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上一页 北京房山存河道被占等现象加剧暴雨时灾情(2) 查看下一页

2012年08月13日 09:43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0)

  被指侵占河道的楼房

  碧桂园外修建河堤时,龙乡苑小区15号、16号楼下也在施工。

  龙乡苑被一两米宽的周口店河道隔开,15号、16号楼通过石桥与1至14号楼相连。

  15号、16号楼距离周口店河最近的位置只有一两米,附近河堤高出地面约30厘米。对岸的1号楼至14号楼距离周口店河约15米,虽然河堤也不高,但有陡坡与河道相隔。

  8月8日,李丹被水卷走的地点附近,工人正用大石块和水泥修筑着更为坚固的河堤。自称周口店村委会人员透露,“我们的任务是先把河堤修好。”

  相比于被洪水摧毁的老河堤,新修的1.5米高的河堤堪称豪华,硕大的石块经水泥联结,重新将15号、16号楼同周口店河分隔。

  新河堤并不能让15号、16号楼的居民彻底安心。

  他们怀疑,自家楼房的位置才是灾难的根本原因。

  距离龙乡苑不远的一片平房区,住着一些老居民。67岁的张国旺在周口店村生活了20多年。他回忆,龙乡苑15号、16号楼所在地,原来就是周口店河流经的地方。但连年干旱,河里一直没什么水,“后来不知怎么就被开发盖楼了”。

  张国旺的话让李丹的妹妹李响想起来,去年9月份,他们一家人来买房时,“当时15号、16号楼前还没有修,地面上都是鹅卵石。”

  如今,两栋楼下坍塌的路面露出能塞进一辆汽车的大空洞,里面仍可见大量鹅卵石。

  居民们怀疑,龙乡苑小区15号、16号楼违规侵占河道建设。

  8月8日至10日,记者多次向周口店镇政府求证此事,不愿透露姓名的宣传干部称,“需向领导请示,领导近期都在一线指挥灾后重建,不便当面采访”。截至记者发稿时,提交的采访提纲未得到回复。

  但据《中国房地产报》针对此事的报道称,周口店镇政府村建科人员承认,龙乡苑属违法建筑。

  另一个事实是,多名15号、16号楼的住户证实,他们并无房产证和购房合同等,只有周口店大队给的收据。

  有居民透露,15号、16号楼和对岸的1号至14号楼“性质不一样”,是周口店村村委会的干部集资兴建,然后以村委会大队的名义卖出。但该说法未得到周口店村、周口店镇政府的证实。

  8月8日,记者从李丹被冲走的地方,沿周口店河查看,越往上游走,河道越深、河堤越高。从上游到下游,龙乡苑15号、16号楼处于河道收紧处的最低洼的地方。

  排洪泄洪设施缺位

  住宅楼究竟该离河道多远?北京大学城市规划与发展研究所所长高志称,市政有一个建筑红线,要求住宅或公共建筑距离主要道路适当后退一定米数。大部分城市要求在10至15米之间。他认为,在河道附近进行土地开发,首先要保障原有河道不被占用、改道;河堤建设方面,所建堤坝必须要经过相应测算,与地面达到一定的高度差并符合相应建筑标准以确保安全。以碧桂园为例,紧邻的哑叭河是一条泄洪渠。“河道边的开发都有非常严格的标准。”高志说,“如果确实存在违规行为,政府部门应该拿出应有的态度处理。”

  同时,高志认为,此次房山区成为重灾区,是内涝和外泄双重作用的结果。如果说城区内的灾情凸显了基础设施的落后,那房山的灾情还有排洪泄洪设施缺位的结果。

  以碧桂园所在的长阳地区为例,这片区域原本处于小清河分洪区的范围内。但由于常年干旱,土地功能发生变化。之后经历了一系列专业的评估测算后,经过北京市、海委、水利部等相关主管部门审批,小清河分洪区规划得以调整,长阳、良乡和窦店三块区域等辟为“安全区”用于城市建设开发。“这个本身没有什么问题。”高志说,问题在于上述地区开发利用过程中,排洪泄洪的河道设施等没有完全跟上。

  石料场“吞噬”河道

  房山受灾严重村庄多存在石料加工企业侵占河道;当地政府协调各村将进行清理

  这是7月21日晚7点46分,房山区青龙湖镇常乐寺村,家具厂女工曹付湘在租住的房屋内,拨通了老板许海涛的电话,“救命!”  毫无征兆的,地势并不低洼的常乐寺村,洪水瞬间及膝,窗外的轿车和油罐漂了起来。租住小院朝南的大铁门两米多高,洪浪遭遇院墙,再往前一涌,铁门像手里的纸片,瞬间被折弯。

  屋门已打不开,曹付湘打完电话,抱着8个月大的女儿跳窗逃生。就当她们试图通过大铁门往屋顶爬时,铺天盖地的山洪终于绕过村北头河道里堆积如山的砂石堆,瞬间席卷了村庄。

  曹付湘母女消失在洪水里。

  吞没河道的砂石堆

  曹付湘所在的家具厂向北约一公里,是常乐寺村和晓幼营村的交界处,一条七八米宽的无名河自西北向南穿越两村。河道下游是崇青水库,村子地势和水库大坝几乎相平。村民称,2002年也有山洪,但洪水顺河而下直入崇青,与人无犯。

  河道是在2005年前后被改变的。

  记者多次沿河道向上游查看,从常乐寺村到西北方向的河流源头大约10公里距离,河道宽度多在七八米,深度近两米,但到了常乐寺村附近,已很难发现河道。

  村民告知,村北头聚集的五六家砂石场附近就是河道。

  记者这才发现,部分砂石场将厂房建在河道里,更有两座近30米高的砂石料山直接堆在了河道上,宛若小山。

  周围,砂石场、空心砖厂、砂石堆已将河道重重围困。

  “这些砂石场最早的得有10年,到了2005年前后,多个砂石场进驻,砂石料也越堆越高,最近这几年,直接就没河了。”常乐寺村民说。

  常乐寺村北侧,一个做空心砖的工人称,洪水当晚,山洪本是顺着河道往南流,不料遭遇砂石堆,“洪水在砂石堆前越聚越多,但走不下去,呼啦啦又折回来,原本应直接流向水库的洪水,被迫冲向常乐寺村。”

  “河道不被堵,洪水就不会向两边走。”常乐寺村民认为,村子受灾严重,主要原因就是河道被砂石堆阻断,洪水进无可进,只能借道村庄。

  对河道被占的情况,多名村民证实,他们平均一个月就会向有关部门反映,也有水务部门来勘查,检查的人来了,砂石场就在砂石堆上挑出一条一两米宽的沟,权当整改。“这些砂石场很多都没证,有证的也早过期了,可就是赖着不走。”

  “砂石场糊弄得了检查的,就怕他们糊弄不了洪水。”有村民透露,洪水当夜,河道附近一座砂石场的生产厂长看到形势不对,开着挖掘机试图去挖开砂石堆挑出河道,不料洪水倾巢,连人带挖掘机,一切都被冲走。

  寄生河道的厂房

  记者连日来的调查显示,在房山,受灾严重的村庄,大都与石料加工企业侵占河道难脱干系。

  河北镇檀木港,一个大石河河道边的村子。大石河里并没有船影,更多的是浅且小的潺潺溪流,以及一堆堆的乱石。主河道如此,檀木港村东汇入大石河的泄洪道白石口沟,更是没有多少水,一条仅宽1米多的暗沟,都时常断流。

  但这些都是7月21日之前的印象。

  当天,河北镇是北京降雨量最大的地区。白石口沟泄洪道里,山洪从上游奔涌而下,将沟里的阻挡物全都抹平,除了河滩内的玉米地,也包括沟南端6家石材加工厂大院。

  因为所在厂子位于泄洪道中间,等郝世尧夫妻发现山洪下来时,他们已被困住,整个房子成了洪水中的孤岛。

  村里老人说,原来泄洪道内,是没有任何建筑和田地的,“河滩就是河滩。”

  最早开垦河滩成地,是在全国刮起“农业学大寨”时期,白石口沟里稍微平缓点的地方,就被开垦出来,种上玉米、花生。郝天桥也记得,最早在河滩里建起的,是10多间驴棚,就在如今他的院子里。

  “就算是汛期,这里也没有太大的洪水。”郝天桥说,为了让沟里的水顺畅地流到大石河,村里在白石口沟河道下,修建了一条宽1米多,高一米五的暗沟。就算是夏季汛期,水面最多也只是没过脚踝。

  檀木港村北侧的山里,还出产山石,村里建了石灰场,也有很多个体户做石材加工生意。但这些厂子,都在村里。

  “当时为了减少粉尘和噪音污染,自1999年起,村里让所有加工厂,逐步搬到了白石口沟里。”现任村支书蒋士立说,可能是多年无洪水,大家都放松了,认为不会发大水。

  两年前,村里已要求所有石材加工厂转型,但并没要求完全迁出。郝天桥响应号召,停了每年能赚20来万的石材场,改建成了观光园。而郝世尧的厂子,也处于停工状态。不过即使如此,没有卖完的石料和原料,仍堆放在厂子里。

  “从白石口沟南口的堤坝向北,共有132间房子占据了近一公里的泄洪道。”蒋士立说,洪水袭来时,这些房子都被冲毁。

【编辑:姚培硕】

>国内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