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儿子被拐14年后回家 生母:不想谅解,又怕儿子伤心

儿子被拐14年后回家 生母:不想谅解,又怕儿子伤心

2021年12月08日 08:52 来源:扬子晚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12月6日,公安部在深圳组织开展的“团圆”行动认亲活动中,离散十余年的三组家庭终获团聚。除电影《亲爱的》原型孙海洋的儿子外,与他同年被拐的另一名男孩符建涛,也已在三个月前与其父母见面相认。警方查明,2007年12月,符建涛被小区附近商场的保安吴某龙诱骗拐走,送到山东吴某龙二哥家当儿子。获救后的符建涛从孙卓被拐视频中认出嫌疑人吴某龙,立刻向专案组提供线索,促成孙卓一家人相聚。

  符建涛和妈妈终于团聚
符建涛和妈妈终于团聚

  符建涛的亲生母亲彭冬英告诉记者,儿子14年来一直知道他是被拐卖的,一是因为他隐约还记得小时候在家生活的事情,二是因为初中时村里诊所采血,他发现养父母与自己血型完全不符合,因此这14年,他一直没有终止过寻找亲生父母的想法。

  紫牛新闻见习记者 陈燃 孙庆云 图片、视频由受访者提供

  被拐14年

  他带着被拐记忆生活

  2007年,4岁的符建涛身高刚过1米,活泼外向,口齿伶俐,喜欢和人交往,从不怕陌生人。在母亲彭冬英的记忆中,儿子喜欢吃甜食,每次必须拿一根棒棒糖才肯上学。他嘴很甜,虽然调皮淘气,却从不吝于表达对父母的喜爱,经常会趴在妈妈耳边对她说:“妈妈,我爱你。”

  那时候,他和家人一起生活在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原本应该像大他两岁的哥哥一样安心读书上学,享受父母的疼爱,可在那年12月,一个突然出现在他身边,对他图谋不轨的商场保安彻底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

  在小区门口,符建涛被一个名叫“吴某龙”的商场保安诱骗拐走,送到距离深圳1700公里的山东聊城,认了拐卖者老家的二哥二嫂当父母,改名为“吴某某”继续生活。之后养父母外出打工,他留守在“老家”,由年迈的奶奶一人照看。

  奶奶对他很是疼爱,可时间一天一天过去,符建涛始终记得他不是这家人的孩子,甚至还能隐约记起被拐的画面,“他很煎熬,把这些秘密一直藏在心里,不敢说出来,怕说出来在那边会挨打。”彭冬英告诉记者,儿子跟她回述拐卖后的生活时这么说。

  初中期间的一次采血,让符建涛更加确定自己不是养父母所生,当时的检测结果显示,他是O型,而养父母是AB型,他们怎么可能生出O型血的儿子?

  从那时起,他更加坚定了找寻亲生父母的想法。彭冬英回忆说,与儿子相见后,儿子告诉她:“我想好好学习,等我上大学了,自己出来找你们(亲生父母)。”

  寻子14年

  她一直守在原地等儿子归来

  2007年12月28日,对彭冬英来说是目前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

  那天,她丈夫在扬州出差,她如往常一样,照顾孩子们吃了饭,让兄弟二人下楼先玩一会。房子是夫妻俩租住的,附近有许多外地打工人。小儿子符建涛跑回家换鞋,手中还拿着一根棒棒糖,整个人兴冲冲的。可她没想到,这一眼之后竟然是14年不得相见。

  彭冬英前前后后找遍了小区,还是没有发现儿子的踪影。直到报警看了监控才发现,符建涛是被人拐走的……从这天起,彭冬英踏上寻亲路,和许多被拐孩子的父母一样,找遍全国,一手拿着寻人启事,一手握着电话。“我电话是3毛9一分钟,涛涛走丢时用的那个号码,从来没换过,从来没想过换,怕孩子哪一天想起来了,打不通这个电话。”彭冬英说,她特意买了部手机插旧电话卡,以防接不到儿子电话。网络发达后,她在微博、贴吧、论坛等平台注册个人账号,统一ID名称为“寻子符建涛”。

  她记得儿子最喜欢溜冰,他比较聪明,比哥哥学得快,学会了还教哥哥。她把儿子爱穿的这双溜冰鞋随身收藏,把儿子小时候穿过的衣服裤子放到枕头底下,陪伴自己入睡,彭冬英告诉记者:“这14年,我觉得我和他一直在一起,好像从来没分开过。我就一个念头:他总会回来的,他一定会回来的。”前些年,彭冬英和家人终于在深圳买了第一套房,但是她和丈夫并没有把2007年租住的那套房子退租,14年时间过去了,房租从600多元涨到3000多元,“我一直住在这里,为了等他回来。

  终团圆

  他提前找到了妈妈

  2021年9月26日,一个电话揭开了符建涛回归家庭的序章。那天下午1点多,彭冬英先是接到专案组警察的电话,问她还记得2007年小区附近商场的保安吗?她想了又想,还是没有一点印象,但是直觉告诉她,这条线索肯定是和儿子走失有关,立刻追问道:“是不是找到我儿子了?”警察让她先挂了电话等消息。

  彭冬英放下电话,开始拿起手边的寻人启事仔细查看,她拼命回忆14年前的事情,特别是关于那名在商场工作的保安。这时,一个电话打进了她那个破旧的手机。她接起电话,对面传来一个陌生男孩的声音,他对彭冬英说:“妈,我是符建涛……”刚开始,彭冬英根本不敢相信,这些年她这个手机接到了太多关联线索,可对寻找孩子并没有多少帮助。不过她没舍得挂断电话,继续跟这名“可能是儿子”的男孩交流。原来,在山东读书的符建涛是通过公安机关给他采血,得知自己真名叫“符建涛”。他就通过网络搜索“符建涛”的名字,找到了寻找儿子的彭冬英。

  同时,找到母亲的符建涛从孙卓被拐视频中认出了嫌疑人吴某龙,立刻向专案组提供线索,促成孙卓一家人相聚。今年国庆假期,符建涛已经从山东飞往深圳,与父母兄弟相见,彭冬英带着他回到以前生活的地方逛了一圈,他们想帮儿子找回被拐卖前的幸福时光。彭冬英生日时,14年不见的儿子在早上9点刚一起床,就给她发了祝福信息,他写道:“妈妈,生日快乐,这是我回来后你的第一个生日,14年,简单的言语无法形容你的痛苦,感谢你做我的妈妈,这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与福气。”

  12月7日,认亲仪式结束后第二天,彭冬英再次将孩子送上回山东的飞机。她告诉记者,正在读高三的符建涛只需再跟自己分开半年。儿子已跟她表示将努力备考,争取考到深圳的大学来和家人团聚。“我孩子很善良,他会从各方面来考虑别人的感受。他跟我说了,不想伤害养父母家那边,但他同时也会顾及我的感受。”

  法与情

  “偷”走的时光如何补偿

  在彭冬英看来,她和儿子的14年是被“偷”走的。采访中,她动情地说:“我孩子是被偷走的,这是一辈子的伤害。”她想和孩子一起弥补那14年的时光,4岁到18岁是一个孩子成长的最好阶段,彭冬英很遗憾自己没能陪伴儿子一起长大。彭冬英说,她会“吃醋”,“为什么我的孩子被你们带走了,现在还要他认你们作家人?”她透露,目前符建涛养父母正在东莞取保候审,“我听说如果我不再追究,案件就不会有什么新进展了。我儿子说他已经崩溃了,压抑了。”这段时间以来,符建涛养父母那边的亲戚包括他的姐姐、律师一遍遍地找他,让他帮忙说服自己的亲生母亲,出具谅解书,不再追究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怎么办,我想自私一点,但是我不想伤害我的儿子。”彭冬英说,儿子不希望她追究儿子养父母的责任,但也怕妈妈伤心。对于最终要不要出具谅解书,她还在纠结。

  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付建律师认为,被拐卖儿童的养父母涉嫌收买被拐卖儿童罪,如果有虐待、阻碍救援等其他严重情节的,会从重处罚。但同时他也解释:“我国刑法溯及力为从旧兼从轻原则,而其养父母收养时间在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出台之前,如果养父母没有阻碍对其进行解救,没有对其有过虐待行为,法院可以不追究养父母收买被拐卖儿童罪的刑事责任。”对于生父母出具谅解书是否有效,付建律师介绍说:“如果生父母出具谅解书,并且没有加重情节的话,法院会参考谅解意见从轻处理,所以其养父母存在不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可能。”

  此前记者从警方直播中了解到,目前暂不能确认犯罪嫌疑人吴某龙与孩子养父母之间是否存在买卖关系,对此付建律师表示:“拐卖妇女儿童罪并不以金钱交易为案件标准,所以,人贩子与收养者有没有金钱交易并不会影响人贩子的定罪处罚。”

【编辑:刘羡】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