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多地公交纵火嫌犯:处社会底层 不敢面对生活波折

S China bus explosion suspect blames gambling debts

The suspect in Tuesday's bus explosion in south China's Guangzhou city has confessed that he set the vehicle on fire in anger after gambling losses, local police said Wednesday.

more>>

2014年07月17日 05:29 来源:成都商报 参与互动(0)

    广州警方7月16日下午对外通报称,15日晚发生在广州海珠区的公交车纵火案件告破,16日上午11时47分抓获犯罪嫌疑人欧某生(男,25岁,湖南省衡南县人)。欧某生亦供述纵火事实。图为在案发地墩和公交车站,市民献花向遇难者表示哀悼。中新社发 柯小军 摄  


 

视频:广州公交纵火案嫌犯动机曝光 市民谴责纵火犯罪行为 来源:中国新闻网

  前晚发生的广州公交车纵火案,再次引发了社会对公交车安全问题的关注。公安部昨日表示,要严打严防地铁公交暴力犯罪。虽然此案的犯罪嫌疑人已经归案,而就在这起案件发生的10天前,杭州一辆载有80余人的7路公交车在行驶时,突然起火燃烧。警方确认系人为纵火,嫌疑人包来旭有厌世情绪,曾向他人流露过要效仿制造恶性事件扬名的念头。

  回顾近年来发生的多起公交车纵火案,作案者的人生经历虽然不同,人生轨迹也难寻交叉点,但他们的经历和作案动机,又或多或少有一些重合之处。他们多因自己的生活、工作不顺,或身患疾病,对有的事件不满而迁怒他人,报复社会,从而将罪恶的双手伸向了无辜的群众。

  2014年7月11日

  长沙公交起火

  犯罪嫌疑人:陈某森,男,30岁,广西桂平人

  动机:自称因未找到工作且仅剩几十元钱,于是产生了“搞点事然后去坐牢蹭饭”的念头

  2014年7月5日

  杭州公交起火

  犯罪嫌疑人:包来旭,男,1980年出生,甘肃人

  动机:警方通报称其性格孤僻内向,有厌世情绪,曾向他人流露过要效仿制造恶性事件扬名的念头

  2014年2月27日

  贵阳公交起火

  犯罪嫌疑人:苏某

  动机:自称因怀疑妻子有婚外情而心理失衡、迁怒社会,携带汽油在公交车上点燃

  2013年6月7日

  厦门公交起火

  犯罪嫌疑人:陈水总,男,厦门人,生于上世纪50年代

  动机:警方表示陈水总因自感生活不如意,悲观厌世,而泄愤纵火

  包来旭,80后,甘肃人。在作案前半个月,他刚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并说要“好好干”,让老板放心。可第二天就不辞而别。包来旭一直独居,没人知道这半个月他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当工友们再注意到他时,他已经成了“杭州公交纵火案”的制造者。

  日前,成都商报记者通过实地采访,试图还原包来旭的生活轨迹,或许从他的身上,能找到这群“伤及无辜”的人的某些相似之处。

  他的人生

  被肺结核改变

  “说走就走,然后再也见不到人”是两位雇主对包来旭相同的印象。但浙江义乌佳辰纸业老板金英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在6月18日还拍着胸脯说“要好好干”的员工,1天后就不辞而别,再有他的消息时,竟成了一名犯罪嫌疑人。

  从老家甘肃出来打工6年,包来旭都是在不同的纸厂当工人。他只是工厂里的“小人物”,负责在仓库切割纸张,然后用叉车装卸,但最长的一份工作他也只干了1年。

  看到杭州公交的新闻,杨远富觉得嫌疑人的照片很像包来旭,还在和身边人开玩笑。可当所有人都说是包来旭时,他们惊呆了。去年10月,包来旭因为肺结核发作,离开了杨远富的义乌祥捷纸业,这也是他人生的一大转折。如果不是肺结核发作,他本打算在这干下去,每个月至少可以拿到3800元,老板和工友待他也不错。

  去年9月,包来旭感到“自己在发高烧”,在工厂旁边的小诊所打了四五天针,仍不见好转。在义乌市一家大型医院治疗后,他向杨远富请假说,“肺部有问题”,要去杭州的大医院看病,但并未告诉杨远富原因。

  事后杨远富回忆,包来旭知道自己五六年前就患有肺结核,只是一直未对外说。当时包来旭可能已经意识到肺结核复发,因此才去杭州看病。

  在杭州,包来旭在电话中将病情告知杨远富。两天后,包来旭回到义乌的工厂宿舍,虽没有人主动提及,包来旭还是迫不及待地告诉同住一间房的5名工友:“我的是阴性的,没有传染性,大家放心。”他还翻出一堆检查的单子,极力想证明自己不具传染性。

  据在场人回忆,当时有些尴尬,既没有人反对包来旭的说法,也没有人赞同。一位工人说,听说他有这个病,不管有没有传染性,大家心里还是有些介意。杨远富也承认,这样的工人他也不愿意要。

  第二天,包来旭就离开了祥捷纸业。杨远富说,是包来旭主动提出离职的。杨未做挽留。

  辞职时,包来旭告诉杨远富,“如果没有这个病,我会继续在这干下去”。临走时,杨远富把包来旭治病的20多天也算在内,给他发了工资,然后又多给了一两千块钱,包来旭带着5000元离开了。包来旭离开时并未和其他人打招呼,此后,杨远富和包来旭再无联系。

  因病引起的人生转折,同样发生在2005年8月发生的福州公交爆炸案作案者黄茂银身上。42岁的黄茂银遭遇了一些挫折,一直想在村民中证明自己,可当被确诊为肺癌,被宣布即将死亡后,他彻底绝望了。他说,自己不抽烟,为什么还得了肺癌?他称,要报复将肺癌传染给他的人,可他又找不到报复的对象。

  社会底层的

  “聪明人”

  杨远富算得上是和包来旭接触最多的人。他是义乌祥捷纸业的老板,2012年9月到2013年10月,包来旭在他的工厂工作1年,与他和几个工友同吃同住。即使这样,杨远富也很难回忆起包来旭的个人情况。

  在祥捷纸业的工厂,成都商报记者看到,两名赤膊的工人,在纸张切割机前不断重复着相同的工作。这个工厂并不大,约有三四百平方米,夏天显得格外闷热,切割纸张,开铲车运纸都由他们完成。

  包来旭在工厂时,厂里一共6个人,租了一套房子,他们在一起吃住。工友们说,他们的工作是单调、重复、枯燥、简单的。虽然生活在一起,但个人生活时间有限,也很难有人去关心他人的私生活。

  包来旭在宿舍吃最后一顿饭前,一名做饭的工人问杨远富,是否需要给包来旭单独准备碗筷。杨远富说,大家在一起吃了那么多天,没必要在这一顿分碗筷。为了照顾包来旭的感受,6名工友一起吃了最后一顿饭。

  在义乌这个外来人口众多的地方,包来旭只是普通打工者之一。包来旭的工资比其他人要高点,工友们说,他很节俭,不抽烟不喝酒,几乎没有花钱的地方。包来旭唯一的爱好是打麻将,但打得也都很小,只是娱乐。

  杨远富说,他以为包来旭要养活家里的老婆孩子,一个人挣钱4个人花,生活不容易。但现在看来,情况并不是这样。

  在厂里工作时,杨远富问包来旭未来有什么打算,包来旭并未回答。杨远富告诉他:“凭你的聪明,去学个驾照,挣点钱买个车,以后在老家每个月能挣个大几千。”包来旭接受了这一建议。

  包来旭曾是这里的骨干,杨远富评价起包来旭的工作,仍赞不绝口,“这个人还是很好用的,聪明、能干,几乎无可挑剔”。包来旭进厂第二个月就转正,工资从2800元升到3000元,不到半年时间,他的月工资已经有3800元,还有一些补助,到了年底还有奖金。仓库里的事情几乎不需要杨远富操心。

  2013年,厂里组织免费旅游,一般工作3年以上员工才可享受。包来旭由于工作出色,破格享受了这次待遇。

  近几年,发生的数起公交车纵火案的嫌犯,多数也像包来旭一样,处于社会的底层。去年厦门发生BRT公交车纵火案,导致40余人死亡,嫌疑人陈水总一家3口挤在不到30平方米的两居室蜗居了30年,陈家破旧泛黑,是社区中唯一没有装铝合金窗户的。陈水总也一直没有固定工作,以摆摊卖糍粑为生。

  像包来旭一样被别人称为“聪明”的还有黄茂银,“不管什么东西他摸一下子就学会了,所以他特别骄傲和自负”。他当过木工,由于家里穷,只能受雇于人。他告诉村民,自己有一天要到大城市“干大事”。

  有些孤僻

  不愿与人交流

  包来旭的性格有些孤僻,不愿主动与人交流,他从不愿提及家里的情况,也没人见过他给家里打过电话。有人问起来,他会回答一两句。他告诉杨远富,自己已经结婚,还有两个小孩。但他又对其他工友说,自己没有结婚。杨远富曾建议包来旭把老婆孩子接到身边,“她在厂里帮着做饭,再打些临工,每个月也能赚一两千补贴家用,你的钱就可以存起来”。但包来旭以孩子太小为由,拒绝了杨远富的提议。

  义乌市永胜小区聚集了很多纸业加工企业,去年10月从祥捷纸业离开后,今年6月,他再次出现在永胜小区,去了离祥捷纸业不远的佳辰纸业应聘。

  包来旭也知道肺结核病不能干重体力活,从祥捷纸业离开后,他在义乌市香山路一间房内租住3个月,月租金600元。管理员说,他平时见人“面露笑容”,看不出有异常,但没见他和别人打过交道。

  今年3月底,包来旭还在义乌另一家纸行干了两个月。没人知道他出来工作是因经济困难,还是病好了。但他在端午节突然辞职,称“家里有事,暂时不能在这里干了”。

  在佳辰纸业的应聘过程并不让包来旭满意。佳辰纸业老板金英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一般员工工资在3200元到3500元,可包来旭要求的工资最少是3800元。

  金英问他:“那你要告诉我一个你比别人高的道理。”包来旭只是说,自己有经验,做事让人放心。金英并未答应包来旭的要求,双方不欢而散。过了几天,以前认识包来旭的一个姓白的老板向金英说,包来旭工作很让人放心。听到有人推荐,金英给包来旭发了条短信,提出月薪4000元,请包来旭来上班。但包来旭考虑到之前自己主动上门求职被拒,于是拒绝了她。又过了几天,金英打电话找到包来旭,给他说了一些好话,包来旭才答应到佳辰纸业看看。6月18日上午,包来旭来到佳辰纸业,中午和她以及工友们一起吃饭时,他才答应留下来。

  工友们说,包来旭性格内向,但脾气不大,也没和别人发生过矛盾。性格孤僻、内向,是人们对近年来发生的数起公交车纵火案嫌疑人的印象,但包来旭“不惹事”的性格,又与其他案犯有着鲜明的对比。

  谌海涛是2010年长沙机场大巴纵火案的嫌疑人,他帮人收过债,还常年靠租房等找茬索取巨额赔款为生,甚至连手机被误停,他都要找到电信公司,以“影响了一笔大生意”为由,索取赔款;陈水总也总爱和邻居吵架,他曾一天拨打9次110投诉邻居。邻居们说,他10次和人说话,9次在吵架。为了外出打工户口被写错年龄,以及低保的事情经常上访。

  不辞而别

  制造骇人事件

  为了迎接包来旭,金英专程派人开车,把包来旭的行李拿到了工厂宿舍。包来旭的行李只有一个箱子和一个包。她说,自己不知道他在外面还有没有家,感觉他在外打工五六年,只有这一点行李,还是和别人不一样。

  当天晚上,金英和七八个工友一起请包来旭吃晚饭,她还特意叫来了几位以前认识包来旭的老板作陪。据杨远富回忆,包来旭在他的工厂时几乎不喝酒。可仅半年多时间,当金英问他能不能喝酒时,包来旭主动说,“喝五六瓶啤酒没问题”。金英说,当时并不知道包来旭有病,只是感觉他喝酒很豪爽,他不主动与人喝酒,但只要工友和他喝酒,他都不拒绝,包来旭喝了10余瓶啤酒。

  饭桌上,包来旭喝酒后,反复告诉金英:“我不是偷懒的人,干活很好,你放心。”他还告诉推荐他的白老板:“不会给你丢脸的。”

  “很豪爽,有性格”是金英对包来旭的印象。她说,感觉包来旭很想把这个工作做好,她也很高兴。但由于认识时间短,她也没过多问包来旭家庭的情况。

  6月19日早上不到8点,他起床说要去工厂上班了。到工厂工作2个多小时后,包来旭突然告诉工友,说自己头痛,要回宿舍躺一会。工友们并未太在意。可这一别,金英和工友们就再也没见过包来旭,他手机关机,也未将宿舍的行李拿走。金英给包来旭发过几条短信,但没有人回,一直到6月30日,她发短信表示要报警后,收到了包来旭用一个归属地为山东的手机号发来的短信,他在短信里跟她道歉,说自己在青岛,可能不会再回来上班了。理由是他在山东的一个老乡出了事,他要赶过去帮忙。金英给这个手机号打电话,但同样是关机。

  7月3日,金英打通了包来旭的电话,包来旭只是说自己不干了,也没说什么时间到工厂宿舍拿自己的行李,就匆匆挂断电话。

  没人知道,包来旭为什么1天时间就离开了待遇丰厚的工厂。工友们再听到包来旭的消息,已经是案发之后。他们还在猜测,包来旭在杭州发生过什么,导致他制造了这起骇人听闻的惨剧。但思来想去,他们也没有结论。

  视角

  缺少爱,忘了爱

  近期,公交车纵火案件在各地接连发生,已成为城市生活的重大安全隐患。

  纵火犯的残暴让人愤慨,他们的犯罪动机,常被概括为“报复社会”,但梳理他们的人生经历却会发现,他们的故事平淡无奇,并没有特别大的波折。

  他们是生活中某种程度上的失败者。厦门纵火者陈水总人生中最后的困难是想办退养,其户口上显示出生于1954年,而他认为自己出生于1952年,他想早一点办退养。迟迟不能办退养,让他得出结论“60岁了,身体有病,对不起家人”的结论。而今年2月,发生在贵阳的纵火案,嫌疑人苏某,是怀疑妻子有婚外情,这是另外一种失败。

  他们不善于沟通。陈水总10次和邻居说话,有9次发展为吵架。但是在决定纵火后的几天,他反而非常平静。杭州纵火者包来旭一直独居,患有肺结核的他,本来很少喝酒,但是在纵火前的一段时间却经常豪饮。非常可惜的是,周围很少有人注意到他们的异常,更谈不上化解。

  他们有些沉默,他们有些软弱———尽管最后走上犯罪的残暴之路,但却都不敢面对生活中的波折。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处在社会的底层。一个现实是,30多年经济的高速发展,让大多数人受益,但也有一小部分人,生活被时代的车轮碾碎。他们的心理健康需要社会关注,但正因为深处社会的底层,却缺少条件、也缺乏心理健康的意识。

  他们,其实就在我们之中。公共交通安全,关乎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在提高安检加强防控措施的同时,共处同一个社会的你我,也许都有可以努力之处。“报复社会”虽然是一个很笼统的说法,但也指出了解决之道:只有社会让更多的人感到温暖,才会有更少的人铤而走险。

【编辑:官志雄】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