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袁厉害因收养弃婴与丈夫分居15年 儿子难娶媳妇 查看下一页

2013年01月14日 07:13 来源:央视《面对面》 参与互动(0)

  央视《面对面》2012年1月13日播出节目《袁厉害:收养之痛》,以下为节目实录:

  【演播室】

  大家好,欢迎收看《面对面》。今天是1月13日,距离河南兰考那场举国关注的火灾已经过去了九天的时间。在这九天当中,每一天,我们都能在媒体和网络上看到关于这起事件的连续的报道,七个孩子的生命的离去和这个叫袁厉害的女人,牵动了太多人的心,而这场火灾所带来的影响还远远没有结束。就在本周,我们来到了事发地河南兰考。

  【火灾现场记者串场】

  这里就是火灾事故发生的现场,在院子里我们现在能看到还有很多烧焦的瓦砾和木头,也能想象出当时在火灾发生时候惨烈的情景。由于火灾的原因现在已经查明,所以现在现场已经可以允许我们进入,并且开始进行这样的一个清理。袁厉害就是和孩子们在这里,过去十几个收养的孩子都是在这里生活着。但是,随着1月4号这场火灾的发生,这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解说1】

  火灾发生后的第二天,一直患有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的袁厉害经受不住突然而来的打击住进了医院。1月10日,我们在兰考县人民医院的病房内见到了她。

  【记者敲门进入病房】

  记者:您好,您当时去哪了?

  袁厉害:连送孩子上学,这个嫂子经常给我帮忙,我能不给她帮个忙,她叫我去给她安个水管,安水管我说我从这边过了,我说我到土地局找个人,到土地局也没说了话也没去安了水管,到土地局门口,到土地局瞅瞅,因为我有个地边(界)的事,我闺女都给我打电话,快点,咱家着火了,吓得我当时都发毛了,都往家跑。

  记者:你到家的时候,火着的已经很大了吗?

  袁厉害:都着大了,先着的大厅。

  【解说2】

  事后根据警方的火灾调查报告显示,大火是家里边袁厉害收养小孩子在客厅玩火发意外所致。因为袁厉害的婆婆去世,那一天原本可以帮忙照看孩子的家人都回了外地的老家。当时一共有八个收养的孩子在家,其中最大的约有20岁,患有小儿麻痹症行走迟缓。早上袁厉害出门后,照料其他幼小或者残疾的弟弟妹妹的任务就落在了他的身上,让袁厉害怎么也没想到的是,灾难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记者:那你到现场之后呢?

  袁厉害:到现场之后就上里头抓小孩。

  记者:你进去了吗?

  袁厉害:进去了,进到门口了。

  记者:当时火已经很大了,你还往里头进?

  袁厉害:还往里头进,进去还救出来俩,这不救出来,都救出来了,我往里进,俺闺女女婿,披个棉被蘸点水往里进,拉着先拉着小十,小十(正)在厨房,小十已经跑出来了。那(剩下的)都没跑出来。后来消防车去了,消防队员抬出来我的五孩,一抬出来五孩,我说不中了,眼都黑了,后来,又抬出扎根他俩,都呛的了,那脸上都没烧,都呛的了,大烟。

  【解说3】

  严重烧伤的袁小十被当地政府送到了开封市第二人民医院进行救治。

  【记者来到医院探望唯一幸存者袁小十】

  【字幕】

  1月10日上午9:30

  开封市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病房

  记者:是在哪个房间呢?

  医生:在这里。

  记者:这个,隔离病房。

  医生:对,是隔离病房。

  记者:孩子现在有意识吗?

  医生:现在还不行。

  记者:还没有。

  医生:昨天我们试着脱呼吸机的时候,就把这个镇静剂给他停下来了,停下来以后,孩子他有一些,就是有一些动作,比如说他张嘴,有张嘴有想,好像是想要吃东西的那种动作,但是跟他交流就是说现在还看不到迹象,所以目前神志还没有完全恢复,实际上是一个浅昏迷的状态。

  【病房前记者串场】

  袁小十是这次整个火灾事故中唯一的一个幸存的孩子,现在还在接受着紧张的治疗,我们也希望这个孩子能够在精心的护理之下,早日康复。

  【解说4】

  今年十岁的袁小十脑瘫残疾,刚出生就遭父母遗弃,后被袁厉害捡回家收养。

  今年46岁的袁厉害原名袁凤英,长辈们寄望她长大之后不受委屈,因此帮她改了这个名字。她的收养历程是从27年前开始的,那时候,她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卖东西。

  记者:第一个孩子是怎么收养的?

  袁厉害:第一个是在医院门口弄个纸箱子在那儿搁着。那(孩子)声音小,哭哭哭哭,没人要,我扒扒,我一看是个病孩,我就抱(他)回家,灌他点水,我又叫医生检查检查,守着医院呢,叫他检查检查,一听,肺炎,包点药,输点水,慢慢慢慢好点了,就这样,这个小孩。

  记者:你那时候有孩子吗?

  袁厉害:我都(有)两个孩子。

  记者:当时领回家的时候,家人怎么跟你讲?

  袁厉害:都说你拾他干嘛,咱家没有小孩啊,我说这个不是咱家的孩,我拾个,叫他作作伴儿。

  记者:这个孩子,你捡回家之后,完全还有其他的方式,好比说交给福利院,和政府联系,有过这种方式的联系吗?

  袁厉害:农村妇女不懂,不懂。

  【解说5】

  其实,不只是袁厉害不懂,像兰考这样的国家级贫困县,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当地政府对弃婴的收养救助几乎是空白。在这样的背景下,1986年袁厉害收养了第一个弃婴,她给这个孩子取名叫海洋。从此之后,袁厉害收养的弃婴越来越多。根据袁厉害的回忆,27年里她收养的孩子不下100个,大多是有病或者残疾,有些身体太弱的就没有养活,至于具体的数字,因为袁厉害没有记录也就无据可查。

  记者:收养最多的时候,有多少个孩子家里面?

  袁厉害:残疾儿童,一床上搁过10个。

  记者:一个床上放了10个孩子?

  袁厉害:横着搁,搁过10个,还搁过五六个,那网上你都能看到,说我命如垃圾,那个东西不好,天热,那个破床,那个花园。

  袁厉害:那个花园。

  记者:你说的花园指的是?

  袁厉害:两间破房我住着。

  记者:为称它为花园呢?

  袁厉害:那边有一个卖花的,就称它为花园,一说花园人家乱笑,还乱笑。

  记者:笑什么呢?

  袁厉害:我住那个房孬,住的那个地方叫花园人家乱笑。

  【解说6】

  所谓的“花园”其实只搭在医院门口的两间窝棚,因为收养的弃婴太多了,家里住不下,袁厉害就把这里当作孩子们的一个临时住处。加上自己亲生的两男一女三个孩子,本来拮据的生活,负担越来越重。

  记者:但是那么多孩子,你一个人的力量。

  袁厉害:达不到,达不到,这么多孩子,我的力量达不到,我的邻居也帮我,我妈妈也帮我,亲戚也帮我带养,我蛮干,我在门口做生意,挣钱。我生了小孩,我把我亲生儿子送到河北老家,我婆子叫她养活住。

  因为啥,她是她亲生奶奶,我都不敢叫她带捡到的孩子,我叫她带亲生的,我带这个拾的。

  记者:舍得吗?

  袁厉害:给做一身衣裳,我给他送回老家。

  袁厉害:俺家人都埋怨我,还怨我收养这些小孩,我妈也没文化,农村妇女,她骂我,我说妈你还骂我,你还不叫我收养,你从小没有娘。骂完她,还是该咋样咋样。她也是好心,俺妈。

  记者:家里人反对的多。

  袁厉害:都是反对,反对最后他(们)也挡不住。我儿子,这个儿子跟我吵,说你收养这些小孩,我连个媳妇都寻不上,这是我亲生儿子。

  【解说7】

  大儿子杜鹏一直待在母亲身边,在他的记忆中,童年就是在一群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奇形怪状”的孩子们中间长大的。

  杜鹏:当时小的时候很不了解我妈。

  记者:当时怎么想的这么多孩子都领到家里?

  杜鹏:这些孩子到家里,她出门在外,兜里有些糖果,一回来就先发给那些她拾的小孩。

  记者:那你呢?

  杜鹏:我和我姐姐看见,就跟我妈说,我们才是你亲生的。

  记者:那时候有没有好比说劝过妈妈说别再收养那些孩子了?

  杜鹏:劝过。

  记者:那她怎么回应?

  杜鹏:但在我10多岁的一次经历,我和我妈妈,就是九几年,从医院门口往外走的时候,也就是4点多5点左右,当时天已经有些黑,当时下着大雪,路边就有一个弃婴,我妈妈当时看见,一把手抱起来掂着奶瓶救回家,当时我就傻了。如果我不要妈妈拾这个弃婴,他在大雪中就会冻死,从那以后我开始理解我妈妈,和她一起照顾这些弃婴弟弟妹妹。

  记者:你把他们称之为弟弟妹妹?

  杜鹏:对。

  【解说8】

  如今已经成家有了孩子的杜鹏,主动替母亲分担起照顾这个特殊的家庭重担。大儿子的理解和支持让袁厉害感到欣慰,不过让也有一些让她耿耿于怀的。

  袁厉害:我那个小孩他爸,我成天拾(小孩),他不满意,后来俺俩吵架,分居,去离婚。

  记者:因为养孩子这个事,收养这个孩子这个事。

  袁厉害:是,分居15年。

  记者:当时他反对的时候,你自己心里没想想吗。

  袁厉害:我也没法。

  记者:怎么会没有办法呢?

  袁厉害:我解决,我去找民政局,找县民政局。

  【解说9】

  最初是因为喜欢孩子,想让那些弃婴有个活命,可是随着收养的弃婴越来越多,孩子的生活花费等各方面已经超越了她的实际能力时,袁厉害发现自己陷入了一种困境,她开始想办法去解决,1993年的一天,她先去了兰考县民政局。

  袁厉害:我说你给我开个条。他要条,他叫我开个条,

  记者:开什么?

  袁厉害:开个证明。

  记者:证明。

  袁厉害:他叫我开证明,我去了,有一个老头说,你开证明,开啥证明,你拾他弄啥啊,有个老头,咱记不住了现在。

  记者:当时不开证明的原因是什么呢,他怎么跟你解释呢?

  袁厉害:他跟你解释啥呢,都不搭理你。

  【解说10】

  1992年,我国的《收养法》已经颁布,但是在对弃婴、孤儿的救助工作却远远滞后。当时,兰考县没有任何可以救助收养弃婴和孤儿机构和部门。即使是作为整个开封地区可以收养弃婴和孤儿的机构,开封市社会福利院也因为受管辖范围所限,一度不接收兰考县的孤儿。

  袁厉害:1993年我去福利院了,我当时抱的是脊椎裂,脊椎上有裂,有一个大疙瘩,抱两个,两个脊椎裂,一个豁子,都是找一个铺盖,包得规规矩矩的,一手揽着三个,我姑姑还拉着我,她抱着,我俩还抱着四个孩子。抱着,再多俺都养不了了,咱的条件有限,人家叫我送福利院,我去了,有一个男同志在那儿,我说福利院小孩要不要。

  袁厉害:他说俺的院长下班了,我说明个星期六,又没人要了。我说那个小孩,你找找,你的院长找找,他要就要,不要我还抱走,反正我知道放那儿,他肯定,我走了他抱走,我都放那儿,我跟那儿一放,我叫他去找院长,我催他,我说你去找院长,你找找,他一往那儿去,我搁,我一搁,我都跑,我姑姑说走走,还拉着我跑。那三个孩子撇那儿了,撇那儿了,带着一个孩子回家了。咱家还有呢,再带家孩子养活不了,咱想着公家照顾着,不比咱强,对不对,给他搁那儿了。

  【解说11】

  实际上,像袁厉害这样的民间收养者想把弃婴转送到福利部门的渠道当时是不畅通的。后来她收养弃婴的故事经过媒体的报道,为更多人所熟知,有人干脆把婴儿直接丢到了她的家门口。

  袁厉害:很多人都知道,观众往家送,我也不想要,我说你别往家送,人家说,袁大姐你好心好心,都走,最后搁到门口。哇哇哇,我说这不是我这屋里的小孩我听着,我一开门在外面了,天都快亮了,我抱过来,你反正没有人了。

  记者:但是那么多孩子放到您面前,您不为难吗?

  袁厉害:我咋不为难呢?我心可累。

  记者:那你学过拒绝吗?

  袁厉害:有一回那个小孩叫我,我说我不要,不要,那个小孩在医院保卫科上班的,厉害姐这,厉害姐那,缠着我又搁我那儿了,拒绝也拒绝不了。

  【解说12】

  慢慢地,袁厉害带着一批身体有残疾,或者是白化病的儿童走在路上,成为兰考县城的一道独特的场景,媒体把袁厉害和她的这些孩子们称为“弃婴王国”,目前我们只能通过火灾之前一些媒体的影像资料来感受这个王国中到底是怎样的氛围。

  记者:那么多孩子在一起,彼此没有血缘关系就那么生活在一起啊?

  袁厉害:有血缘关系没血缘关系,你看啊,孩子感情,就是不分这那,就是就差没生他,经常养活,你看她生罢走了她不显(感情)了,养活的人可显(感情),你说是不是。

  记者:其实有时候养孩子特别烦,没耐性。

  袁厉害:我都说不养了,不养了,不当家,看着他,不当家,我又恨。

  记者:为什么说又恨?

  袁厉害:恨的穿一个袄,穿一个什么,冻得哆嗦,自己找的,过了那一会又不当家了。我因为是从一生下来小婴儿都撂到我那门口,白妮就这么大,我一点点地喂,我找奶瓶,往嘴里挤,找小勺,往里喂。

  记者:你平时怎么和这些孩子交流啊?你看有的孩子是一些聋哑的孩子,还一些弱智的孩子。

  袁厉害:我都说叫妈妈,我也不识字,人家都是说一句,普通话说的,我说妈妈,我就是说该走的时候都教给他,你叫什么,你要说跟你叔叔再见,他就给你打招呼了,就这样再见了。

  记者:全是你教的?

  袁厉害:这是啥意思,打手势吧算。

  记者:再见的意思。

  袁厉害:再见,对的。三毛(哑巴)可招人喜欢。他写个字回来,叫我看,写得可好,我说好好好,就这。

  【解说13】

  与孩子们在一起时的其乐融融,给袁厉害带来了无限的温暖,她说到,每逢这个时候,过去27年来所经受的苦难和委屈总能烟消云散。

  记者:县民政部门当时没有来问过你这个事吗?

  袁厉害:县民政部门,我去找过他。我没什么吃,他说妹你写个申请,你写个申请我给你签个字,给我150块钱。

  记者:他后来这个事办了吗?

  袁厉害:办了,后来六一儿童节给我拿两袋面,给我拿点奶粉,两袋面,奶粉,被子,给个钱,反正几百块钱。

  记者:那他们有没有劝过您,把孩子们送到一些民政机构去收养?

  袁厉害:我给你说,这个杨局长说,他叫我妹妹,那个局长他说,妹,把这个孩子送走吧。

  记者:送到民政机构你也舍不得是吗?

  袁厉害:你从小养活着来,她不舍得了,放不下,就跟人家有个小孩,我给你抱走,你过不过啊,你亲生的抱走不给,不亲生的你养活个狗,好看了,你也不给我。

  【解说14】

  根据媒体在2011年9月份对袁厉害的采访,除了已经长大工作结婚的,她身边还有39个收养的孩子和她一块生活,因为收养的孩子过多,家里的生活条件更加紧张。虽然情感上不舍得,但是在当地民政部门的劝说下,2011年袁厉害一次将收养的五个孩子送到了开封市社会福利院。然而,也就是在一切都往好的方面发展的时候,1月4日的这场大火却彻底改变了袁厉害和她的“弃婴王国”的命运。

  袁厉害:我自己我认为说,坏良心了,我活到世上,我糟践了弄到这一步,我都坏良心了,因为啥把这小孩都烧死了,没有管理好就坏良心了。

  【解说15】

  大火之后,袁厉害除了要面对失去孩子的伤痛,一片质疑之声也随之而来,在火灾后的官方新闻发布会上,她一度因为没有合法手续被认定为非法收养。

【编辑:姚培硕】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