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上一页 刻章救妻男拷问医保之痛 网友感叹又相信爱情(2)

2012年07月17日 11:19 来源:南方日报 参与互动(0)

  刻假章救妻

  “只要家附近来个巡逻车,就担心是不是要来抓我了”

  就在廖丹走投无路的时候,廖丹发现,每次到医院交钱时,收费室在收费单上盖章后,再让他拿着收费单送到透析科室,两个科室不直接沟通。

  2007年11月,廖丹通过路边刻假章的“小广告”,找人刻了北京医院的收费章,自己在收费单上盖上“章”,然后将收费单交到透析科。

  “第一次,我真怕,担心被发现。没想到护士瞅了一下就收起来了。”蒙混过关的廖丹,随后一次次“悬着心”去伪造收费单。

  尽管屡试不爽,但这种害怕东窗事发的紧张和恐惧从未间断,廖丹说,“四年中,只要家附近来个巡逻车,都要紧张地往外看看,担心是不是要来抓我了”。

  去年9月,北京医院升级收费系统,透析科室负责人发现,杜金领一直在透析治疗,但收费系统里却缺少51次缴费记录,而患者交来的49张收费单均系伪造,涉及费用17万余元。

  今年2月22日,廖丹被刑拘;3月8日,廖丹被取保候审。7月11日开庭,按照诈骗金额廖丹可处以3年到10年有期徒刑,因为案件特殊性,法院并未当庭宣判。

  当记者问到,情与法哪个更重要时,廖丹称,“当然是法律重要,毕竟我犯了法,但是没办法,总不能看着她死”。

  退还全部赃款

  “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她有病了,我就不能不管”

  得知自己的事情被称为“最凄美北京爱情故事”,廖丹有些尴尬地笑了,“说什么爱情,我属猪她属牛,平时开玩笑都是臭猪回来了,大牛挺好的……什么亲爱的呀,我们说不出来。”

  提起十几年的婚姻,廖丹似乎说不出什么。“没有送过她一次鲜花,没有一件礼物,什么是爱情我不懂,我就知道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她有病了,我就不能不管”。

  恋爱时没有花前月下,婚后没有甜言蜜语,但在杜金领患尿毒症严重到无法下床的时候,廖丹却天天把饭端到床头,里里外外没有一句怨言,“说啥爱情,就是家里这点事”。

  杜金领告诉记者,“他是不帅,第一次见面时候甚至觉得这个人怎么看着这么凶,但接触之后发现他心眼儿好,生病这么多年下来,发现没嫁错人”。

  大家都知道杜金领患有尿毒症,却无人知道廖丹的糖尿病也已经很严重。

  “能从朋友那拿点儿药就吃点儿,没有就扛着,自己偶尔手里有几块钱了,就买几个药片”,谈到自己的糖尿病,廖丹显得格外轻描淡写。事实上,脚踝处溃烂的皮肤已经显示,他的病情并不像他描述的那么无关紧要。

  当记者问廖丹梦想是什么时,他说,“就希望未来能够和妻子儿子好好地呆着吧,过普普通通的生活”。

  廖丹案件披露后,不少好心人解囊相助。13日下午,在医院给妻子做透析时,廖丹收到爱心人士送来的3.5万元现金后,即转手拿到法院退赃。截至记者发稿,新浪微公益收到的累计捐款也已超过20万,社会各界已向廖丹捐款合计逾40万元。珠海市政协常委陈利浩汇款17.2万元,希望廖丹用于退还骗得的案款。昨日,廖丹即用这笔钱向法院退款,走出法院后,他当即通过电话向陈利浩表示了感谢。

  日前,廖丹已经授权爱心人士为他的妻子募集治疗善款,总金额50万元。授权由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全程执行这笔款项并与医院直接对接,确保各项捐款信息、治疗凭据等公开透明,费用将只用于其妻子的治疗,专款专用,接受公众监管。

  医保覆盖窘境凸显

  ▶新闻延伸

  走投无路的廖丹也想过求助医保。但此时的医保对于他来说,就像一根浮在水面的稻草,拉不住、靠不得。

  早在2010年,人社部便曾明确,“对自愿选择参加城镇居民医保的灵活就业人员和农民工,各地不得以户籍等原因设置参保障碍”,可在北京,廖丹妻子仍因“不是北京户口,不能享受北京市民医保待遇”。廖丹想过让妻子回河北老家报销医疗费,但“太麻烦了,妻子的身体也经不起来回折腾”,如果一次不能办妥,每次来回的路费也负担不起。

  南方日报记者查阅人社部《2011年度统计公报》发现,类似廖丹妻子这样在户籍夹缝中被城市医保遗漏的外来人员、农民工是一个相当庞大的群体。

  公报显示,“2011年全国农民工总量25278万人”,但“参加医疗保险的农民工人数为4641万人”。这也就是说,在城镇参加医保的农民工实际不足1/5。

  “除了城镇医保,农民工在农村原籍可参加新农合医保,但囿于新农合医保的地域分割、不能互认、统筹层次低下以及报销水平不高等体制障碍,对于长期生活在城市的外来工来说,这样的医保显然不可能起到多少事实上的救济作用”,业界人士指出,廖丹妻子的遭遇,便是对此的鲜活诠释。

  “廖丹家庭悲剧的背后,凸显当前医保覆盖窘境”。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顾昕称,随着流动性人口的膨胀,“外地人”医保关系迁入备受期待,然而医保关系转移支付却难以推行,问题的关键在于资金的分成。

  顾昕建议,从长远来讲,提升基层医疗资源,用中央财政进行医保全国统筹以方便民众异地就医,让医保“漫游”起来方为解决杜金领们问题的根本之道。

  此外,我国的医疗保险条例第二条规定的有权参加基本医疗保险的人中,提到了在职员工,也提到了离退休人员,唯独没有那些“无业者”,而廖丹的妻子恰巧属于这样一个制度的盲区,他的求诉无门也变得不那么奇怪。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律援助与保护中心韩桂君对南方日报记者表示,这是当初我国制定这个条例时存在的一个考虑不周到的情况,现行的医保制度确实无法全面覆盖所有人,我们急需建立一个全民医疗保险机制。

  廖丹的事情在法律界引发了一场情与法的探讨,“此案并没有法定从轻或减轻处罚的情节,但法院在宣判过程中,将会考虑廖丹家的实际情况,结果目前还在合议中”,有法律界人士向记者解释。

  按照廖丹的诈骗金额,及检方建议3-10年的量刑看,该人士分析,如果廖丹获刑3年,就有希望同时获缓刑,这样就能在监外服刑,继续照顾妻儿;但若判刑在3年以上,廖丹就必须被收监服刑。

  有评论员文章指出,于法理、公义而言,廖丹私刻医院公章骗取医疗费,当然涉嫌犯罪。但于情理、私德而言,身为下岗工人的廖丹,对长期身患重病的妻子,竭尽所能地治疗,不仅“花光了家中所有积蓄”,而且自己患病“从不去看医生”,最终在“被逼得没办法”的情况下铤而走险的经历,也让人唏嘘。

  法律之上还有人性。可以设想,假如廖丹不骗取医药费,他的妻子可能已经病死。这相当于说,廖丹以犯罪的方式挽救了一条人命,对此,检方、法庭该如何厘清其中的善与恶?廖丹当然应受法律制裁,但若被判实刑,他的妻子、孩子谁来照顾?当一个公民不忍坐视另一个公民因无钱而放弃治疗直至等死时,能不能说他也是在挽救社会的脸面? (刘晓静 顾 益)

【编辑:姚培硕】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