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国限用的司美格鲁肽,真是减肥“神药”?

分享到:

多国限用的司美格鲁肽,真是减肥“神药”?

2023年11月21日 10:09 来源:中国新闻网
大字体
小字体
分享到:

  中新网北京11月21日电(邵萌)近日,“多国限制使用司美格鲁肽”话题登上热搜,据报道,比利时等多国药品监管部门近期对Ozempic(司美格鲁肽的糖尿病版本)用于非2型糖尿病患者的用途实施限制。

  从最初用于成人2型糖尿病治疗的司美格鲁肽以“减肥神药”之名走入公众视野,围绕它的热捧和争议就从未停止。“马斯克推荐”“躺着就能瘦”“一针瘦10斤”……名人效应的加持和社交平台上的分享, 也让在国内仅获批糖尿病适应证的司美格鲁肽摇身一变成了“网红减肥针”。

  中新网调查发现,在其“火爆”的背后,也隐藏着不良反应、处方药超适应证滥用等风险。如何引导健康观念、斩断处方药“代购”灰色利益链,是亟需多方共同解决的问题。

  降糖药还是“减肥神药”?

  在各大社交平台输入“减肥药”,映入眼帘的是众多人对“瘦”和“美”的追求。他们或分享药品购买攻略,或打卡用药疗效。被提及频率最多的药品之一,无疑是司美格鲁肽。

  司美格鲁肽是一款胰高血糖素样肽-1(GLP-1)受体激动剂。2021年4月,司美格鲁肽注射液在中国获批用于成人2型糖尿病治疗,不久后被纳入医保。同年6月,司美格鲁肽注射液(商品名:Wegovy)在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获批减重适应证。

6月3日,司美格鲁肽注射液提交的新适应证上市申请获得受理。图源:国家药监局药品评审中心官网
  6月3日,司美格鲁肽注射液提交的新适应证上市申请获得受理。图源:国家药监局药品评审中心官网

  中新网采访了解到,司美格鲁肽在中国尚未获批减重适应证。今年6月,司美格鲁肽注射液新适应证上市申请获国家药监局受理,但暂未有获准消息。不过,已有不少人甘愿冒超适应证使用的风险将其用于减肥。

  李倩(化名)就是其中一员。她告诉中新网,她从一位患有糖尿病的同事那里了解到了这款药,看到同事体重明显减轻,便也想尝试。“我比较胖,而且代谢差,也提前了解了一下副作用,但觉得应该没事。”随后,她在电商平台上购买了一支1.5毫升的司美格鲁肽注射液,每周一次,重复着旋转剂量刻度、将针头扎入腹部注射的用法。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北京大学糖尿病中心主任纪立农告诉中新网,经常有因减重需求前来就诊的患者,其中不少人BMI(身体质量指数)在正常范围内。

  “有的是托关系,有的是直接来门诊要求。但我们还是严格掌握适应证来开药。”纪立农表示,“此前有位就诊患者BMI为24.6,想打针瘦回之前那样,她之前的BMI是16,已经是很不健康的体重了,但现在很多人都是有这样的追求,这种要求我们都是拒绝的。”

  身材焦虑撑起的“混乱”生意

  在医院开具司美格鲁肽有严格的流程。纪立农介绍,司美格鲁肽没有在中国获批减重适应证,主要用作降糖药使用。临床上超适应证使用司美格鲁肽,主要是针对尽管未患糖尿病,但肥胖且合并并发症,如高血压、严重的关节问题、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等患者,还需要得到医院批准、医生指导使用和定期随访。

  此外,需要经过一系列的检查评估。有消化系统疾病、甲状腺癌疾病史或家族史、严重的视网膜病变患者等,都不建议使用。

随意填写适应证也可秒开处方。
  随意填写个人信息和适应证也可秒开处方。

  但与之相对的,是线上购买的易得性。在各大电商平台搜索该药品,销量最高的一家已达到4万+。尽管为处方药,但问诊开方十分简单。

  中新网选择了某电商平台销量最高的一家,在咨询客服并表示自己并无处方后,客服随即发来了店主微信号,对方询问“减肥吗?”“直接来地址,我来安排。”一些店铺审核则更加简单,点击“开方购买”填写信息后,医生简单询问两个问题便直接开出了处方,无需提供任何证明。

  狂热的需求也催生了不少代购和药贩,活跃在各大社交平台的评论和私信里。一名自称是医护人员的药品代购联系到中新网,称其在江苏徐州某医院工作,可代开司美格鲁肽,只收几十元辛苦费,并发来了医院照片、药品照片。另一名代购则告诉中新网,他手中的是丹麦进口的口服司美格鲁肽片(Rybelsus)。其朋友圈中的宣传词也颇具煽动性:“不用运动,不用忍受沉重的饥饿感。”

一名药品代购发来的视频截图。
  一名药品代购发来的视频截图。

  更大的风险来自于假药。不久前,浙江省市场监管局就公布了相关案例。去年11月和今年1月,浙江省诸暨市市场监管局先后查获刘某、李某等人使用、销售司美格鲁肽医美减肥针假药案,上游制假售假窝点涉案金额超亿元。

  “神话”背后的阴影

  “躺着减肥”的光环之下,不良反应也不容忽视。“主要是早期的胃肠道的不适,严重时会出现呕吐、腹泻,长期的有乏力、食欲差等。也有患者对生活乐趣的感觉减少了,有些患者主动要求停药,觉得对他生活影响太大了。”纪立农说。

  他表示,一般减重药物的临床研究主要是在肥胖(BMI≧28)或超重(BMI≧24)且合并高血压、高血糖、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等危险因素的患者中进行。目前,对于BMI<24的人群,没有临床研究证据证明对健康是否有利,用药风险也未知。

  注射司美格鲁肽一个月后,李倩就停了药。“打完后觉得没什么力气,没有食欲,不吃东西完全不饿,前几天迅速瘦了3斤,但接下来体重就不动了,而且这一个月情绪都很低落。停药恢复正常饮食后,体重又反弹了,现在比不打的时候还重。”

  社交平台上,关于注射司美格鲁肽减肥的反馈五花八门。有人出现呕吐等症状,有人停药后反弹了15斤,也有人称刚开始减肥效果良好,但后续进入平台期,咨询是否要加大剂量。

社交平台上对其减重效果反馈不一。
  社交平台上对其减重效果反馈不一。

  纪立农提醒,盲目使用司美格鲁肽甚至自行增加剂量都是有风险的。“它的副作用是随着剂量而增加的,而且国内通过临床试验验证的司美格鲁肽安全剂量为1.0毫克,超过这个剂量是否安全也并不明确。”

  今年以来,多地糖尿病患者在社交媒体上反映司美格鲁肽断货。纪立农表示,由于产能有限,加上减重使用需求的增加,司美格鲁肽在多国都出现紧缺,国内医院也存在类似现象,尤其是中小医院。“目前在一些比较大的医院可能有比较稳定的供应,但我也听说有些医院经常断货,或者剂型不足,这也造成了使用上非常大的不便。”

  “没有快餐式的减重”

  肥胖问题已日趋凸显。国家卫健委发布的《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2020)》数据显示,我国成年居民超重肥胖超过50%。但与此同时,各大社交平台上,身材焦虑也无处不在。

  药物治疗的出现,让减肥似乎有了“捷径”。然而,在纪立农看来,减重是没有躺赢的,仅靠药物治疗也绝非是改善肥胖问题的最佳选择。

  他认为,目前肥胖的危害并未得到社会广泛认知,更多被视为“美观”问题而非疾病。但实际上,超重肥胖与糖尿病、高血压、脂肪肝等很多健康问题密切相关。现在成人中超过半数的人超重肥胖,仅靠药物治疗是不可取的。此外,任何减重药物,如果不伴随着在用药过程中生活习惯的改变,停药之后体重肯定会回到甚至超过原来的水平。

  “体重控制的最重要目的是通过改善肥胖和超重者的体重减少发生糖尿病、高血压、脂肪肝、睡眠障碍、心血管疾病、甚至是肿瘤的风险,因此体重控制是长期甚至是终身的。没有快餐式的减重。当前的医学研究结果提示,体重下降-体重反弹-体重再次下降这种体重的震荡可能对健康更有害。” 纪立农强调。

  他指出,肥胖既与个人生活方式和行为密不可分,也与社会环境因素驱动有关。从社会角度来讲,需要改善、建设促进人们健康生活的环境,包括城市建设等,让人们能够更加便捷、可持续地开展体育锻炼。超重肥胖的防控是一项系统性工程,需要政府、社会和个人的共同努力。(完)

【编辑:于晓】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1999-2023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评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