而在关键时刻,阿富汗总统加尼却选择撤离。

  一个多月前,美国刚刚撤离了2000多美军,随后又派回去6000多美军,此次派出的军队居然是为了紧急撤侨。这些惊人之举都让美国在国际上的信誉大打折扣。

  可以看到,北约盟国从今年5月份以来,在阿富汗展开了一场“撤军比赛”。当年因为所谓共同的利益与美国一同进驻阿富汗,如今变成了“大难临头各自逃”。

  2001年,美军到了阿富汗;2003年,美军到了伊拉克;2011年,美军到了利比亚;2014年美军到了叙利亚。看看这四个国家的现状,可以用一句话来总结,美军走到哪里,就把灾难带到哪里,就把灾难带给哪里的人民。

  而美国政府仍然在极力辩解。美国当地时间8月16日,拜登在全国电视讲话中为自己辩护,也说出一句大实话。拜登表示,美军在阿富汗不是为了建设这个国家。

当地时间8月1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阿富汗塔利班相关人员在街头巡逻。
当地时间8月1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阿富汗塔利班相关人员在街头巡逻。

  中新社记者:阿富汗战局逆转仅用了不到半年时间,阿富汗政府为何短时间内便彻底崩溃?

  李绍先:总体来讲可以归结为三个方面。

  一是美国对阿富汗政府的抛弃,这是根本原因。阿富汗政府垮台伴随着美国撤军而来,由于塔利班坚持阿富汗政府是美国的傀儡,拒绝与阿富汗政府谈判,撤军心切的美方便单方面和塔利班达成协议。因此,美国撤军之日就成为塔利班向阿富汗政府军进攻之时。

  二是阿富汗政府及本国内部原因。事实上,阿富汗政府完全听命于美国,总统加尼是美阿双重国籍,很多人认为,加尼是美国政府的傀儡。

  与此同时,在阿富汗3800万的人口中,普什图人占40%,塔吉克人占25%,还包括哈扎拉、乌兹别克、土库曼等20多个民族。部族作为阿富汗社会的基本认同单位长期存在,部族的观念、行动投射到公共权力就形成了部族政治。部族间的矛盾则反映出中央和地方的矛盾。

  近些年,腐败问题也导致阿富汗政府跟豆腐渣一样不堪一击。

  三是塔利班的变化。也许世界民众对塔利班的印象还停留在20年前,而亮相新闻发布会的塔利班让大家看到了其变化。穆贾希德代表塔利班向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保证,不会利用阿富汗的领土攻击任何国家。可以看到,塔利班已经在尽力用承诺赢得信任。但如果要赢得更多信任,塔利班组建的政府则需要摆脱极端伊斯兰色彩,成为更加开放、包容的政府。

当地时间2021年8月17日,阿富汗喀布尔,阿富汗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后,民众在街头行走。图片来源:澎湃影像
当地时间2021年8月17日,阿富汗喀布尔,阿富汗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后,民众在街头行走。图片来源:澎湃影像

  中新社记者: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后,未来政治局势将朝着怎样的方向发展?未来西方在阿富汗局势问题上将有哪些变化态势?

  李绍先:可以研判的是,塔利班建立的政府已不是过渡政府,就是塔利班政府。

  当地时间8月19日,穆贾希德在社交网站发表声明并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这也印证了我们的判断,未来塔利班政府领导下的阿富汗国家制度都将是建立在伊斯兰教、伊斯兰教法基础之上。

  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阿富汗塔利班要组建的政府可能将吸纳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阿富汗前总理希克马蒂亚尔等阿富汗知名人士,也可能会接纳妇女代表,尽可能体现其包容性。

  尽管至今还没有一个国家承认塔利班,但西方国家已为承认其合法性列出先决条件和谈判要求,释放出有利信号。

  阿富汗曾经是世界恐怖势力、极端势力的聚集地,为打消民众疑虑,塔利班一直在承诺将不会让阿富汗再次沦落到曾经的境地。而塔利班的承诺是否奏效,则还需要时间检验。

  而当西方国家将人员安全撤离回国后,也许会用另一种面孔和塔利班对话。未来与塔利班交涉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依然会施加压力,甚至实行制裁。用美国人的话讲,继续推行他们的政策,保护他们的利益。

  中新社记者:阿富汗新局势对周边国家会产生哪些影响?

  李绍先:塔利班重新掌权对周边国家而言,可谓机遇与挑战并存。

  自美军撤离阿富汗,塔利班进攻阿富汗政府军以来,周边国家纷纷向边界派驻力量,包括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等国也纷纷开始举行军事演习。

  过去数十年,阿富汗战乱已产生六七百万难民,为伊朗、巴基斯坦等国带来极大负担。在担忧更多难民涌入问题的同时,许多人担忧阿富汗重新成为一个宗教极端势力和国际恐怖主义势力的聚集地。历史上的塔利班曾与“基地”、“东伊运”等恐怖组织有密切的关联,若塔利班执政,致使恐怖活动持续加剧,则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周边国家产生极大影响。同时,各国在阿富汗所投资项目也会受到较大影响。

  与此同时,塔利班将建立起的政权是“伊斯兰政府”,位于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三国交界的费尔干纳是宗教极端势力产生的“沃土”,塔利班的胜利会否对宗教极端势力产生刺激,进而导致更多问题,周边国家也不可掉以轻心。

  若塔利班迅速稳定政权,温和施政,机遇同样存在。

  阿富汗紧邻伊朗与巴基斯坦,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国一直积极支持阿富汗和平和解及重建进程,同时也从未介入阿富汗内部纷争,不干涉阿富汗内政,未派一兵一卒进入阿富汗,赢得阿富汗各派政治力量赞赏。今后,阿富汗有望借助“一带一路”倡议,发展中巴经济走廊为中阿巴经济走廊,在保证国家安全的基础上实现睦邻友好和经济发展。

  中新社记者:阿富汗目前的局势再次证明,把外来模式生搬硬套到历史文化及国情截然不同的国家会导致水土不服,最终难以立足。这点是否也会影响塔利班需要建立的政府的导向?

  李绍先:阿富汗自古以来便有“帝国坟场”之说。过去的两个世纪里,曾经的大英帝国两次被阿富汗打败。40多年前,苏联入侵阿富汗导致最终狼狈而逃,撤出两年后便宣布解体。时至今日,美国的下场同样狼狈。

  同样的历史再次印证,任何制度都是在各自国家的土壤中自然而然演变和成长起来,这样才能够长久。企图用任何外部势力强加于别国,都是站不住脚的。

  可以看到,阿富汗民众的主要期待是清廉政府、社会稳定、有序生活。阿富汗新政权的建立,需要有阿富汗本国特色,这要求新的执政者在伊斯兰教的基础上,包容长期形成的部族社会等,尽力走出一条符合阿富汗自身发展的阿富汗道路。(完)

   李绍先,山西太原人,中国著名中东问题专家,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原副院长,2014年起任宁夏大学阿拉伯学院院长、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目前兼任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理事,国家行政学院特聘教授,教育部国别与区域研究专家委员会委员。

【编辑:刘湃】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