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父亲为四个月女儿捐肝成功 目前孩子情况稳定(图)

2015年02月10日 15:11 来源:齐鲁晚报  参与互动()

◤手术醒来后,马军开口先问孩子情况。本报见习记者 唐园园 摄

  本报《34岁父亲要为四个月女儿捐肝》的新闻刊发以来,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这对父女的情况一直牵动着许多人的心。2月8日,5个月大的欣欣在省立医院进行了手术,这也成为省内最小年龄的肝移植病例。目前马军状况良好,女儿欣欣仍在重症监护室观察,医生称现在孩子生命体征一切正常。

  15个小时,孩子换上爸爸的肝

  出生刚四个月的欣欣,患上了先天性胆道闭锁,由于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期,肝脏移植成为唯一的治疗手段,小欣欣的爸爸毅然决定割肝救女。

  在血型配对成功后,马军夫妇一边忙着办理各种捐肝证明,一边等待着手术方案、时间安排。欣欣在重症监护室观察了20多天后,最终决定手术时间为2月8日。

  手术前记者问马军“紧张吗?”“我还好,虽然之前从没做过手术,有些担心,不过最担心的还是孩子,不知道手术后孩子会不会出现什么排斥反应。”马军说。

  8日早晨8时,马军被推进手术室,等在手术室外的妻子倪金玲整个心揪了起来。“也有不少亲戚朋友劝我们说,为了那么小的孩子不值得。但我们从来没考虑那么多,孩子来到我们家,怎么能不救?马军是家里的顶梁柱,他愿意为孩子付出,我很感谢他。”

  下午一点半,作为妈妈的倪金玲焦急地坐在儿科重症监护室外,等待欣欣进入手术室。时隔20多天后再次看到女儿,倪金玲情绪很是激动,包在襁褓中的欣欣虽然长胖了些,但小脸还是蜡黄。看着最亲近的两个人被推进了手术室,倪金玲情绪一度崩溃。

  下午三点半,马军要捐给女儿的肝被割了下来,“切了大概有四分之一的肝。”主治医师刘军说。18点多马军被推出手术室,而欣欣一直到接近午夜12点才出手术室,整个手术过程持续了15个多小时。

  “这是山东省内肝移植成功年龄最小的患者,也是国内肝移植成功年龄最小的患者之一。手术进行得很成功。”刘军说。“这个手术高难度、高风险。”在手术过程中,还是遇到了不少难题。

  父亲醒来后开口先问孩子

  欣欣虽然已经有5个月大,但是体重只有3.8公斤,和新生儿无异。“将他爸爸切下来的肝往欣欣身体里面装的时候,困难很大,因为孩子太小,体内容积太少,装不进去。”另外,由于长期的营养吸收不理想,欣欣的凝血功能、营养状况都不理想。

  “在这么小的孩子身上换这么大的器官,手术创伤大,孩子能挺过来十分不容易。”刘军说。现在父亲和孩子的整体情况比较稳定。今天下午,欣欣也醒了,肝功能情况良好。“但是术后的风险还是有的。”刘军介绍。

  9日下午,记者在医院病床看到了马军。周身插着各种管子,打着吊瓶的他,连翻身都需要人帮忙。

  “现在还好,就是担心孩子的状况。”没有说自己的疼痛,一开口,马军首先问到的就是孩子。在外科重症监护室的欣欣还在观察中,现在父女不只心心相念,更是肝肝相连。

  躺在病床上的马军现在只能喝些稀粥。马军夫妇从小是孤儿,这几天不少朋友、同学、邻居、同事来为马军夫妇加油打气,过来帮忙照料。“不少朋友在轮班照顾马军,忙里忙外帮了不少忙,也陪我聊天分忧。他们都有工作,谁有时间谁就过来。”倪金玲说。

  手术进行得顺利,倪金玲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但还是有不少让她担忧的事儿:欣欣的后期恢复会怎么样,费用怎么办?到现在,欣欣的住院费、手术费、医疗费已经花了十多万元。前期在社会的帮助下,马军一家筹集了16万元,但这也只是整个手术花销的一半。

  “整体算下来,大人和孩子两人的费用大约要30万元。”医生估计。“现在还要看孩子的恢复情况。如果恢复不好,用的药和机器会很贵,花费会更多;如果恢复得好,机器用不着,药可以用普通的。”倪金玲忧心忡忡地表示。

  见习记者 唐园园

【编辑:刘彦领】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