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记者体验助老打车服务:老人打车难 有改进也有无奈

记者体验助老打车服务:老人打车难 有改进也有无奈

2021年08月16日 14:43 来源:北京晚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记者体验助老打车服务

  老人打车难 有改进也有无奈

  为了缓解老人因不会用智能软件而遭遇的打车难,如今已有不少网约车和电召平台提供了“助老打车服务”。记者体验发现,这些服务已经在最大限度地简化操作流程,方便老人使用。老人想打车,办法越来越多了。

  暖心车站

  只要会扫码 就能叫出租

  “暖心助老安心出行”,在丰台康泽园小区的北2门旁,有一个蓝白色基底的立式广告牌。小区门口的进出人员不少,路过的居民,有的会停步看上两眼。

  这个广告牌,是专门为方便老年人打车而设的“暖心车站”。广告牌的中央有一个二维码,旁边写着“老人扫码一键叫车”。记者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后,手机跳转到了一个叫车界面。叫车起点就是车站所在的位置“康泽园小区北2门”,终点则不用输入。

  起终点信息栏之下,有一个大大的“呼叫出租车”按钮,点击后就开始叫车。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系统显示有一位司机师傅已经接单正在赶来,车号也显示在屏幕上。司机到达之后,乘客可以像路边扬招叫车那样告诉司机想去的地点,下车时用现金或扫码支付。

  这样的暖心车站,是由高德打车和北京市社区服务相关单位合作设立,目前选取了北京的20个小区作为试点。这20个小区大多人口密集,有的还是北京市老龄化人口服务重点社区。老年人对于出租车的信任度更高,因此暖心车站的后台系统只会把叫车请求发送给附近的出租车。

  “这样的措施很好啊!对老人很有用!”孙大爷是康泽园小区的居民,因为平时不会用手机App叫车,他外出主要是坐公交车。偶尔有急事要打车,他会打电话让孩子帮忙叫一辆。老人表示,前段时间留意到小区门口立了暖心车站的牌子,但没了解过该怎么用。现在知道了扫码就能打车,以后就不用麻烦孩子了。

  记者询问发现,小区里不少老人都不太会用叫车App,也都经历过和孙大爷一样的打车难。但他们中的大部分还会用微信,也会扫码,因此使用暖心车站叫车并没有技术障碍。只不过,因为社区并没有大范围宣传过暖心车站的事情,有的老人甚至不知道有这样的方便举措。老人们纷纷表示,知道了这里有个暖心车站,以后可以试试自己扫码叫个车。

  一键叫车

  打开小程序 点击就来车

  如果老人所在的小区没有暖心车站怎么办?记者了解到,这样的一键叫车功能也搭载在“高德打车”微信小程序当中。打开小程序,点选助老模式按钮,系统就会跳转到一键叫车界面并自动定位,按下“呼叫出租车”按键即可叫车。

  目前市面上还有一些叫车平台也推出了方便老人的一键呼叫出租车服务,为了方便老人使用,这些服务都可以通过微信小程序直接使用,无需下载App。比如嘀嗒出行开发的“出租车助老出行”小程序,点击进去就是带有定位的一键叫车界面,且无需输入终点。记者点击叫车键,半分钟之后就有司机接单。除了车牌号,系统还会显示司机当前距离有多远,大概几分钟能到。

  “哎?您去哪儿啊,我这里没显示终点。”接单前来的司机师傅有些困惑。了解到这是平台推出的一键叫车服务,司机这才恍然大悟,“这种服务挺好的,现在老人打车很难,我拉过的绝大部分都是孩子帮忙叫的。”

  滴滴出行的“滴滴老年版”小程序也有一键叫车服务,而且这项服务只提供给60周岁以上的老年人,年龄未达到不能使用。

  与此同时,小程序还提供了电话叫车服务,但记者的体验效果并不太理想。拨打叫车电话后,客服人员在电话里的声音非常小,户外环境稍微嘈杂就很难听清。而且由于这项服务并非专门面向北京,客服对北京的一些地名,甚至连区划名称都不太熟悉。

  电话服务

  抢派单结合

  郊区有改善

  如果老人连微信都不会用,想要打车,除了路边招手之外,只能求助于电话。

  “您收到一单叫车请求,距您位置1.5公里,从峪口新村到北京中医医院平谷医院,请您前往预定地点接乘客……”早上临近8点,平谷的区域电动出租车司机张新刚收到了当天的第一单电召叫车请求。乘客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不到20分钟时间,张师傅就把老人送到了医院。像这样的电召单,张师傅前段时间每天能收到10单左右,其中大多数都是老人所叫。

  早几年,张师傅跑的还是全市统一的出租,有电召单发来时,会先显示在车辆自带的车载屏幕上,司机可以选择接或不接。张师傅一般不挑活儿,来了单只要相隔不是太远都会接。但他表示,对于一些路程短的“小单”,业内同行们不愿意接也是挺常见的。

  张师傅家住平谷,今年4月,他回到平谷开起了区域电动出租车。和之前在开的全市统一出租车不一样,区域电动出租司机并不是靠车载屏幕接单,而是要注册一个“好的出租联盟”的App,用以接收乘客的电召请求。

  在这个App上,电召单改为了抢派结合模式,乘客电话叫车后,电召单会直接派到距离较近司机的App上,司机需要按照导航指示去接乘客,不能随意取消。而如果乘客叫车位置附近没有司机,电召单会发送给距离稍远的司机,再由司机抢单。

  这种抢派结合的电召叫车模式被称作“新电召服务”,是96106叫车号码的运营方奇华调度中心与高德打车在今年1月合作推出的,目前服务暂时只覆盖了平谷、密云、房山等远郊区县。据统计,这些区域的订单数量和应答率有了明显提升,每天约有2000人通过新电召平台叫车,超过94%的乘客能够顺利叫到车。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96106号码,各郊区也有自己独立的叫车号码,而这些号码在当地的宣传力度更大,老人也更加认可。目前,新电召服务已经把平谷区的区域叫车号码纳入了进来,但房山区的号码并没有纳入。一位房山出租车司机表示,拨打房山当地叫车号码的电召单,不会发送到“好的出租联盟”App,而是另外一个“飞嘀”App。但由于后者的导航不准,每次接单后都需要和乘客电话确认位置,再用地图导航前去接人,十分麻烦。如果能把号码接入新电召平台,他们用起来就更加方便了。

  对于司机的建议,服务提供方高德打车回复,会积极推进与各区叫车热线的合作。

  问题待解

  城区96106

  还在“挑活儿”

  虽然郊区的电召叫车有了改变,但记者在城六区范围内拨打96106叫车电话时发现,电召服务还是存在问题。

  在康泽园居住的老人如果要打车,不少人的目的地都是距小区5公里远的友谊医院。记者在康泽园北门尝试拨打96106电话叫车前往友谊医院,但多次呼叫均无人接单。

  原本以为是附近没有空车,但当记者再次拨打96106电话,把目的地转为20公里以外的望京时,竟然有司机“秒接单”。随后,记者同时用两个号码拨打了96106电话,一单目的地是友谊医院,另一单是望京。前者过了10分钟也显示无人接单,后者又是“秒接”。

  由于城区里的全市统一出租车尚未接通新电召系统,司机还是在使用传统的车载屏幕接收96106电召单,接单时并非由系统直接指派,而是自己选择接或不接。目的地较近的单,会被司机区别对待,没人接单。

  就算是长途单被司机接到,想坐上车也不那么容易。记者前两个目的地是望京的电召单,虽然显示有司机接单正在前来,但每次都是过了五六分钟后被司机所取消。打电话一问才知,是因为车载屏幕自带的导航系统不准,根本找不到记者所在的位置。第三个司机同样找不到路,干脆打了电话过来,再次确认位置之后,用手机开导航才来到叫车点。

  本报记者 莫凡

【编辑:吉翔】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