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借病毒溯源搞政治操弄 美国成为全世界抗疫绊脚石

借病毒溯源搞政治操弄 美国成为全世界抗疫绊脚石

2021年08月26日 02:21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囤积近5亿剂新冠疫苗 借病毒溯源搞政治操弄

  美国成为全世界抗疫绊脚石

  本报记者 吴晶

  “数百万疫苗即将过期,最终将被扔进垃圾桶。而这种疫苗浪费预计将持续到秋季。”美国《华盛顿邮报》近日发表文章,批评美国大量囤积新冠疫苗。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分析称,到今年9月25日美国或累计剩余5亿剂新冠疫苗。

  在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扩散蔓延,特别是变异毒株为全球疫情防控带来更大挑战的背景下,美国囤积、浪费的每一支疫苗都本可以拯救一个生命。世界卫生组织日前指出,疫苗分配不公成为抗疫的“污点”,富国需要开始分享疫苗,而不是囤积疫苗。

  美国为何要囤积疫苗?其背后是否有资本力量发挥影响?从疫苗分配行为,可以看出中美两国之间的何种差异?记者就此采访了有关专家。

  大量囤积导致过期,美国多州新冠疫苗浪费严重

  佐治亚州已销毁了超过11万剂新冠疫苗,新泽西州浪费5.3万多剂,俄亥俄州超过37万剂疫苗无法使用……《纽约时报》近日对美国10个州的调查报道显示,从去年12月开始接种疫苗至今,美国已浪费100万剂疫苗。各州的数据不包括联邦政府直接运送给连锁药店的所有疫苗,全美实际浪费的疫苗剂量可能要高得多。

  报道称,美国各州和地方卫生官员呼吁联邦政府统筹协调疫苗重新分配,或考虑将过剩新冠疫苗捐赠给海外,但请求遭到拒绝。

  一边是疫苗被浪费,另一边美国联邦政府还在大量购买囤积疫苗。《华盛顿邮报》报道称,尽管没有证据表明民众需要加强注射剂量,但美国还是又购买了约2亿剂莫德纳疫苗,而这些疫苗正在国内囤积落灰。

  “你在这里看到的是供过于求,你就知道,(美国)剂量过剩。”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师莫妮卡·甘迪接受美媒采访时表示。美国州和地区卫生官员协会的首席医疗官马库斯·普莱西娅说:“我们有大量疫苗,而世界上还有其他国家的人迫切需要疫苗。”

  与此同时,美国国内疫苗接种速度却持续放缓。疫苗阴谋论、反智主义等多种因素导致美国民众在对待接种疫苗问题上存在分歧。英国广播公司报道指出,美国一些健康年轻人并不着急接种疫苗,也有人出于对疫苗安全性的担忧,“抵制”接种疫苗。美国负责监控疫苗接种情绪的凯萨家庭基金会副总裁詹妮弗·凯茨博士指出:坚持不接种疫苗的人占20%。

  政治对立也影响了疫苗接种。近30%的共和党人宣称不会接种疫苗,有此表态的民主党人占4%。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表示,政治因素使美国公众对缓解流行病战略的意见分化,强制接种疫苗或者戴口罩变成了表明政治立场的行为。“我们在政治上的两极分化令人难以置信,我们真的不需要在对待一种正在杀人的病毒问题上两极分化。”

  美国政府处心积虑大量囤积疫苗,却没能阻止新冠疫情在国内蔓延。《纽约时报》数据显示,截至8月18日,美国7天内平均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超过14万例。8月24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更是超过17万例。

  妄图把疫苗分配作为实现自身霸权的工具,美国成为全世界抗疫的绊脚石

  美国大量囤积疫苗的同时,全球多国仍一苗难求。据世卫组织公布的统计数据,富裕国家在今年5月为平均每100人提供了约50剂疫苗,而贫困国家只能为平均每100人提供1.5剂疫苗。

  “我明白在德尔塔毒株的肆虐下,所有政府都非常想要保护他们的国民。但我们不能接受部分已经大量采购、却还要使用更多疫苗的国家。”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全球疫苗供应目前仍然极不平等,当一些国家还未能为其卫生工作者和最弱势群体接种疫苗时,另一些国家却订购了数百万剂的疫苗加强针,“这令人十分失望,且毫无意义”。

  面对世卫组织关于平等供应疫苗的建议,美国白宫发言人直接予以回绝,认为世卫组织提出的是一个“虚假的选择”。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美国自私之举极大地剥夺发展中国家公平获得疫苗的机会,不是负责任国家所为。

  “事实上,疫苗已成为美国妄图实现自身霸权的工具。”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刁大明告诉记者,早在疫苗刚开始研制时,美国一些智库就已经着手研究如何把疫苗作为实现美国领导力的工具。从美国政府一系列动作看,这些智库的研究一步步转化为行动。美国政府一方面奉行疫苗民族主义,坚持美国优先,在国内大量囤积疫苗,渲染储备加强针,在全球引发恐慌。另一方面,推行疫苗外交,以自身利益和同盟关系为标准,妄想通过控制疫苗分配来实现领导权。同时,将病毒溯源政治化,以零和博弈的思维贬低和诋毁他国疫苗效力,污蔑打压他国抗疫成果。可以说,美国已成为全世界抗疫的最大绊脚石。

  资本深刻影响美国政治,政治护航下的美国制药企业疯狂攫取利润

  “分析美国联邦政府大量囤积疫苗行为,不能忽视其背后资本力量的影响。”刁大明指出,美国制药行业是国内最大的利润行业,对美国政治有着比较大的影响力。

  通过政治捐款方式“押注”总统选举,以资金换代言人。以美国制药企业辉瑞为例,在上个竞选周期,辉瑞两党下注,进行了大量的政治捐款,其中对民主党的捐款高于共和党。作为回报,两党自然要利用政治权力为金主牟利。

  早在新冠疫苗研制阶段,美国联邦政府就投入大笔资金资助制药企业。仅美国制药企业莫德纳一家在去年就获得近10亿美元政府资助。联邦政府还通过大量购买疫苗,直接向制药企业输送利益。至于购买的数量多不多,浪费不浪费,完全不在其考虑范围内,这也是美国国内疫苗大量囤积的一大原因。另外,政府还运用国家机器向盟友等推销疫苗,多款美国产疫苗频频坐地起价。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辉瑞供应欧盟的疫苗单价近期将从15.5欧元涨至19.5欧元,莫德纳疫苗价格则从每剂19欧元涨到21.5欧元。而根据美国公共卫生教授与宣传团体“公众公民”早先的估算,每剂莫德纳疫苗生产成本不到3美元。

  通过“旋转门”这一机制安排,让资本和政治权力紧密关联,也是资本影响政治的重要方式。制药企业高级管理人员和联邦政府要员,双向转换角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为利益集团牟利。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总统拜登和妻子在2017年时成立“拜登癌症计划基金会”,基金会的总裁就是辉瑞公司前高级副总裁格里高利·西蒙。在特朗普政府任职的前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曾就职于美国医药企业礼来公司,在其任职期间,多种药品价格大幅提高。阿扎坚持反对药品价格管制,称“蓬勃发展以及有利可图的制药行业不是要解决的问题”“我们希望确保每个人都买得起疫苗,但价格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另外,制药企业还通过游说影响政策制定。美国经济学家安妮·凯斯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安格斯·迪顿撰书指出,医药行业是美国政治游说支出最大的行业,甚至超出了金融业。医药行业还斥资1.33亿美元用来支持现任或潜在的国会议员。伦敦经济学院研究员奥利弗·伍特斯在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中指出,1999年至2018年,医药保健行业共花费了47亿美元游说联邦政府。同时,医药行业资本还大量注资和资助智库和高校,发布利己的研究报告,影响政治和舆论。

  政治权力护航下的美国各大医药企业赚得盆满钵满。据美媒报道,辉瑞公司预计其新冠疫苗2021年营收将达335亿美元,较5月公布的260亿美元出现了大幅增长。莫德纳公司预计今年新冠疫苗的销售额将达180亿美元。

  疫苗分配像一面镜子,既照出责任担当,也照出各国政党立场和制度差异

  与美国大量囤积疫苗截然相反,中国始终承诺将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开展疫苗合作、推动疫苗全球公平合理分配。

  习近平主席在新冠疫苗合作国际论坛首次会议上宣布,今年将努力对外提供总计20亿剂疫苗,向“新冠疫苗实施计划”捐赠1亿美元,用于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外交部发言人8月20日表示,中国率先宣布并践行将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向世界提供超过8亿剂疫苗。

  “资本主义制度的种种表现都把利润看得比人更重要。”赞比亚金融评论员姆万萨·查卢韦对比中美做法后指出,美国囤积超过本国所需的疫苗、许多药企不肯暂时取消专利权以便发展中国家生产仿制药、不愿授权他国生产疫苗。而中国分享疫苗和授权生产的做法填补了全球疫苗供应的空白,在全球赢得人心。

  “一个是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一个是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在新冠病毒这个共同的敌人面前,政党立场和制度体制差异体现得尤为明显。”刁大明认为。

  中国共产党始终代表人民利益,把人民生命健康摆在第一位。为所有人群免费接种疫苗,全力救治患者,为人民提供完善的医疗服务保障。而美国两党则代表少数的资本家利益,为各自利益集团服务,置人民死活于不顾。

  “与公众健康相比,美国政府官员似乎更关心股市和季度利润会受到什么影响。资本主义的美国似乎不能,也不愿把国内人民的健康放在首位。”国外学者约书亚·汉克斯在《新冠肺炎疫情凸显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应对的差距》一文中指出。

  在决策和治理方面,中国有着独特的制度和治理优势。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能及时有力地调动全国力量,合力抗疫,没有任何私心也不会有任何阻力。而美国决策则完全碎片化,党争之下的联邦体制相互掣肘、层层推诿,构成了“散装美国”抗疫格局。

  “这场全球性疫情揭示了各个政治体制在民众生命与生命质量问题上的立场。何种体制更加珍视民众的生命?”叙利亚总统政治与新闻顾问布赛纳·夏班认为,中国的政治和社会体制在这次公共卫生和人道主义危机中被证明是最能发挥能量、最珍视民众生命、最高效减轻损失、最有力领导社会、最妥善应对危机的。

【编辑:田博群】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