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九旬教授赵德馨:知网“某期刊负责人曾威胁要‘封杀’我”

九旬教授赵德馨:知网“某期刊负责人曾威胁要‘封杀’我”

2022年05月17日 10:18 来源:华西都市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九旬老教授赵德馨接受封面新闻专访,回应知网被立案调查:

  对知网进行维权已6年 “某期刊负责人曾威胁要‘封杀’我”

  5月13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消息:根据前期核查,依法对知网涉嫌实施垄断行为立案调查。知网随后发布公告称,将以此次调查为契机,深刻自省,全面自查,彻底整改,依法合规经营。

  “知网太强势了,5月12日才首次当面承认错误。”5月15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宣布对知网立案调查的第三天,90岁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赵德馨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知网终于到自己家登门道歉了。

  “把我100多篇文章收录到数据库,不仅不告诉我,读者包括我自己下载还要付费,我本人却从没拿到过一分钱稿费。”去年12月,退休教授赵德馨状告“中国知网”侵权获赔70万元一事引起舆论关注。更令人唏嘘的是,当赵教授运用法律武器讨回公道后,知网下架了他的所有论文。

  那么,赵德馨得知知网被立案调查是什么态度?目前他的著作在知网是否已经重新上架?

  对此,赵德馨教授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维权经历。赵德馨说,他针对相关数据库平台的维权已长达9年,对知网维权也已满6年。他说,对知网的维权,是自己的“最后一战”。

  谈维权之路

  我的维权经历算起来已9年有余”

  赵德馨告诉记者,自己的维权经历算起来已9年有余。2013年,他曾因著作权纠纷向万方、超星等数据库平台发起过维权,这些纠纷最后大部分以和解方式解决。

  此后,赵德馨与《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中国知网”运营方)发生侵权纠纷,老人于2020年8月选择了维权。在随后的官司中,赵德馨教授全部胜诉,获得相应经济损失和维权合理开支费用,法院判决知网赔偿赵教授70万元。之后,其妻子周秀鸾向知网发起10起诉讼,也全部胜诉。

  事件引起舆论关注后,知网宣布下架赵德馨全部作品,引来质疑声如潮。赵德馨告诉记者,5月12日,知网登门道歉,表示将重新上架他的作品;次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宣布依法对知网涉嫌实施垄断行为立案调查。知网随后回应,将以此调查为契机,深刻自省、全面自查、彻底整改,依法合规经营。

  对此,赵德馨表示,知网的这个声明他已经看到了。希望这一轮的维权行动让知网知法守法、更好发展。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发现,2013年至2016年期间,赵德馨曾对京东、勋腾高科、超星、万方等公司、数据库平台以及几家出版社、图书馆发起过著作权侵权诉讼。

  最早的案例,是赵德馨2013年对超星数据库平台的侵权诉讼。据判决书显示,赵德馨在珠海图书馆网站内的超星电子图书中发现,自己所著33.1万字的《楚国的货币》,未经许可被数字化处理后销售、上传给图书馆,供读者在线阅读、下载并谋取利润。之后,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定超星数据库平台构成侵权,赔偿赵德馨1.3万元。

  谈起诉知网

  签订协议后,10年来未收到分文报酬

  说起与各个平台之间的维权纠纷,赵德馨说,“有一次,我听学生说在数据库平台上下载我的文章要付钱,我让学生以我的名义去找平台沟通,对方称,即便是我本人下载文章也需要付费。后来我查询发现,我的文章有160多篇被知网、万方、超星这些数据库收录,都需要付费使用,但全部没有经过我的授权。”

  赵德馨想不通,创作者的劳动成果被人随意拿走赚钱,连创作者本人使用也要付费。

  他开始搜集资料、聘请律师,向这些平台发起维权诉讼。最终,与这些平台的侵权纠纷大部分以和解方式解决。

  2016年的一次经历,让赵德馨决定向知网发起“法律的总攻”。

  当年,赵德馨和20多名教授、副教授准备修订他编著的《中国经济史辞典》。这是一部上千页的“大书”,此前由他带领着40多位学者一起著成。参加修订的教授们闲聊时吐槽,称用学校的账号下载这本书的电子版,一天只能下载3页,下载全本要一个月;如果直接去知网下载,一次则需要付费26元。赵德馨这时才想起,关于这本书,他和知网之间是有过合作协议的。

  赵德馨告诉记者,2006年知网曾给自己寄来过一份合同,称针对他编著的《中国经济史辞典》进行合作。2006年,他与知网签订协议,同意将《中国经济史辞典》电子化,知网约定如有人有偿下载,则支付报酬,知网每年分两次向赵德馨支付著作权使用费。按照合同,用户每检索一次,知网向他支付1.4元;用户下载一次,知网向他支付1.3元。

  “合同是固定条款内容,我只需要在上边签名、填写银行卡号和身份证号,填完之后寄回去。根据约定,签字就等于认可知网的约稿条款。可令人惊讶的是,10年了我从来没收到过知网支付的费用。”赵德馨说,他写在协议上的银行账户10年来始终未入分文报酬。至2019年,因起诉知网的案件才得知,自己身份被盗用后,对方在银行办理了相关账户。2021年,他再将知网及银行告上法庭。

  赵德馨说,知网收录了他的100余篇文章,只有《中国经济史辞典》签过合作合同,其余作品都没有经过自己授权,他也没有收到过稿费。

  2016年,84岁的赵德馨开始踏上针对知网的漫漫维权路。他说,对知网的维权是最难的一战、也是“最后一战”。

  曾遭遇威胁

  某期刊负责人曾告知要“封杀”他

  为了取证,赵德馨得把知网上收录的百余篇文章原件全部找到,还得拍下刊物的封面、目录及文章所在页面。这些被侵权的文章,最早的发表于1952年,跨越时间长达近70年,要一一找出这些原件,对他来说是一项大工程。

  从家属区到学校图书馆、档案室有20分钟路程,他累计去过30多次。逐页翻看总目录,再到书架上一本一本翻找原件。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里找不到的,他又联系其他高校图书馆,甚至请求律师到网上搜寻。

  2020年8月,完成取证的赵德馨向知网提起了一系列诉讼。知网一审败诉后对全部案件上诉。2021年,全部案件二审胜诉的赵德馨成功获得70万元赔偿。

  “其他平台你一找过去,大部分都很快知道自己做错了。知网却很强硬,所有的诉讼即便是败诉了,他都要上诉。要不是有律师代劳,我这个年龄根本耗不起。交涉期间我提出的意见,他们少量地做了参考。直到5月12日来我家,才第一次有人向我和我的家人当面承认知网做错了。”赵德馨说,在两年多的拉锯战中,知网曾在网上发布致歉,之后将他的文章全部下架,“粗暴地按照自己的规则推进。”

  在搜集证据期间,赵德馨发现爱人周秀鸾的10多篇文章、学生苏少之的40多篇文章都有同样的遭遇,周秀鸾及苏少之也陆续对知网发起了诉讼。

  赵德馨告诉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一家知名期刊的负责人曾打来电话劝他妥协。在对方看来,维权事件已发酵得越来越大,影响越来越广。与知网“撕破脸”后,知网会把赵德馨以及相关合作者的文章全部下架,而这些文章分散刊登在期刊上,会“连累”期刊被知网下架,后期对期刊的收录也会降级。“这位负责人明确地说,如果我坚持维权,以后就不便再发表我的研究成果。这对学者来说,相当于是被封杀。”

  5月12日,知网工作人员到赵德馨家道歉时表示,会考虑将下架的文章恢复上架。

  “我没办法定义它是垄断,我只能从经济学分析,认为它是一家独大。职能部门介入调查了,是不是垄断会有结论。”赵德馨表示,自己维权的初衷就是希望打破数据库平台一家独大的现状,不能所有规则都由数据库说了算,数据库的使用者和内容创作者都应该受到尊重。

  赵德馨说,在发起诉讼之前,他是知网、万方等数据库平台的忠实用户,他至今仍很感谢知网以及其他平台为研究者提供的服务,不希望这些平台因为这次的维权事件被打垮。“知网工作人员登门时我提了6条建议,就是希望他们越办越好,优化盈利模式,尊重知识产权尊重知识分子,要做利于学术交流、促进学术繁荣的事。”

  赵德馨告诉记者,他提的建议,知网工作人员表示会带回去研究,目前尚未收到回复。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石伟

【编辑:叶攀】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