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积极探索就业性别歧视公益诉讼制度

积极探索就业性别歧视公益诉讼制度

2021年03月10日 00:48 来源:新京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最高检第八检察厅厅长胡卫列:
  积极探索就业性别歧视公益诉讼制度

  最高检第八检察厅厅长胡卫列。最高检供图

  APP强制索权、过度索权、个人信息泄露……随着互联网对个人生活的嵌入,个人信息保护已成为公众关心的焦点。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新京报专访了最高检第八检察厅厅长胡卫列。谈及个人信息保护,他表示,积极稳妥探索个人信息保护领域公益诉讼,督促各部门依据相关规定严格执法,切实提高互联网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的违法犯罪成本,让违法者痛到不敢再犯。同时,他提到,目前个人信息保护法律供给仍然不足,相关法规呈现碎片化状态,期待《个人信息保护法》专门设立检察公益诉讼条款。

  妇女权益保障也是热点话题。胡卫列透露,目前,最高检已将研究探索家暴、就业性别歧视公益诉讼,作为落实“拓展公益诉讼案件范围”要求的重要工作。

  声音

  最高检指导各地检察机关通过办案积累个人信息保护检察公益诉讼实践经验。推动地方立法,完善法律供给。截至2020年底,已有14个省级人大常委会出台的加强检察公益诉讼工作的专项决定中,明确将个人信息保护纳入检察公益诉讼案件范围。

  ——胡卫列

  谈个人信息保护

  期待个人信息保护法专设检察公益诉讼条款

  新京报:此前,最高检提出要探索拓宽公益诉讼范围,目前进展如何?

  胡卫列:目前,最高检把公益诉讼新领域探索的指导原则从“稳妥、积极”调整为“积极、稳妥”,将围绕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监督计划,把安全生产、文物和文化遗产保护、个人信息保护等作为新领域办案重点着力推进。

  总的看,公益诉讼新领域案件呈快速增长、有序推进趋势。2020年1月至11月,全国检察机关共办理新领域案件24000余件,约占立案总数的17%,同比上升2倍多。

  新京报:针对APP强制缩权、过度索权、个人信息泄露等公众反映强烈的话题,检察机关如何在互联网领域开展公益诉讼?目前都做了哪些工作?

  胡卫列:针对APP强制索权、过度索权、个人信息泄露等问题,检察机关积极开展互联网个人信息保护公益诉讼,一是加强与网信、公安、市场监管、工信等职能部门的协作,逐步形成“刑事+行政+民事”全方位法律责任覆盖的个人信息保护合力,有力震慑APP运营者等互联网企业侵害个人信息违法行为。

  二是针对互联网个人信息安全监管的不同侧重点,区分各部门的职责界限,依法开展行政公益诉讼,督促各部门依据相关规定严格执法,切实提高互联网领域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的处罚力度。

  三是加强个人信息保护民事公益诉讼,切实提高互联网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的违法犯罪成本,让违法者痛到不敢再犯。

  新京报:办理互联网个人信息保护公益诉讼案件目前存在哪些难点?

  胡卫列:检察机关开展APP等互联网领域侵害公民个人信息公益诉讼的难点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方面,目前我国对个人信息保护的法律供给仍然不足,相关法律规定呈现碎片化状态,检察机关全面开展个人信息保护公益诉讼尚无明确的法律授权,期待《个人信息保护法》专门设立检察公益诉讼条款。

  另一方面,APP等互联网领域侵害公民个人信息行为具有极强的专业性和隐秘性,检察机关依靠自身力量很难及时有效发现、查明侵害个人信息违法行为,需要公安、工信等部门的协作配合,也需要相关专业组织和专业人员的技术支持。

  谈妇女权益保护

  研究探索将家暴、就业性别歧视纳入公益诉讼

  新京报:妇女权益保护是近年来社会关注的热点,检察权在介入妇女权益保障领域中是否有必要性和可行性?

  胡卫列:我们认为,检察机关开展妇女权益保护领域公益诉讼很有必要。

  一方面,检察监督有利于弥补多责任主体协同性不足。比如,在具体侵权案件或者解决同类问题时,多主体的机制难以协调形成合力;对于尚不构成刑事犯罪的侵害妇女权益行为,存在发现难、取证难、惩治难。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和公共利益代表,通过督促履职,可以有效解决“九龙治水”难题。

  另一方面,检察监督有利于增强法律救济的刚性。《妇女权益保障法》等法律法规对妇女权益的保障多规定预防措施,对侵害妇女权益的法律责任的规定较为原则,法律救济不完善。检察机关介入,可以监督保障强制报告、人身保护令等制度机制落地落实,及时有效进行惩治和预防。

  至于检察机关开展妇女权益保护公益诉讼的可行性,经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批准的最高检工作报告中,已经明确将妇女权益保护纳入拓展公益诉讼案件范围。

  最高检与全国妇联也建立了共同推动保护妇女儿童权益工作合作机制,提出针对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就业性别歧视和通过大众传播媒介等方式贬低损害妇女人格等问题,检察机关可以发出检察建议,或者提起公益诉讼。

  目前,最高检已将研究探索家暴、就业性别歧视公益诉讼,作为落实“拓展公益诉讼案件范围”要求的重要工作。

  新京报:接下来,如何开展妇女权益保护领域公益诉讼?

  胡卫列:下一步,我们将加强与全国妇联、最高法院的沟通联系,共同推进相关改革举措落实落地。

  一是加强与妇联组织等妇女权益保障主体的协作,通过建立线索移送、案件信息共享、联合调查等机制,增强妇女权益保护合力。

  二是厘清《妇女权益保障法》《反家庭暴力法》《婚姻法》《劳动法》《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等法律法规关于妇女权益保护的相关规定和各职能部门的法定职责,精准提出检察监督意见,联合相关部门构建起覆盖婚姻家庭、劳动和社会保障等系统保护的工作格局。

  三是通过检察公益诉讼办案实践,发现妇女权益保护法律供给不足,及时向立法机关提出立法完善的建议,推动在《妇女权益保障法》等相关法律修订时增加公益诉讼条款,授权有关国家机关、社会组织提起妇女权益保护类民事公益诉讼,增强司法保障。

  谈虐待动物行为

  虐待动物并网上传播严重扰乱网络空间秩序

  新京报:虐待、虐杀动物并传播暴力视频的情况长期存在,但一直没有法律规制。检察机关是否会在该领域进行公益诉讼的探索?

  胡卫列:近年来,一些虐待、虐杀动物并通过网络传播事件层出不穷、愈演愈烈。目前,相关法律法规对虐待动物并通过网络传播的行为,暂无明确的处罚规定。

  我们认为,虐待动物并通过网络传播,极易引发模仿、猎奇,损害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放任此类渲染暴力的有害信息广泛传播,将严重扰乱网络空间秩序,损害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特别是,即将实施的修改后未成年人保护法专门规定了网络保护和检察公益诉讼。上述情形是网络侵害,属于未成年人保护领域公益诉讼范围,在有关职能部门监管存在短板、有害信息对公共利益的损害仍在持续甚至加剧的情形下,检察机关可以通过监督行政机关及时督促网络服务提供者删除、屏蔽有害信息,追究当事人侵权责任等方式,积极稳妥探索开展公益诉讼检察工作。

  目前,最高检已将虐杀动物并通过网络传播的相关线索交由地方检察机关办理,要求各地在办案中严格把握公益诉讼的界限和范围,对符合立案条件的,及时依法立案办理。下一步,我们将主动与农业农村部、公安部、网信办、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全国妇联等职能部门加强协同协作。

  新京报记者 王俊

【编辑:陈海峰】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23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