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凡人歌丨“中国味”十足的非洲女孩:上过春晚,盛赞中国抗疫

凡人歌丨“中国味”十足的非洲女孩:上过春晚,盛赞中国抗疫

2021年08月27日 09:28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她有两个名字:

  一个是周埃乐,在百度里搜索,大概有百余字的描述是关于她的。

  另一个是宝拉,在北京自由生活了13年的加蓬姑娘,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这位来自非洲的女孩有个心愿:希望能够把她在中国看到的一切传播给非洲人民,让他们更加了解中国。

  关于周埃乐

  通常情况下,外国人选择起中文名字,都喜欢用一些简单的字眼,例如:曹操、大山、金小鱼、阿福等等。相比之下,周埃乐这个名字,显得尤为“慎重认真”。关于这个名字的由来,她给出的解释是这样的:

  “上学的时候,大部分留学生会起一个中文名字,我的英文名字很长,Joelle是其中的一部分,中文老师就给我取了周埃乐这个中文名,正好,我也拥有了中国的姓氏。”

  与北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电视上,2008年8月8日,周埃乐的父亲指着电视里的鸟巢体育场说“去中国读书发展吧。”其实,周埃乐并不喜欢运动,那是她到现在为止看过的唯一一个跟体育有关的节目,北京奥运会开幕式。

  就读北京语言大学的周埃乐中文学的很溜,同期一起来中国学习的弟弟相比之下,就差了那么一点点。“他不行!我比他聪明多了!”聪明的周埃乐也并不是学霸,主修物流工程的她,是个理科渣渣。为此,周埃乐和大学时候的我们一样,在凑够学分上努力下足了功夫。于是,她的选修课程里出现了太极拳,据说去青岛参加了比赛,还拿了个名次。

  在校的8年学习生活,周埃乐自由的像只小鸟,谈着恋爱,逛着街,在“宇宙中心”五道口寻找美食。数年后,站在演播室里的周埃乐,以“过来人”的身份和一群在校大学生聊天,听说他们是清华的学生,忍不住问了一句:五道口那家好吃的炸鸡店还在吗?

  同学们笑作一团,对这个自来熟的非洲小姐姐充满了兴趣,原本安静的有些陷入尴尬气氛的演播室突然迎来了一波小高潮。周埃乐看着他们有些傲娇:你们是清华的学生啊!那你们都好厉害,我叫周埃乐,我和郑恺演过小品哦!

图为2018年春晚小品《同喜同乐》,演员郑恺(右)、娄乃鸣(中)以及周埃乐(左)。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8年的春节,以非洲蒙内铁路建设为背景的小品《同喜同乐》登上央视春晚舞台。而这部小品的主人公之一,就是来自加蓬的周埃乐,和她演对手戏的,是娄乃鸣和郑恺。至于自己为何能在海选中脱颖而出,周埃乐颇为自信:“我觉得是我中文说得好,还有,我好看。”

  现在的周埃乐,是公司的法语节目主持人,同时还担任影视节目的翻译工作,熟练掌握中英法三国语言的她,成功的利用自己的强项,将很多优秀的影视作品推广到非洲各国。她的父亲曾经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在中非经济贸易合作上有一番作为,而今,“文科特长生”周埃乐在中非文化交流上大展拳脚,至于父亲当初的期许,周埃乐说:“不用什么都听他的,又不是为他学习”。这句话,有些耳熟。

  关于宝拉

  熟悉了之后才发现其实生活中很多人叫她宝拉。宝拉爱笑爱说话,也许更准确的描述是,她非常喜欢侃大山。抑扬顿挫的音调,丰富的肢体动作,真诚的眼神交流,很难有人和她聊不来。

  “我喜欢的男明星可多了,最喜欢彭于晏,他太帅了,身材也很好。”化妆室里,宝拉对着镜子打扮着自己,突然发出了感慨。爱美之心,谁能没有。宝拉的爱好就是:化妆,购物,减肥,看帅哥,排名不分主次。

  宝拉学习如何画京剧脸谱,并录制成视频向外国朋友介绍中国传统文化。

  在中国生活了13年之久,从她的身上,已经很难找到“老外”的痕迹,言行之中难掩中国气息。“你看过哈尔滨的冰灯吗?竟然没有?!我一个非洲人都看过!我可是非洲人!我家那边最低温度都20多度,去哈尔滨我带了一箱子暖宝宝,你应该去看看,真的太美了。”

  “以前特别喜欢吃小龙虾,经常和朋友约着去簋街吃饭。现在年纪大了,开始养生了,不能吃那么辛辣的食物。”说到这,以为她要开始介绍最近偏爱的有机绿色食品是哪些,然而,“前几天在办公室闻见了一股很臭的味道,我同事在吃螺狮粉,好臭啊,但是我想试试,一吃起来上瘾了,现在买了好几包存着。”

  “我离不开手机,拍照录视频,网购,订外卖,在北京这些年我真的越来越依赖这种生活方式,什么都可以用手机解决,这在非洲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我现在觉得网上商城就是我的男朋友,要什么有什么。”

  如果说宝拉从物流工程毕业后做主持人算是弃理从文的话,那现在热衷于网购的她,好像又成为了物流贸易产业线上不可或缺的一环。不仅自己买买买,她也将所学的专业知识运用到实操中,工作之余为非洲的朋友们做起了代购,扇子、假发、衣服、饰品,而最近一次她想要代购的,是口罩。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成了全球共同面临的关键词,在中国疫情最为严重的那段时间,远在加蓬的家人十分担心她,宝拉倒是很淡定,她觉得中国政府的防疫工作非常全面。“今年春天公司组织我们去打疫苗,第一批我就主动要求去了,打完了心里踏实”。

  曾问起她,你觉得自己是大明星么?宝拉说:明星算不上,也就是个网红吧。

  随着疫情蔓延的范围逐渐扩大,老家加蓬也进入防疫阶段,宝拉想从中国买口罩寄回去,无奈快递物流无法实现。于是,一档在北京的非洲人教“老家人民”如何制作口罩的节目诞生了,宝拉通过短视频和手机直播,教非洲女性如何用手边现有的材料制作不同尺寸的口罩,保护自己以及孩子。除此之外,她还录制了数十段关于如何洗手、如何保持社交的小视频,免费向非洲当地电视台播放。因为这个举动,宝拉在加蓬变得“小有名气”。

  同样因为疫情,她两年多没有回过家。“在我家那边,我这个年龄的女生早就结婚生孩子了,我回去也没人陪我玩,也许还要帮她们看孩子。”在北京的这些年,宝拉和许多在外打拼的“北漂青年”一样,挣钱、租房、享受着大城市带来的便利,磨练着自己独立生活的能力,以及,定期向家里报平安。

  在宝拉的描述里,妹妹虽然比自己年龄小却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嫂子和妈妈大部分时间都在彼此暗中较劲,哥哥夹在中间略感尴尬。而她就是父母眼中的“大龄单身剩女”,一个管不了离得远想法又多的聪明女儿。“这些年,我看到女性很多不同的生活方式可以选择,不用非要结婚生子,什么年龄都可以谈恋爱。拥有自己的想法,努力工作挣钱,做个独立的女人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入秋的北京天高云淡,阳光都变得温柔了,商圈的户外区域开辟了一个小动物园,家长带着孩子在里面喂羊喂兔子或是松鼠。宝拉看见还有几头羊驼在园子里懒散的溜达,转身买了门票进去,和每一头羊驼每一只波尔山羊打招呼聊天儿。“你们也是棕色的啊,跟我肤色很像啊!在我老家那边,这些动物很多,随处可见。”喂完了手里的俩份胡萝卜,宝拉似乎有些意犹未尽,“哎呀,有点想加蓬了。”

  周埃乐的身上,有中国青年人的影子:勤奋、积极、有格局、有担当。宝拉的身上,也有中国青年人的影子:善良、浪漫、独立、自由。她们共同拼凑出了一个热爱生活自信阳光的非洲女孩。

  电影《20 30 40》中,不同年龄的女性在三个阶段找到了不同的人生定位,20岁和30岁都在北京度过的宝拉,40岁的时候在哪里?也许还在北京的街头肆意的大笑,也或许在利伯维尔的海风中带着孩子晒太阳。

  写在最后

  从第一次见面时,彼此之间客气的鞠躬问好,到最近一次见面时分食了一份牛肉卷,人与人之间陌生的距离感在慢慢缩小。这种彼此之间的认同感夹杂在工作任务带来的成就感中间,开心翻倍。

  祝我的新朋友在北京生活工作一切顺利。

  作者:李霈韵

【编辑:李霈韵】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