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行道树与城市一起发展成长

分享到:

让行道树与城市一起发展成长

2022年10月31日 09:36 来源:人民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分享到:

  让行道树与城市一起发展成长(金台视线·关注城市行道树④)

  “从江南飞抵西南,城市两边的行道树也从梧桐变成棕榈”“小城温暖的空气里飘着雨丝,若有若无的樟树气味就是我的乡愁”……城市行道树不仅是赏心悦目的城市景观,更是代表特色风貌的城市名片,带有时光烙印的人文情怀。

  近日,本报收到不少读者来信,为种好管好城市行道树建言,记者也赴多地采访园林绿化工作者、市民群众、专家学者等。大家纷纷表示,要重视城市行道树的景观和历史人文价值,科学规划、精细管理,与城市发展同频共振,成为市民的美好记忆。

  “一路一树”“一街一景”,让城市各具特色、各有特点

  武汉读者杨宣义日前来信说,前些时候看到有段路两侧长得好好的樟树,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被挖走。“建议把行道树与城市园林建设结合起来。一条路有一条路的特色,一条街有一条街的美景。”杨宣义说。

  近些年,城市行道树受到广泛关注。常有读者和网友投诉,路已修好却不见绿化,或者多年行道树突然不见了。人们不但关注行道树活得好不好,还希望树能枝繁叶茂带来阴凉,成为抬头可见的生态景观。如今,很多城市把行道树作为城市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用心规划设计。

  山西大同市是首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记者近日来到平城区古城墙一带,园林绿化养护古城队长宋立告诉记者:“大同干旱缺水,常绿树选择种类有限,有些植物虽然造型好,但管护难度大,容易发生病虫害,也不易成活。这些年,我们尽量选择常青树,尤其是景观油松,冬季雪后别有一番意境。”

  “城市不断发展,行道树种植养护的思路也应当与时俱进。”大同市园林绿化中心主任任帅说,十几年前,大同行道树多是单一树种,近年来先后实施了多项道路绿化工程,在广泛选择乡土树木的基础上,也引进了一些新品种,历经十余年培育,已绿树成荫。如今的大同,国槐、油松、白蜡、元宝枫、云杉等郁郁葱葱,丁香、栾枝、金叶榆、连翘、各类观赏海棠等婀娜多姿,“春有百花秋望果,夏有绿荫冬看松”,层次分明的植物群让大同四季色彩纷呈,也为市民们增添了一道道绿色的记忆。

  在山东青岛市八大关风景区,临淮关路两侧龙柏劲拔苍翠,形成一条绿色长廊。魏志清是土生土长的青岛人,他对“八大关”的行道树如数家珍:“春天韶关路的碧桃开得最好,秋天嘉峪关路上枫叶正红,冬天紫荆关路的雪松配上白雪,让人流连忘返。还有宁武关路的海棠、居庸关路的银杏、山海关路的法国梧桐,每条路上的树都各不相同,各有各的美景。”

  “一排排历史建筑加上一行行枝繁叶茂的行道树,游人会有种穿越历史的奇妙感觉。这就是八大关风景区独特的底蕴,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人前来参观游玩。”青岛海滨风景区八大关风景区管理服务中心副主任张超说。

  今年夏天,云南昆明市举办了蓝花楹文化节,主角蓝花楹就是行道树。五华区教场中路有最具特色的蓝花楹景观道路,每到盛花期,整条路仿佛蓝紫色花河,不少游人慕名到此打卡。据五华区绿化处副处长孟瑞东介绍,蓝花楹成为“网红”景点其实是无心之举,“这个树种是上世纪80年代才引种的,因为花朵密集、花色艳丽,受到人们喜爱。昆明市也把蓝花楹作为打造‘一路一景’的行道树种之一,目前,在昆明主城区种植了1.8万余株蓝花楹树,成为一张靓丽名片。”

  留住“有故事的树”,让城市记忆代代传承下去

  一名河南网友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留言,说舞钢市老许泌路边的树不知为什么被砍掉了,“都是好多年的树,长这么大不容易,怎么能说伐就伐了呢?”

  浙江嘉兴市读者庄永明来信表示,一些地方为拓宽马路,把种植了几十年的行道树砍了;有的地方把几十厘米直径的香樟移栽到别处,因为缺乏管护,不久就枯死了大半。行道树是宝贵的公共资源,建议相关部门做好长远规划,在各项工程建设中充分考虑行道树的价值,做好保护工作。

  在河北保定市,种国槐有相当长的历史,有的国槐已有几百岁了,市民亲切地称为“长寿树”“幸福树”,国槐也成为保定的人文景观和历史符号。保定读者陈双田在来信中说:“行道树往往需要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培育,才能长大成材,可个别城市栽种不过几年甚至不满一年就挖了重栽。树都长不大,又何谈成为城市名片?”

  对不少市民来说,行道树不仅是一棵树,还是感情的寄托。有些行道树还与城市历史紧密相联,“有故事的树”也是市民记忆的重要载体。四川眉山是宋代大文豪苏东坡的故乡,有关部门从苏东坡的诗词歌赋中筛选出适宜作为行道树的紫薇、海棠、木芙蓉等,打造成东坡文化符号街景。眉山市园林绿化服务中心主任余永忠说:“枝繁叶茂的行道树与苏东坡传诵至今的诗词相得益彰,市民们因为诗词感受到了行道树的美,也因为行道树记住了苏东坡诗词。”

  种好管好行道树需要科学管理和精细化工作。在青岛,湖南路、江苏路、安徽路都是典型的“悬铃木一条街”,这些树木与历史建筑一起见证了青岛的发展变迁。为了保护这些有历史底蕴的行道树,有关部门专门出台了保护管理办法,建立了数据库。据青岛市园林和林业局园林和林业建设处副处长贺蕾介绍,有的老行道树虽然尚未达到古树标准,园林绿化部门也把它们列入古树名木后备资源,进行精细化管护。

  “主城区特别是古城墙一带,商铺多,用地空间有限,以前不时发生沿街花木被私自移走的现象。后来通过宣传引导,大家保护意识大大提升,这种情况基本没有了。”大同市城市园林绿化研究中心主任刘凯英说,最近发现曾经让道保护的一棵老槐树又有生长受限的情况,“我们正打算挖开周边路面,扩大树池,让老槐树更好地‘呼吸’。”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昆明种植了大量银桦作为行道树。这种树高大丰茂,但枝干较脆,雨天极易断枝,逐渐被其它树种取代。考虑到几十年的银桦为市民留下难忘记忆,昆明市特别在翠湖环路、青年路等地留下整条路的老银桦。“雨季到来前,我们都会预先排查,对弯度大或倾斜度大的树枝采取防范措施。”孟瑞东说。“我们多花些心力尽可能地保护好行道树是值得的,让城市记忆随着行道树一代代传承下去。”

  做好规划,科学论证,考虑当下和长远

  “几乎每次道路拓宽和老街改造工程,都会造成树木毁损。很高大的黄桷树突然就不见踪影。”重庆读者赵正荣说。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各地在树种选择、工程建设、树木养护等方面都取得了长足进步,但有些地方仍存在随意砍树毁树问题。

  安徽合肥读者陶余来讲述了这样一件事:当地长江路上的梧桐是上世纪50年代栽种的,市民对此有着深厚感情。后来,在道路拓宽改造工程中,梧桐树被砍伐一空,市民意见很大。此后,在芜湖路改造时,有关部门保留了种植70多年的梧桐树,得到了市民的点赞支持。“两相对比,人们发现,当初要是保留了长江路大东门至大西门之间的梧桐,该多好啊。”陶余来说。

  据昆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景观分院院长王军介绍,上世纪90年代初,我国大规模城市建设刚刚起步,对城市记忆、城市风貌或历史文化印迹关注度不足,对行道树的历史文化价值认识不到位,导致大量市民有记忆、有感情的行道树被砍伐一空。“近些年,随着时代发展,大家越来越重视城市的历史文化价值,对行道树的认识和保护更加到位。”王军说。

  “青岛在道路施工建设时,都会征求园林绿化部门的意见,广泛听取市民的意见,避免行道树被乱砍滥伐。”青岛市园林和林业局园林绿化管理处副处长王科春说,青岛地铁4号线在建设时申请迁移周边道路近百株大规格悬铃木行道树,园林和林业局多次与地铁建设单位、设计单位沟通协调,采取调整地铁附属设施位置、优化施工方案等措施,避免了部分行道树的迁移。“最近,我们针对正在建设的地铁9号线也在努力协调,仅城阳区就减少了200余株行道树的迁移。”王科春说。

  广东韶关市读者刘可原提出,在城市建设中,移走行道树是经常采取的做法,“看起来虽然没有直接砍掉,但移来移去,树很容易就死掉。道路建设要经过严密的科学论证,道路扩容也要多方考虑。俗话说,‘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保护好当下的行道树,也是为未来考虑、为后代造福。”(人民日报 记者 孙立极 黄 超 沈童睿)

【编辑:钱姣姣】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201号]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 举报邮箱:jubao@chinanews.com.cn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Copyright ©1999-2023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评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