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社会新闻

记者走基层:大山深处空巢老人洗衣难(图)

2012年01月05日 17:43 来源:浙江日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庆元合湖村,82岁吴锦树洗衣服的家当。 范正民 摄
庆元合湖村,82岁吴锦树洗衣服的家当。 范正民 摄
庆元合湖村,73岁的刘祖良佝偻着腰,给65岁的刘香花撑着伞。范正民 摄
庆元合湖村,73岁的刘祖良佝偻着腰,给65岁的刘香花撑着伞。范正民 摄

  那双手,不忍多看——本报记者关注大山深处空巢老人洗衣难

  编者按:半年来,浙江日报“佳友民情快车”开进山乡、开到海岛,帮助群众排忧解难。为了让“佳友民情快车”开得更快、更远,让更多的群众搭上这趟“民生快车”,从今天起,“快车”开出“新春特快——今天我当班”特别栏目,邀请大家都来当“车长”,关注春节前后的民生难题,并集结各方力量,实实在在解决基层问题,为群众送去温暖。

  凛冽冬日,当城里人习惯把脏衣服扔进洗衣机时,可曾想到,在丽水大山深处的一些“老人村”里,年老体弱的空巢老人,就着冰冷的河水,或站立洗衣,或两人合洗一件衣服,或只能单手搓洗……

  一台洗衣机轰动空巢村

  数九寒冬,山里的天气格外冷。丽水市莲都区雅溪镇西溪村的李玲娟夫妇多年习惯了这样洗衣:78岁的李玲娟先洗一会,腰椎坚持不住,就换86岁的丈夫朱余宗上阵。朱余宗中过风,仅能单手搓洗,还要借助一张板凳维持身体的平衡。两人间隔十几分钟停下休息一会,这样洗洗停停,一个上午才能洗完一件冬天的厚衣服。

  2011年12月15日,莲都区民政部门捐献了一台爱心洗衣机。它的到来,改变了西溪村20多户空巢老人的生活,也轰动了西溪村。

  在西溪村老年协会,会长徐益君已经能娴熟地操作洗衣机,记者到那里时,他正在给李玲娟洗被单。李玲娟患腰椎间盘突出多年,丈夫朱余宗去年患上中风,三个子女都不在家,老两口的衣物清洗成了大问题。

  “家里的大被套从去年就没有清洗过,味道很大。这下好了,过年可以盖上干干净净的被子了。”李玲娟说,儿女都是过年才回家待几天,来去匆匆,来不及给他们清洗衣物,平常的一些小件衣服都是夫妻两个“合伙”在洗,大件已经无能为力,也不好意思麻烦邻居。

  说话间,李玲娟的被服洗好了,一件大被套、一件大床单。李玲娟笑眯眯地拿着洗好的衣物往家走,边走边闻:“这洗衣粉的味道真香。”

  送走李玲娟夫妇,徐益君还要去一些生活自理有困难的老人家里取衣服。路上,徐益君告诉记者,自从三星期前建起洗衣房,免费为村里的空巢老人洗衣服以来,送衣服来洗的老人很多。

  空巢老人洗衣有多难

  随着大量青壮年劳动力外出打工和家庭小型化,丽水农村空巢老人逐年增多。据统计:2000年,丽水农村有老人的家庭36%空巢,2009年这一比例提高到66%。

  同幸运的西溪村老人相比,更多在偏远山区的空巢老人,他们如何洗衣服?记者随机走访了两个空巢老人集中村——景宁县葛山乡葛山村和庆元县合湖乡合湖村。

  走进景宁县葛山村,62岁的刘运留正给88岁的父亲刘元超洗衣服,一个用过几十年的洗衣木盆,一个简单的洗衣板。由于左手患有关节病,刘运留只能用左胳膊按着衣服,右胳膊费力地揉着。记者试了一下自来水,山里的水异常冷,冰彻骨髓。由于身体的原因,刘运留只能洗一下小件衣服,他和父亲的大件衣服常年不洗。

  因为常年浸泡在冷水中洗衣服,许多老人都和刘运留一样,患上了关节病。葛山村村支书刘军说,村里常住人口710人,目前留守人口不到两百人,其中60岁以上的空巢老人将近百人,大部分靠政府补贴生活,别说洗衣机,许多老人连肥皂都舍不得买。

  庆元县合湖村,村口杂物横陈的小河边,布满了老人们临时搭建的洗衣板。进入合湖村,雨一直淅淅沥沥地下着,河边,仍有人在洗衣。73岁的刘祖良佝偻着腰,努力给65岁的老伴刘香花撑着伞。河面上一块临时搭建的木板,这是刘香花的洗衣板,腰椎有问题的刘香花,无法弯腰,只能站立在水边搓着衣服,寒冷的天气让她不停地跺脚。

  合湖村70出头的村主任刘启其也是空巢户,他告诉记者,村子常住人口1400多人,目前留在村里的人口不到300人,其中60岁至90岁的空巢老人有将近170人。天晴水清的时候,许多老人在临时搭建的洗衣板上站立洗衣,让人感觉异常心酸。

  据了解,像西溪村、葛山村、合湖村空巢老人洗衣难的问题,在丽水各县(市、区)的空巢老人集中村是普遍现象。

  洗衣机离老人有多远

  仅仅一台洗衣机,一个简单的洗衣房,就可以为空巢老人雪中送炭,但在常人看起来如此之近的幸福,为什么显得那么遥远?

  “农村人千百年来都习惯了手洗衣服,尤其是老人。”刘启其告诉记者,现在村里有些先富起来的人家,都是先添电视机等家电,最后才会想到添洗衣机,而且都是年轻人。老人一般无力购买,在外的孩子也很少会想到给老人买。

  有没有可能由村集体来建一个洗衣房?“现在村里的集体经济薄弱,像我们老年协会,每年只有3000元的经费,还要组织一些老年活动,根本就负担不起。”西溪村的徐益君说。

  除了政府每月70元的补贴,许多空巢老人没有别的经济来源。别说洗衣机,连肥皂、洗衣粉都成问题。今年78岁的西溪村空巢老人陈美莲患高血压多年,仅有的一点积蓄全部花在了药费上,一块2.5元钱的肥皂她能用半年,一些小件衣服都是用清水浸泡,冲洗一下就可以了。在葛山村,一块肥皂对许多空巢老人来说,都是能省则省的东西。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即使有了洗衣机,洗衣房的运转也还需要电费、水费、洗衣粉的运转开支。而空巢老人集中村大部分集体经济窘迫,后续运转也是个难题。

  如何让大山深处的空巢老人告别艰辛的洗衣难,让未来的冬天更温暖?佳友民情快车“新春特快——今天我当班”栏目将继续关注这个话题。(记者 于洪海 吴雅茗 报道组 正鸿 尚蓉 正民)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张志刚】
    ----- 社会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