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字号:

列车上水工四季无假 叹工作辛苦枯燥恐无人接班

2012年01月13日 17:00 来源:新民晚报 参与互动(0)

  4年前的2008年春运,记者曾到铁路上海站体验当一名上水工(给列车加水的铁路工人)“学徒”;4年后的昨天(12日),已到了2012年春运,记者再次来到这里,发现我的那些师傅已苍老不少,他们依旧默默无闻地奉献着。大家谈起自己的工作都感叹:“这苦活累活,以后不知谁来接班!”

  看不见的岗位

  离不开的工作

  上水工是一个旅客看不见的岗位,一年四季没有节假日,春运时期就更忙了,由平时的“大四班”变成了“大三班”——第一天是白班(早上7时30分到晚上7时30分),第二天就是夜班(晚上7时30分到次日早上7时30分),第三天白天可以在家补觉,第四天一早又是白班……但上水工的工作却与每一个旅客密切相关,因为旅客在火车上洗漱、上厕所用的水都需要他们的劳动。

  4年前去体验时,我的师傅是顾银娣,不巧昨天她正好不上白班,工班长周志荣把我安排给另一个师傅殷小根“带教”。一些老师傅已经退休,这个铁路工种面临着在职人员年龄偏大、后续人员青黄不接的尴尬。副工班长田德生是一位两鬓见白发的上海师傅,“说白了,这份工作真的很辛苦,而且比较枯燥,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太愿意从事这个。以后我们这些‘老人’退休后,谁来接班呢?”

  夏天60℃高温

  冬天裤腿结冰

  上水工的工作是二三人一组,从第一节车厢开始,一路走一路把皮管子插进列车的注水口,等水加满后,再折回来拔掉皮管子。车进站前,上水工必须提早站在铁轨边等。平时上海站始发列车62列,春运最高峰时增加到90列,但上水工班组还是那些人,每人每个班次至少要沿着列车“快走”20公里。上水工的工作“范围”在两列火车之间狭小的一米石板路,为了安全,不允许跑,怕摔倒在铁轨上出事故;但又必须快,要赶在列车停站的时间内,给全列火车加满水,于是人人练就了“健步如飞”的本领。

  殷师傅总结一年内3个时段最难熬:一个是盛夏,两列火车之间本来就不通风,加上车上空调排出的热气,气温能蹿到60℃;第二个是黄梅天,雨衣不透气,一列火车加满水,就得换一套内衣,因为全给汗水湿透了;再有就是现在这个季节,尤其是夜里,溅出来的水打湿裤腿,回到休息室有时已经结成冰。

  车内人要回家

  车外人在坚守

  4年前,顾银娣师傅讲了一段话:“我们这个工作,说大白话,也是为了养家糊口,没办法。但说我们没有点奉献、牺牲精神,我看也说不过去!”4年后,我问“新师傅”殷小根:“这活苦不苦?”殷师傅大概在心底“笑”,这是“傻记者”才会问出的问题,因为他不假思索地回答道:“苦不苦就不提了,这就是工作嘛。”值得高兴的是,与4年前相比,上水工们都说如今工资比以前多了,工作条件也有一些改善,比如吃饭没个准点,有列车进站就得干活,站里面特地给他们添了冰箱和微波炉。

  春运时节,列车满载着乡情和亲情,车窗内的一张张脸都写着回家的表情。上水工班组绝大多数都是外地人,过年和春节却不能回老家。即使是不多的几个上海本地人,也照样享受不到节日。殷师傅说:“早算过了,除夕夜我上夜班,家里18岁的女儿和老婆,要么去女儿外婆家蹭年夜饭,要么在自己家对付一下。作为爸爸和老公,年夜饭也不能陪家里人吃,多少有些过意不去。”(记者 金志刚)

【编辑:王慧】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