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上一页 中国每年8至12万只水鸟遭猎杀 近七成死于毒杀(2)

2012年11月21日 04:09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参与互动(0)

  10年内勺嘴鹬可能消失

  此次东方白鹳遇害的渤海之滨,是候鸟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路线上的重要节点。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今年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对东亚和东南亚潮间带栖息地特别是黄海、渤海地区的状况作了分析。报告显示,这条迁飞路线上水鸟物种总数是155种,至少33种是全球受威胁的或近危的物种。

  报告评估了路线上388块有水鸟的海岸地块。在这些地方观察到的水鸟数量,每年下降5%-9%,是“地球上任何一个生态系统所罕见的”。

  下降最快的是目前已经极度濒危的勺嘴鹬,以年均26%的速度消失。据预测,它将在10年内灭绝。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认为,整个迁飞路线的海滩及邻近地区都存在捡蛋、毒杀等人类行为,但栖息地的消失可能是最大威胁。过去50年,中国海岸湿地消失了51%,日本消失了40%,韩国消失了60%,新加坡消失了70%以上。

  北京师范大学鸟类学专业硕士、赴大港参加东方白鹳救助行动的志愿者雷维蟠就此指出,比防盗猎更重要的,是“保卫每一处迁徙中停地的存续和质量”。

  他主张对重要的候鸟中停地——如大港湿地,进行抢救性保护。他说,我国前辈学者抢救性地倡议划出了一批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起了很大作用。但当年没有考虑到候鸟迁徙路线,这是现在迫切需要做的。

  湖南猎鸟事件后,10月底,30多个爱鸟机构联名发出公开信,呼吁建立候鸟迁徙廊道自然保护地管理机制,为候鸟的生命通道保驾护航。

  他们认为,我国在候鸟繁殖地、越冬地设有自然保护区,但对迁徙廊道的重视程度则远远落后,希望打破地域界限,建立候鸟迁徙廊道的自然保护区。

  “这是一条重要的候鸟生命线,却布满了鬼门关。”公开信说。

  不少地方对野生动物调查工作“不闻不问”

  有时,看似“绿色”的人类行为也会对候鸟产生伤害。国际自然保护联盟认为,风力发电设备紧邻鸟类栖息地,就会构成威胁。

  不少鸟类爱好者见过野鸟撞击风车后的惨烈死亡。猛禽康复师张率说,很多海雕、秃鹫直接被腰斩。在日本,一个解决之道是为叶片涂上警戒色。

  而人类猎鸟的陋习,还很难找到解决之道。每到候鸟迁徙季节,候鸟遇害事件此起彼伏。上月底,多起猎鸟事件后,国家林业局紧急召开了电视电话会议。

  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印红表示,近期发生的多起大规模猎杀、滥食候鸟等案件,情节之严重、行为之恶劣,令人极为震惊。这损害了野生动物保护和生态建设成果,也给国家声誉造成了极为负面的影响。

  印红说,候鸟等野生动物保护在不少地方仍处于“十分薄弱的状况”,希望各级林业主管部门像对待植树造林、森林防火工作一样加强这一职责。

  她批评说,国家林业局1995~2003年全国陆生野生动物资源调查时,就要求各地掌握本区域野生动物基本情况,2009~2011年又连续3年提出要求,仍有不少地方对这项工作“不闻不问”,其结果就是不知本地有哪些区域、通道、环节需要加强保护,相应的保护管理措施也就无法落到实处。

  她点明的另一个问题是基层保护管理体系不健全,没有组建巡护看守队伍,不能及时发现、制止、打击违法行为。“只是在媒体舆论曝光后才被动采取措施,但已无法挽回造成的资源破坏。”

  印红说,在力量有限的情况下,要特别重视依靠群众,提高全民保护意识,这将“达到我们自身力量难以达到的深度和广度”。

  国家林业局监督检查组已赴各地督查,直至2013年春季候鸟迁飞结束为止。

  搜救东方白鹳的志愿者康大虎关心的是,尽早建立中国的野生动物救援体系。他说,每当此类事件发生,“我们动物保护的短板就出现了”,无论政府还是民间都缺乏专业的应对体系和人员储备。

  他认为,这次事件中政府部门和志愿者的反应很快,而且通力合作。若非如此,损失更大。

  南开大学博士生莫训强说,回顾东方白鹳救助过程,很多方面的正能量起了作用:政府的全力支持和配合、志愿者和公众的广泛关注和参与、专家团队的专业指导、媒体的正向引导和呼吁。天津环保人士赵亮也认为,这堪称“美丽中国”的大港版本,其中包含了民间生态意识的觉醒,包含了各种力量的良性互动。

  令他们痛心的是,这次在大港打捞了20只被毒死的东方白鹳以及大量的其他鸟尸。

  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投毒者将受处罚。一个可供参考的判例是,2000年,吉林两名农民毒杀了16只东方白鹳、6只野鸭和两只苍鹭,被判有期徒刑12年。

  另一个问题不容忽视,颁布于1988年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有待修订。

  雷维蟠对记者举例说,极濒危的勺嘴鹬没入名录。名录颁布时,白鹳被列入一级保护动物名录,东方白鹳当时被认为是白鹳的一种,如今却被公认只是近亲。

  无论国家是否“一级保护”,东方白鹳的珍稀都是名副其实。它的全球数量据估计在2500只以下,且仍在减少,极小的伤亡对整个物种也是重创。

  中国科学院大学鸟类生态学研究生朱磊痛心地说,在天津发生的事件,几乎造成1%的东方白鹳丧生。

  这些羽毛黑白分明的大鸟原本只是过客。像往年一样,它们历经千万里飞行,在这里歇脚,准备下一次起飞,却陷在寒冷的沼泽深处。搜救者不难判断它们死前的痛苦:有的嘴里含着毒鱼,有的嘴角流出液体,有的张着翅膀,保持着飞的姿势。 本报记者 张国

【编辑:邓永胜】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