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仇恨亚裔犯罪猖獗 美国“人权卫士”人设崩塌

仇恨亚裔犯罪猖獗 美国“人权卫士”人设崩塌

2022年05月16日 06:02 来源:光明日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仇恨亚裔犯罪猖獗 美国“人权卫士”人设崩塌

  【国际观察】

  亚裔美国人当下正面临一个严峻的现实:尽管拜登总统2021年上台后不久就正式签署《反新冠仇恨犯罪法》,旨在打击疫情暴发以来美国频发的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事件,但随着疫情在全美各地急剧扩散,亚裔美国人遭遇的仇恨犯罪并没有减少,导致袭击的种族仇恨和体制问题也未得到实质性解决,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仇恨犯罪数量反而日益激增。

  根据美国亚太政策和规划委员会以及华人平权行动组织新近发布的报告,从2020年3月到2021年年底,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仇恨犯罪有10905起。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仇恨与极端主义研究中心的研究还发现,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2021年跃升了339%。这些沉重的数字表明,猖獗的反亚裔仇恨犯罪深深植根于美国的种族歧视历史、文化和制度中,而美国政客对疫情的政治操弄又成为反亚裔仇恨犯罪的助燃剂,美国一向自我标榜的所谓“人权卫士”人设全面崩塌。

  近年来,美国内病外治,醉心于大国竞争,对国内的新冠肺炎疫情应对不力,目前累计新冠死亡病例超过100万。在此大背景下,美国所谓的“大熔炉”社会撕裂日趋激化,对亚裔美国人的歧视全面加剧。据美国广播公司5月6日报道,由非营利组织“引领亚裔美国人团结促变”近期发布的2022年度全美亚裔美国人社会追踪指数显示,21%的美国成年人表示“亚裔美国人起码须对新冠肺炎疫情负部分责任”,该比例在2021年为11%。调查数据显示,美国人比以前更可能质疑亚裔美国人,包括出生在美国的亚裔对美国的忠诚,认为亚裔美国人更忠于原籍国的美国人在2021年从20%增加到33%。实际上,被视为“永远的外国人”是许多亚裔美国人共同的痛苦经历;而在排外主义和反共反华思潮的共同作用下,华人科学家当前在美处境几乎如同重回20世纪的麦卡锡时代。

  反亚裔仇恨犯罪受到美国政治极化的显著影响,疫情期间美国政客对亚裔滥用贬损性语言,更是对反亚裔仇恨犯罪起到火上浇油的作用。马萨诸塞大学洛厄尔分校安全研究主任兼犯罪学和司法研究教授佩里格和“发展服务集团”联合进行的研究发现,大多数反亚裔暴力事件,无论是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前还是期间,都发生在选民支持民主党的蓝州城市和郊区。加州州立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仇恨与极端主义研究中心公布的仇恨犯罪数据汇编显示,2021年报告的反亚裔仇恨犯罪激增,明显高于2020年,同比增加了124%,纽约、旧金山、洛杉矶和其他城市的反亚裔仇恨犯罪数量都刷新了纪录。仅在2021年,洛杉矶就“创下了本世纪美国所有城市中仇恨犯罪最多的纪录”,比2020年大幅增加173%;纽约则紧随其后,从30起增加到133起,比2020年增加343%;旧金山从9起增加到60起,飙升了567%,其中一半是由一名针对中国企业的白人男子在2021年8月被捕前的短短5个月内犯下的。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几乎60%的袭击亚裔事件发生在这些地区。对亚裔的袭击中,大约60%是人身攻击,大约三分之一是损坏财产。

  美国非营利组织亚太政策与规划委员会和华人平权行动组织研究发现,包括特朗普总统在内的不少美国政客将新冠病毒诬称为“中国病毒”“功夫流感”等,这样的种族主义言论煽动了美国社会的反亚裔暴力。一些白人袭击者对中国表现出恶毒的敌意,并鹦鹉学舌地使用“中国病毒”一词。2020年6月,新泽西州的一家亚裔餐厅遭到破坏,肇事者写下“冠状病毒”。在加利福尼亚州报告的832起事件中,许多事件涉及反亚裔诽谤以及提及中国和新冠病毒。

  佩里格教授和合作者的研究表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亚裔更频繁地成为白人极端分子的暴力目标。在2020年和2021年针对亚裔的袭击中,几乎一半的动因是疫情引发对亚裔的恼怒和敌意。根据这项研究,在疫情暴发之前的30年中,美国针对亚裔美国人或其财产的暴力袭击平均每年只有8.1起,但2020年和2021年两年间发生了163起,年均81.5起,为此前的11倍多。

  亚太政策与规划委员会和华人平权行动组织于2021年3月19日推出一个仇恨事件报告网站,在当年3月至6月间,接到全美2100多起与疫情相关的反亚裔美国人仇恨事件报告,包括人身攻击、言语攻击、工作场所歧视和在线骚扰。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指出,由于将新冠病毒与亚洲国家或民众相联系的错误信息的传播,美国社会对亚裔的讽刺和成见达到历史高潮。一场“种族主义危机”使全美成千上万亚裔家庭经常处于担惊受怕中。

  反亚裔仇恨犯罪还突出表现在针对亚裔美国女性的性骚扰或性侵犯案件激增。疫情暴发以来,针对亚裔美国女性的非人化、物质化和异化对待激增,她们在医保系统中更容易遭遇暴力行为和系统性虐待,在公共场所更多遭遇被推搡、被殴打、被踢踹、被唾面、被辱骂。根据“停止仇恨亚太裔”组织最近发布的数据,在针对亚裔仇恨犯罪的受害人中,女性占68%,女性报告的歧视和骚扰事件几乎是男性的两倍。纽约州扬克斯市警方3月14日公布,一名亚裔女子遭到一名男子袭击,她的头部和面部被殴打超过125次,被脚踩7次,并遭到辱骂。对亚裔女性的攻击几乎包含仇恨犯罪的一切方式,却没有引起美国社会的足够重视。2021年3月,亚特兰大发生一起针对亚裔女性的特大枪击案,6名亚裔女性被白人凶手枪杀。这起血案突出表明了当前美国亚裔群体,尤其是亚裔女性面临的安全风险。拜登总统近日发表声明承认,这起特大枪击案迫使美国人不得不“正视存在已久的反亚裔情绪和基于性别的暴力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司法制度的结构性缺陷导致针对亚裔仇恨犯罪案件在司法系统中越来越多地遭遇双重标准,让亚裔不免对自己当下和未来的处境更加忧虑。美国公共宗教研究所的调查显示,51%的美国人认为,在刑事司法体系中美国少数族裔与白人相比受到了不平等对待。美国法律体系在结构设计上就对富人和强势群体有利,一些猖狂的反亚裔攻击或谋杀并没有被判定为仇恨犯罪行为。例如,69岁的越南裔美国人安莱2019年11月在唐人街散步时,一对白人父子用棒球棍对他进行野蛮攻击,并威胁要杀死他。但地方检察官却拒绝以仇恨犯罪起诉凶手,直到宣判前才通知安莱与袭击者达成宽大认罪协议,凶手被轻判。安莱批评说,地方检察官办公室系统性地拒绝维护遭受种族暴力的亚裔美国人的权利,这是他“一生中最残酷、最可怕、最屈辱的经历”。此事让当地亚裔受害者及其家属倍感沮丧。

  亚裔美国人处境堪忧,绝非是杞人忧天,既可归根于当下的消极现象,也可溯源于美国过往的斑斑劣迹。比如,在美国公共卫生危机历史中,对少数族裔等弱势群体的仇恨犯罪并不鲜见,一百多年来他们一直是美国暴发大规模传染病的替罪羊。1849年夏天,波士顿当地政府的一份报告将霍乱疫情的“源头”引向新到的爱尔兰移民;1900年3月,旧金山卫生当局因唐人街发现首例疑似淋巴腺鼠疫病例,将整个唐人街围封,并企图驱逐华侨,使众多华侨生活在担惊受怕和悲愤之中;20世纪80年代,美国错误地指责海地人将艾滋病毒带到美国,美国政客污蔑在美墨西哥人和其他拉美裔是病毒“源头”和携带者。

  可见,尽管美国一向宣称人权是其价值观核心,但是美国的种族歧视和排外主义痼疾却从来没有减轻,这充分突显了美国内生性、结构性的人权困境。美国如果不对症下药进行政治和文化等方面改革,就无法改变其种族关系和种族歧视的恶性循环,少数族裔特别是亚裔美国人的人权保障也就无从谈起,更不用说消除针对亚裔仇恨犯罪居高不下和恶性仇恨犯罪时有发生的顽疾。

  (作者:倪建平,系大连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大连理工大学东北亚国际发展和合作研究中心主任)

【编辑:孔庆玲】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