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上一页 北京房山存河道被占等现象加剧暴雨时灾情(3)

2012年08月13日 09:43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0)

  洪水过后

  7月23日,常乐寺村,人们在村南头的一个小桥边发现了曹付湘女儿的尸体。两天后,崇青水库下游,已腐烂的曹付湘被发现。

  洪水过后,距离常乐寺村最近的一座高耸的砂石堆,呈现出一道10来米宽的豁口。

  村民称,他们正在组织人员,投诉占用河道的砂石场。8月12日,常乐寺村支书高富称,目前镇里正在协调各村和企业,阻塞河道的石料场将全部被清除。

  檀木港村,山洪后的搬迁成为石料场企业和当地镇政府、村委会面临的难题。

  “一直说要搬,干脆就借这次洪灾,将泄洪道里的村民全部搬迁。”村支书蒋士立说,他们村原先的石灰场地块,已建起了两栋楼,准备将泄洪道里的村民都搬过去。对于蒋士立的想法,镇里表示支持。

  8月9日,白石口沟南口,泄洪道里,几台挖掘机正把淤积的各种石材、垃圾、断墙清理上岸,郝世尧家也已经清空,只剩下孤零零的房屋。

  上游几百米,郝天桥正在断墙残瓦中清理残迹。“听说是要搬,但具体怎么弄,还不知道。”郝天桥说,搬走也好,这次捡了条命,下次不一定还有好运气。

  停车场“盖”河道 阻洪水通行

  房山区中医院承认河道上建停车场未经审批;牤牛河老河道废弃,人工改道修建新河道

  西沙河又变回了往日模样。  8月8日,房山区中医院西侧,水深不足1米的西沙河缓缓流过,河道宽不足10米,整条河看上去更像是一道沟渠。

  “可一发水就变成了汹涌的大河”,韩秀丽站在一座石板桥上,桥上的护栏扭曲成几块废铁,堆在一旁,河东2米高的围墙,已成一地碎砖。

  中医院家属院居民张老太,所在的住宅楼紧邻西沙河。7月21日,在一道2米多高围墙的抵挡下,不断上涨的洪水起初并未漫入家属院。

  但从上游冲下来的漂浮物使停车场下方河道淤塞后,洪水漫过停车场,涌向两岸。原本就比河堤低的家属楼,一层都被没在了滔滔洪水中。

  “停车场像一道大坝”

  “要是不在河道上建停车场,我们不会受灾这么严重”,不单是张老太,韩秀丽等众多居民都把矛头指向此处。

  8月8日,停车场已恢复使用。这座长百余米,宽近10米,以钢筋铁板为梁架,混凝土铺面的建筑,像一个巨大的盖子,扣在西沙河上。

  “它把河道行洪空间压缩得太小了”,韩秀丽指向停车场底部钢架,“最高处离水面也就1米高,工字钢梁结构又让本来就很窄的河道缩小了2米。”

  多位居民称,7月21日晚7时许,洪水到达此处后,大量从上游冲下的垃圾、棉被和树木等物,将停车场下方的河道北侧堵死,“停车场像一道大坝般,堵住洪水前行的通道”。

  受阻的洪水水位迅速上升,以更大的能量冲向两岸,灌入小区,中医院也变成一片汪洋,一楼诊室进水,放有医疗设备的库房垮塌,设备被冲走,停车场上的十多辆车也全部漂在水中。

  当日参加救援的房山消防窦店中队称,中医院附近成为重灾区,两名儿童被大水冲走,幸被河边一棵大树拦下,后被该中队官兵救下。

  河道上建车场无手续

  事实上,居民对停车场的抵制在建设之初就已出现。

  韩秀丽说,2009年中医院计划建设河道停车场时,附近居民代表即找到医院负责部门抗议。“我们以《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第二十二条为依据进行抗议,这条法规规定:‘禁止在河道、湖泊管理范围内建设妨碍行洪的建筑物、构筑物,倾倒垃圾、渣土,从事影响河势稳定、危害河岸堤防安全和其他妨碍河道行洪的活动’”。

  “医院并没有重视居民们的意见,此后又有居民向房山水务局举报此事”,韩秀丽称,举报后,曾有水务局工作人员前来制止停车场的施工建设,“但没停止多久,医院又恢复施工,停车场很快建好使用。”

  8月10日,针对停车场建在河道上的问题,房山中医院院长徐希胜表示,停车场确实没有相关部门的审批手续。

  据他介绍,河道上建停车场,是在2009年进行的,“主要是缓解医院内停车难的问题。”在此之前,院里的绿化带曾被铲掉,改建成了停车场,但仅仅三十来个车位,根本就无法满足病患的停车需求。

  中医院地处城关核心地带,周边无法征地扩建,只能另想办法。2009年,中医院出资,在院后的西沙河上,建起了钢梁结构的免费停车场。

  “河道上肯定不能建建筑,更拿不到审批。”徐希胜说,不过,医院当年建停车场时也考虑到了行洪问题,不仅将此段河道拓宽加深,还将河道上方的停车场特意加高,高出两侧河岸65厘米。平时,医院每年都会雇人清理河道,保持行洪畅通。“就算洪水溢出河岸,也能通过停车场下方的缝隙涌出,不影响行洪。”

  徐希胜称,当初,停车场的行洪能力是按照五十年一遇洪水的标准进行建设的,但这次“7·21”特大自然灾害,洪水量已经远远超出这个标准。对于周边居民认为停车场造成河道淤塞,行洪不畅的质疑,徐希胜认为,该河段有两座桥和多条跨河管道,而且都比停车场低,淤塞的可能性更大。

  对于该停车场是否将拆除,记者咨询房山区水务局,但截至发稿时,对方尚未给出回复。

  改道修建的新河道

  在记者的调查中,类似这种在河道上建公共设施甚至人工改建河道的,并非个案。

  “大自然的造化,随便改不得”,水灾过后,韩村河镇东南章村,年过半百的张有新(化名)念叨着这句话。

  “以为水会听话顺着新河道走,没成想还是冲开了老河道”,张有新所说的老河道,叫牤牛河,在地图上已无迹可寻,取而代之的是上世纪80年代依靠人力改道修建的夹括河。

  村北与岳琉路交会处的一片洼地,曾为牤牛河故道,如今已成一片杨树林。7月21日,洪水从周口店镇瓦井村、南韩继方向奔腾而下,沿着尤家坟村南侧大片农田,冲开牤牛河故道,最终到达这片洼地。而后,受阻于此处的洪水,在岳琉路与老河道的交错处形成2米深的“泽国”,夺去了岳琉路上6名行人的生命。

  为何将牤牛河改道?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也说不清楚。张有新只记得牤牛河河道由西北而来,穿过村西,另一侧是西南章村。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牤牛河还是夹括河,在7·21水灾前都是常年干涸。

  东南章村书记杨贵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说,夹括河修建后,牤牛河老河道逐渐被沿河村民栽上了树,种上了庄稼,“而开挖夹括河河道时,很多挖出来的土也直接填进了牤牛河河道。”

  修公路堵住排水沟

  也有村民把矛头指向新扩修的岳琉路。

  这条起于房易路岳各庄,止于京港澳高速琉璃河环岛,全长13.22公里的公路,在2011年大修7.22公里后,由低等级的两车道公路变为四车道的二级公路。

  村民王先生称,东南章村一带的岳琉路路基高,两边都是洼地,“路下边本来有一条一米多宽的水沟,用来排路北洼地的积水,但修路时被堵住了。”

  张有新说,除此之外,邻村韩村河村还在牤牛河故道上筑堤围湖,建起一座公园,“大水受阻于公园的湖堤,来回打转,直到把堤坝冲毁,水位才逐渐下降。”

  8月9日,公园南侧的夹括河河道两侧,堤岸被冲刷损毁严重,碗口粗的杨树依次倒下。而与公园南门连接处的河道内,堆满土石方。附近施工的一名工人称,此处本是一座进入公园的石桥。

  因公园内施工,石桥无法承载渣土车,石桥被拆掉,铺上土石成了路,在河道里形成了堤坝。洪水过后,堤坝只剩残体。 (张永生 王瑞锋 甘浩 石明磊 卢美慧 易方兴 何光  尹亚飞)

【编辑:姚培硕】

>国内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