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女子被介绍给花心男延续香火 孩子刚出生男方出轨 查看下一页

2015年01月11日 10:17 来源:广西新闻网 参与互动(0)

  一段真实的过往,一个铭心的故事,让痛苦埋葬在时间的荒野,让快乐飘荡在记忆的每个角落……

  讲述人:陈孝琳(化名) 女 34岁

  暂时待业 柳州人

  文字整理: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记者韦黎

女子被介绍给花心男延续香火 孩子刚出生他就出轨

易星 绘

  感情的故事,主角多是男人和女人。今天我想说说自己的故事。我的故事也和男人脱不了干系,但真正的主角却是我和另一个女人。

  完全相信媒人的话

  琼姨只比我大1岁。因为在家族中的辈分比我高,我不得不叫她琼姨。她似乎也当得起这个称呼。不到160厘米的身高,体重却有80多公斤,加上一张饼脸肥嘟嘟的,两条粗腿经常露在裙子外面。相貌和身材将琼姨的年龄拉大了十几岁,所以陌生人听到我叫她姨,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琼姨有一个让很多人羡慕的优点——声音甜美。因为这个优点,琼姨颇具亲和力,她顺利地促成了几段姻缘。

  那年,我30岁。父亲突然去世,母亲把我叫回老家,不再允许我外出打工。本以为母亲把我强留在家是为了让我照顾她,没过几天,母亲的“阴谋”露馅了。真相是,她和琼姨正酝酿着给我找老公。

  “有没有好人选?上次讲的那个高个子有消息吗?”琼姨一进门,母亲就迫不及待地打听起来。她们促膝而谈,把我当成了空气。“那个啊,高高的,长得几好的,只有孝琳这样的个子才配得上。他都讲了,只要身材好的,像我这样肥的,进不了他们家。”琼姨滔滔不绝,似乎口水都快流了出来。

  “个子高是好,他长得怎么样,没会太丑吧?”母亲问琼姨。琼姨两眼放光:“长得几好的,女人见他那个样,都会喜欢的。”母亲听后,更高兴了。我却隐隐地担忧,“长得好容易惹上女人,这种男人我没敢要。”

  琼姨不悦地看着我:“你当所有男人都是陈世美啊!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瞪了琼姨一眼,不再说话。琼姨转向母亲,对她说了一堆这个叫“应雄”的男人有多好,还说认识他多年,对他的人品非常了解,保证他是可靠的。

  听了琼姨的话,一旁的我既纳闷又兴奋。纳闷的是,这样好的男人为什么会剩下来?兴奋的是,平凡的我如果真能嫁给这样的好男人,这可是前几世修来的好福气。虽然嘴巴上对媒人介绍的婚姻不感兴趣,我还是佯装为难地接受了琼姨的相亲安排,答应和应雄见面。

  看到应雄第一眼,我的心砰砰跳个不停。他身高1.75米,脸长得很白净,五官也很端正。应雄礼貌地为我拉凳子,还帮我倒开水。他的绅士行为又为他加了几分。

  初次见面非常愉快,我们相约下次。刚和应雄分开,我马上开始想念他。我坠入爱河的速度,连自己都诧异。

  回到家,母亲和琼姨都在。她们面对面坐着嗑瓜子,似乎早有预感我会爱上应雄。我刚想坐下,琼姨突然大叫起来:“肯定成了!我就讲嘛,这么好的男人哪个女人没看上眼!”琼姨得意极了。

  “他是蛮好的。这么好的男人,身边肯定好多女人缠着,他真的没有结过婚,没有其他女人?”我希望琼姨把她了解到的一切告诉我。琼姨的表情有点奇怪。几秒钟后,她又满脸兴奋,“哪个讲好男人就是被女人粘,应雄这样的男人不是哪个都看得上的。”琼姨再次重申我和应雄才般配。

  我被琼姨的甜言蜜语迷倒了,开始觉得自己的条件也不错,配得上这个男人。最重要的是,我对琼姨告诉我的一切深信不疑。琼姨不至于把我介绍给一个不可靠的男人,她为我选的男人,应该不差。

  就这样,我和应雄恋爱了。半年后,因为意外怀上他的孩子,我们匆匆领了结婚证,正式成为夫妻。

  孩子刚出生他就出轨

  结婚之前,应雄对我体贴入微,我尝到了女人应得的呵护。可是孩子一出生,应雄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我生的明明是仔,他不应该有什么抱怨啊!”我向琼姨求解。琼姨摸着脑袋说:“按道理是这样啊。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呢?”“琼姨,麻烦你帮我查一查,看看应雄最近有什么不正常。”

  然而,琼姨给我的答案让我很怀疑。她说应雄一直很老实,除了上班下班,没干别的事。我嗅到一丝欺瞒的味道。我没向琼姨直说,佯装相信了她的话。暗地里,我自己开始着手调查。

  我怀孕期间,应雄常以公司有应酬为由晚回家。我以为他真的在为事业打拼。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那天,应雄又打电话回家,说要晚归。一挂电话,我马上换衣服前往他上班的地方,守在远处看他下班到底去哪儿。应雄比同事晚半个小时下班。他前脚刚出来,一个20多岁的女人跟在他的后面。

  那女人穿着紧身裤和紧身衣,身材一览无遗。他们向一条小巷走去。走着走着,并肩走进一家餐馆。我躲在餐馆外盯梢。两人刚坐下,应雄马上伸手去摸她的大腿。她丝毫不拒绝,任由他随便摸。

  那是2012年初秋的傍晚。天气不算冷,我的心却凉到了骨子里。我没有冲进餐馆,而是呆呆地在外面站了半个小时,然后失落地回家。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我已经是妈妈,不能做冲动的事。

  一进家门,琼姨也在,她正和母亲聊天。我没给她好脸色。琼姨很委屈,向母亲抱怨我不懂礼貌。我的怒气升腾起来。“都是你介绍的好男人,你晓得应雄现在在外面干什么吗?他正在摸别的女人的大腿。我刚给他生了仔,仔还没有一岁他就做这样的事。都怪你,介绍这种男人给我!”

  我以为琼姨会辩驳一番,谁知她什么也没说。临离开,才说了几句,“媒人介绍是介绍,要嫁给他,你自己也要看清楚再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的身上,你觉得这样对吗?”

  我刚想反驳琼姨,母亲拦住了。“等应雄回来先问清楚,自家人莫乱先怪自己人。”母亲的话很有理,我同意先问清楚再追责。几个小时后,应雄满面春风地回家了。迎接他的是我和母亲严肃的脸。

  “你刚才是不是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单刀直入。应雄跳了起来,“你哪根筋搭错了,莫乱诬赖人!”“我明明看见了,就差没有拍照片了。”应雄还是死不认账。“看见的就是真的啊,我还看见好多钱堆在我面前,那些钱难道都是我的?没有证据就莫乱讲我玩女人。”

  和应雄相恋结婚一年多,我第一次发现他这么无赖,我的心冰凉冰凉的。

【编辑:王永吉】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