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合肥103岁老人或为南京大屠杀最年长幸存者(图)

2015年01月09日 15:45 来源:合肥晚报 参与互动(0)

○年轻时在南京的照片

○刘老现在耳朵听力不行

○老人身体大不如前,出门需要拐杖

  在长江东路七里站街道学苑社居委,居住着一位名叫刘子敬的百岁老人。1937年,他作为幸存者躲过了那场发生在南京城里的浩劫。记者联系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纪念馆方面称,记者可以将老人的资料发送到纪念馆,如果经过论证,老人符合幸存者身份条件,将为老人建立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档案。届时,老人将会成为在世的最年长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拍完这张照片不久,日本兵进城了

  在刘子敬老人的家中,至今珍藏着一张拍摄于南京大屠杀前夕的南京城的黑白照片。拿出这张已经泛黄的黑白照片,老人告诉记者,这张照片是1937年年中,在南京城内一家照相馆拍摄,站在年轻时的刘子敬旁边的是他的妻子,他们身边还有一个七八岁大的孩子,这是刘子敬最小的弟弟刘秉乾。老人回忆,“当时他对这张照片的拍摄年份记得很清楚,因为“拍完照片不到几个月,日本兵就进城了”。

  今年103岁的刘子敬老人老家位于河南,上世纪二十年代末,17岁的刘子敬为谋生计,他随家人徒步来到安徽芜湖,做了一名帮工。几年之后,他又辗转到上海、南京等其他大城市,继续做着帮工讨生活。1937年,25岁的刘子敬来到当时的民国首都南京,投靠已在南京立足的二弟。

  在南京城里,刘子敬见到了一家照相馆,他当时对于照相很是好奇,将积攒了多日的钱财,拉上妻子和同他们一同到南京的四弟刘秉乾,欢欢喜喜地来到照相馆拍了一张照片。

  “日本兵挨个检查手掌,有老茧的就拉走”

  在这张照片拍摄后不久的1937年12月,南京城被日军攻陷,正在南京帮工的刘子敬和家人未能逃出南京城。

  在南京城破后不久,刘子敬和不少南京城内的年轻男子,被日本兵聚集起来,日本兵要求这些年轻人伸出双手,挨个地看手掌心。“我当时根本不知道他们是在干什么。”刘子敬说,当时他心里很害怕,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很想逃走。但四周把守严密,只能听天由命。有些人被看过手掌之后,就被日本兵一脚踹倒在地,用绳子绑走。后来,他才知道,日本兵当时是在检查市民的手掌,如果有老茧的,就被当成混在市民中的中国士兵绑走。

  幸运的是,刘子敬的手上没有被发现老茧。躲过一劫的刘子敬,很快带着一家人进入了难民区。在拥挤不堪的难民区中,刘子敬和大批南京市民躲避在这里,每天靠着捡拾破烂为生,尽管如此,那张照片一直带在身边,没有丢掉。更为幸运的是,在那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中,照片上的所有人都安然无恙。

  几个月后,刘子敬看见街上有中国士兵巡逻,才敢从难民区中走出。后来一问才知道,此时南京已经成立了伪政权,那些“中国士兵”则是伪军、伪警察。而更让他不能接受的是,此时的南京,不少人已经在那场大屠杀中失去了生命,难民区外房子尽被焚毁,而躲避在难民区中的他,对此一无所知。

  不愿再回忆 南京大屠杀的一些场景

  作为一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刘子敬在经历过那场生死的难关后,在南京无依无靠,在难民区生活了一段时间,无奈之下只能离开南京,继续在芜湖等地过着飘零的生活。

  1957年,刘子敬来到合肥,投靠已经在这里工作生活的弟弟刘秉乾。来到合肥后,他在当时合肥安国铁工厂中找到了工作,直到1979年退休。如今,老人已经103岁高龄,由于年龄大了,老人现在有点耳背,眼睛的视力也大不如前了,身体也还算不错。老人的儿子刘金柱说,老人现在出门还需要靠拐棍,身体和以前比也差了很多,老人平时很喜欢运动,每天早晨5点多就起床了,“以前80多岁的时候,我父亲还每天会跑步2个多小时,经常是从东七跑到琥珀山庄,现在身体不好了,行动也不方便,但还是每天都会在家附近走一走。”

  说到南京,老人告诉记者,在1937年之后一直到现在,他中途去过几次南京,但是去南京只是为了找寻南京的二弟,他并不愿意去回忆当初在南京发生的那段悲惨历史。刘子敬的儿子刘金柱说:“我父亲年轻的时候,从来没有提及过他在南京经历的那场大屠杀,只是到了晚年才会和我们提及此事,但每每说到那段历史,他都会十分气愤。”为了揭露日寇当时罪行,刘子敬甚至在儿子的帮助下,用笔写下了当时在南京的那段经历。

  或为最年长的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随后,记者联系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纪念馆工作人员说。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世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经不足200人。登记在册的幸存者中,年纪最大的幸存者出生于1915年,如今已有百岁高龄。也有新发现的幸存者,但追不上老人去世的速度。纪念馆从2009年以来,通过多个渠道,在全国各地共征集到200多名幸存者的线索,经论证认定的不到一半。

  当听说了刘子敬老人的情况,纪念馆工作人员说,本报可以将老人的资料整理,发往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此后需要经过相关专家的审核论证,确认其幸存者身份后,可以为老人建立幸存者档案。如果刘子敬老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身份被确定,可能是健在的最年长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阳 记者 李磊/文 纪伟/摄

【编辑:孙静波】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