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字号:

上一页 盘点过年的问候:给自己尽孝机会 把自己寄回家(2) 查看下一页

2012年01月23日 14:03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参与互动(0)

  我以为对话已经结束,哪知她打了长长的一段话——

  一条短信

  有篇文章说,20~30岁的男性,除了少年成名,基本上都在打拼,过得很没有尊严,这也是他们人生中最低落辛酸的阶段。说的不就是我自己吗?我没有过人的才华,也没有强大的背景,所以只能揣着简历,排在长长的求职队伍里。

  最低落的那段日子,是研究生毕业前的那个冬天。我把手里的钱都花光了,快递简历、买西装、远途面试,但工作还是没一点着落。我尝试了种种途径,但处处碰壁,我还参加了公务员考试,并不指望考上,只是安慰自己确实已经努力过了。

  临近春节,我一点过年的心情都没有,父母更是如此。因为一过年就要见亲戚,他们一直为我而骄傲,在这个家族里,我的每一次学业上的晋级,都会引起所有人的关注。眼看就要毕业了,居然找不到工作,这让他们怎么向亲友交代。

  他们先是怪我不够努力,又怨社会太不公平。他们的唠叨我也理解,但听着听着就觉得烦躁无比,忍不住叫他们少说几句。于是,一家三口为了这些面子问题,连续几天吵个不停。直到大年二十九,我都躲在图书馆看小说,不到饭点绝不回家。前途渺茫,身边也没有人鼓励,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都在外地,感情也是空白,几处不痛快碰到一起,我一时更加落寞,恨不得大哭一场——就我的感觉,男人不哭不代表他们不想哭。

  虽然心情抑郁,但过年的形式还是得走一下。大年三十白天,我听我妈的吩咐去买春联。和往年一样,差不多刚到中午,就有人发来过年短信,用的都是设置好的词藻,很喜庆,却不包含任何感情。轻轻一点,所有的朋友一瞬间都能兼顾,有些粗心的家伙转发短信时连别人的名字都没改过来。我最反感这种祝福,而且每次收到还得自己回复一个“谢谢”。这一年,我决定一条都不回。

  就在这时,一条短信引起我的注意,是一个同门师姐发的,只有三个字“过年好”。这足以说明是她用手敲出来的,否则不会这么简单,于是我回了个“好”。然后,她应该感到这不是我平时的话痨作风,隔了几分钟又发了一条:“你是不是心情不好?”我回:“哪有了,还行。”接下来又没回复,我以为对话已经结束,哪知她打了长长的一段话,大意是说她从别处知道我的感情并不顺利,工作也一时没有着落,但这些都不要紧,要有耐心,因为“像你这样的人,要等到30岁以后才会变得越来越有价值”。

  我承认,我就像千里马遇到了伯乐,好吧,当时我都不觉得自己是千里马,只觉得有人关心我、认可我,而且还是异性,就足以让我感到欣慰了。

  她跟我无亲无故,关系一般,所以她的鼓励更有说服力。直到现在,我都在20~30岁之间的低落期挣扎,但心态比当时好了很多。当大家都在为奔三惊恐不安时,我却安安静静等着30岁的到来,因为按照师姐的预言,到那时,我会逐渐好起来。(李帆)

【编辑:马学玲】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