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俄军演全球瞩目 这几个国家却坐不住了

中俄军演全球瞩目 这几个国家却坐不住了

2021年10月25日 04:20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视频:中俄“海上联合-2021”联合军事演习展开实兵演练来源:中国新闻网

  上周,中俄在日本海水域举行了代号为“海上联合-2021”的大型军演,并在本周,进行了联合巡航。而中俄海上联合军演自2012年以来已连续举行9次。

  本次联演的主题是“维护海上战略通道安全”,也是根据年度计划作出的正常安排。

  俄罗斯《生意人报》认为,中俄联演体现了两国高度的战略互信。

  而东北亚地区两个大国间的合作,也展示出共同应对地缘政治“新挑战”的决心和能力。

当地时间10月18日,中俄首次海上联合巡航行动航渡途中,中俄舰艇混合编队穿越津轻海峡。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孙自法 摄
当地时间10月18日,中俄首次海上联合巡航行动航渡途中,中俄舰艇混合编队穿越津轻海峡。 中新社记者 孙自法 摄

  10月14日下午,位于日本海海域的彼得大帝湾国际水域,中俄“海上联合-2021”大型军事演习正式开幕。

  中方参演兵力包括新型导弹驱护舰、综合补给舰以及固定翼反潜巡逻机、舰载直升机等,万吨大驱南昌舰首次出国参加演习。

  俄方参演兵力包括大型反潜舰、护卫舰,以及固定翼反潜巡逻机、舰载直升机等。双方主要围绕通信演练、编队防空、对海射击、联合机动、联合反潜等科目展开演练。

  10月15日,演习进入实弹射击等科目。

  但据俄罗斯国防部的声明,在当天下午5时左右,在日本海海域停留数日的美国海军驱逐舰“查菲”号突然靠近俄罗斯领海,驶入中俄联合演习火炮射击禁航海域,并且“试图跨越国界线”。

  “查菲”号是美国海军最新的舰艇之一,于2002年建成,排水量超过9000吨,可搭载几十枚“战斧”巡航导弹,并具有搜侦军事情报的能力。

  在附近巡逻的俄海军“特里布茨海军上将”号大型反潜舰立即警告美舰停止行动。

  俄国防部称,“查菲”号在收到俄方警告后不但没有改变航向,反而在直升机甲板上升起信号旗、准备让舰载直升机起飞。从俄罗斯“特里布茨海军上将”号反潜舰上拍摄的画面中,甚至能看到站在敞开的舱门旁的伞兵。

  最终,“查菲”号在距离俄舰不足60米时被驱离,俄方称,整起事件持续了约50分钟。

  俄罗斯军事专家 科罗特琴科:俄罗斯不会允许美国采取类似行动,如果美国试图秀肌肉,那么他们将从俄罗斯海军的回应中受到必要的严厉教训。

  当晚,俄罗斯国防部召见美国驻俄大使馆武官,指出美方的行为极不专业,严重违反了《1972年国际海上避碰规则公约》等国际公约和准则。

  也就在本月初,美国海军“海狼”级攻击型核潜艇“康涅狄格”号在南海海域与不明水下物体发生碰撞。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的分析认为,美国派舰艇近期异常活跃,通过“切香肠”的方式不断试探中俄底线,这种典型的战略误判会导致局势进一步复杂化。

当地时间10月18日,中俄首次海上联合巡航行动航渡途中,中俄舰艇混合编队穿越津轻海峡。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孙自法 摄
当地时间10月18日,中俄首次海上联合巡航行动航渡途中,中俄舰艇混合编队穿越津轻海峡。 中新社记者 孙自法 摄

  10月18日,为期4天的中俄联合演习结束后,双方各派出5艘舰艇,组成10艘舰艇的海军编队继续进行了战略巡航,向北太平洋航行。

  从中俄演习地点出发前往北太平洋,最快捷的航线就是通过津轻海峡。

  津轻海峡,位于日本本州岛和北海道之间,最狭窄的地方只有18.7公里,是联通日本海与北太平洋的重要航道。

  德国之声的评论称,冷战期间,作为美国在远东地区对抗苏联的桥头堡,日本把津轻海峡等5条水道划分为“特定海域”,将海峡中间线划定为“国际航道”,以方便美军核动力航母等舰艇穿越,同时也不会违反日本在1971年通过的“无核三原则”,即不拥有、不制造、不运进核武器。

  因此,津轻海峡的国际航道是任何国家船只、包括军舰都能合法通行的国际水域,并且在通过前无须提前知会日方。

  2017年,中国军舰就曾穿越津轻海峡;2013年中俄海上联合演习期间,7艘中国军舰也曾通过对马海峡进入日本海。

  2019年和2020年,中俄曾在日本海上空进行联合空中战略巡航,本周举行的首次联合海上战略巡航被外界视为一个新的起点。

  俄罗斯军事观察家维克多·利托夫金(Viktor Litovkin)指出,中俄两军联合巡航表明,“美国并不是世界的统治者”。

  然而,这一合乎国际法、无可指摘的举措,却引起日本国内的“异样反应”。

  日本防卫省出动了海上自卫队的P-3C反潜巡逻机和第45扫雷艇队的舰艇进行信息收集。

  日本统合幕僚监部专门发布通报,公布了拍摄到的中俄海军编队阵容。

统合幕僚监部公告↑
统合幕僚监部公告↑

  据日本防卫省21日称,当天凌晨4时左右,在伊豆群岛的须美寿岛西南约50至100公里的海域,中俄护卫舰还进行了直升机起降训练,日本航空自卫队则派战机紧急升空。

  根据日本防卫省发布的行动路线图,中俄舰艇编队似乎在围绕日本“画圈”。

  《日本时报》的分析认为,中俄穿越津轻海峡进行巡航,可以被看作是上个月美、英、澳三国建立名为“AUKUS”的“三边安全伙伴关系”的回应,根据该协议,美英将帮助澳海军建立核潜艇部队,至少部署8艘核动力潜艇。

  此次备受关注的津轻海峡,从历史上看,是连接日本本州岛和北海道的水上通道,也曾是二战前夕日本对外扩张的重要“军事跳板”。

  1869年,明治政府把刚归中央管辖的“虾夷”改称“北海道”,正式进行统治和“开拓”,并从本州岛的仙台组建第二师团进驻。

  1902年1月,为了探索一条从本州岛抵达津轻海峡的陆上运兵通道,进一步对外扩张,日军派出两股部队,试图在冬季翻越八甲田山。

  结果有严密防寒装备的日军遭遇零下20度的严寒,210人只有11人存活,从而得出了“严寒之下不能作战”的结论。

  但“八甲田山”事件后,日军并没有停止对同纬度的朝鲜半岛和中国东北进行进一步侵略的图谋。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时,驻扎地来自北海道的第二师团就是侵华日军的主力。

  1910年,日本通过《日韩合并条约》,吞并了整个朝鲜半岛,朝鲜沦为日本的殖民地。而二战后东北亚的战略格局,又与1945年2月的雅尔塔会议有紧密关联。

  而朝鲜战争爆发后,日本又成了美军的后方基地。

  日本和德国同为二战的战败国,德国在战后的反省和改造较为彻底,而日本却因为美国的纵容至今依然有大量残余的军国主义势力。

  在新形势下如何防范日本军国主义复活,一直是周边国家关注的课题。

  10月15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接受《读卖新闻》专访时表示,考虑修改日本《国家安全保障战略》,让日本自卫队拥有对潜在敌人的导弹基地实施打击的能力。

  与此同时,日本自民党还提出,要把国防预算占比提升至GDP的2%,突破日本内阁一贯坚持的国防预算不应超过GDP的1%的限制。

  10月17日,岸田又以“内阁总理大臣”的名义,向靖国神社供奉“真榊”祭品,再次反映出日方对待自身侵略历史的消极态度。

  两天后,10月19日上午,朝鲜成功试射一枚新型潜射弹道导弹。

  朝鲜国防科学院表示,该枚导弹采用侧面机动及滑翔跳跃机动等多种升级的制导技术。

  日本首相 岸田文雄:我已指示政府考虑所有选项,包括所谓的对敌方基地的打击能力。

  10月21日,朝鲜外务省发表声明称,美方指责朝鲜试射新型潜射弹道导弹,是对朝鲜合法行使自卫权的过度反应。美国在拥有或研发武器的同时却指责朝鲜,这是明显的双重标准。

  在外界看来,渲染威胁、制造紧张感,正是美、日等国扩充自身军力,谋求绝对安全优势的借口。

  日本广播协会注意到,此前,日本、美国及澳大利亚等国曾多次在“印太地区”举行多边军事训练。

  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援引军事专家的分析指出,日本对中俄联合战略巡航表现出“高度关注”,也体现出其自身思维方式的“狭隘”。

  10月4日,64岁的岸田文雄宣誓就职,成为日本第100任首相。

  上任后,岸田第一时间与美国总统拜登通电话。

  日本首相 岸田文雄:我已与拜登总统确认,我们将共同努力强化日美同盟。

  日本早稻田大学亚太问题学者雷尼(David Leheny)认为,岸田发出了单方面紧随美国,在外交上采取“强硬”态度的信号。

  近期美日澳印等国在亚太地区搞封闭、排他、针对他国的“小圈子”,引起了周边国家的警惕。

  俄罗斯总统 普京:建立联盟圈子一定会破坏地区的稳定,在我看来建立友好关系是件好事,但这个关系如果是为了反对别人,那就不好了。

  10月12日至15日,美日澳印四国海军在孟加拉湾进行“马拉巴尔2021”第二阶段海上联合演习。

  10月4日至10日,美国、英国、日本、加拿大、荷兰、新西兰,共计派出17艘军舰在南海海域拼凑所谓“六国”军演。

  8月,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打击群在日本冲绳南方海域与日、美等国舰艇举行联合演练。

  5月,美、日、法三国在日本九州展开陆上联合军演。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 汪文斌:是谁在炫耀武力,滋事挑衅,是谁打着“航行自由”的幌子搞军事威慑破坏地区和平稳定,国际社会看得清清楚楚。

【编辑:刘湃】

军事新闻精选: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