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7人参赛夺5金:解码东京奥运“宁波现象” 

7人参赛夺5金:解码东京奥运“宁波现象” 

2021年08月17日 13:51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在人和社会的全面发展中迈向体育“新境界”    

  7人参赛夺5金:解码东京奥运“宁波现象”

  杨倩“射落”两金,石智勇“一举”夺魁,汪顺成为首位获得奥运会混合泳金牌的中国男运动员,管晨辰在平衡木上技惊天下……7人参赛、5枚金牌、1项世界纪录、1项奥运会纪录,金牌数量位居我国所有城市之首(和上海并列),这份东京奥运会“成绩单”属于东南沿海的港口城市宁波。

  在人和社会的全面发展中迈向体育“新境界”

  7人参赛夺5金:解码东京奥运“宁波现象”

  杨倩“射落”两金,石智勇“一举”夺魁,汪顺成为首位获得奥运会混合泳金牌的中国男运动员,管晨辰在平衡木上技惊天下……7人参赛、5枚金牌、1项世界纪录、1项奥运会纪录,金牌数量位居我国所有城市之首(和上海并列),这份东京奥运会“成绩单”属于东南沿海的港口城市宁波。

  宁波是历史文化名城,但此前并不以体育出名。在人们印象中,宁波在科教和商业领域人才辈出:贝时璋、谈家桢、屠呦呦、邵逸夫、王宽诚、曹光彪……这里有我国现存历史最久的私家藏书楼天一阁,这里的城市口号是“书藏古今”。聪明好学、精明能干、锦绣文章,这是宁波的标签。而刻苦训练、挑战体能,追求更快更高更强的人体奇迹,似乎属于另外一个维度。

  拥有深厚传统的“锦绣地”“书香城”“商业港”,今天却走出了这么多在奥运会上勇摘桂冠的“武状元”——从中可以看出中国体育事业有着怎样的发展趋势?

  体育是最重要的教育 人的培养是第一位

  “她的一双眼睛大大的、亮亮的,看起来很秀气,又特别神气。”作为宁波体育运动学校的射击教练,项晓晓至今仍清晰记得2010年选拔射击苗子、第一次看到杨倩时的情景。

  项晓晓是杨倩启蒙教练虞利华的助理教练。7月24日,当从新闻上看到杨倩以251.8环的成绩夺取金牌时,她既惊喜,也觉得在意料之中。“杨倩果然赢了。”

  不少看了杨倩决赛实况的网友夸赞她有一颗“大心脏”:超强的心理素质,成功的逆势翻盘。

  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铜牌得主、宁波体育运动学校射击教练王成意看来,杨倩这代“00后”运动员,和她当年参加奥运时那批运动员相比,有很大不同。“更有想法、更有个性,更善于拥抱新事物。”

  项晓晓领教过“00后”运动员们的“个性”。她记得,有一次,杨倩所在宿舍的4个小姑娘集体缺席训练。“我去找她们的时候,发现她们一个个都在收拾行李。她们直白地告诉我:‘教练,我们不练了’。”

  项晓晓一时有些“懵圈”。“射击训练确实辛苦,也很单调。每天训练趴在那里不能动,手脚都麻掉了,感觉好像很多蚂蚁在咬,很多学员都练不过去。但是在我们当运动员的时候,除非教练主动把我们‘赶走’,不然我们肯定是不敢直截了当‘撂挑子’的。”项晓晓说,她花了好一阵给小姑娘们讲道理,“既然选择了就要走下去,而且你们都很优秀”,最终引导、安抚好姑娘们的情绪。

  “个性”并不总是成为训练的阻力。相反,在多数时候,它让杨倩和她的小伙伴们更认清了自己想要努力的方向。“只有真心热爱,方能全力以赴。”教练员们回忆,后来杨倩慢慢沉浸在对射击的热爱当中,当家长有顾虑时,是她主动表达决心:“我要坚持下去。”

  这种自主、自由的气质,显示出新一代运动员的风貌。从年轻人的个性化选择、表达和自我实现中,可以看到我国新时代体育事业“人与社会全面发展”的良性互动。

  “‘00后’有他们的成长特点,运动员不仅要争取成为冠军,还要成为社会有用之才,成为可亲可爱的社会专业技术工作者模范。”宁波水上(游泳)运动学校校长施飞存说。

  宁波本地有个搞笑段子:为啥夜晚的宁波这么静?因为宁波男人晚上都不出门,要么在家数钱,要么在家辅导孩子功课。宁波有重视教育的深厚传统,竞技运动必须深入融合教育,服务于人的培养,才会拥有广泛的民意基础。在我国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的今天,这将成为全国体育事业发展的大趋势。

  从前,相当一部分宁波父母眼中的“体育”属于“体力活儿”,读书才是唯一正道。还有人担心孩子当运动员如果练不出来,会不会堕落成低素质人群。现在,很多人的观念正在改变。体育,是最重要的教育,要以人为本,培养包括竞技体育运动员在内的所有体育人口实现更健康、更美好的人生。

  有型、有料、有趣——有媒体评论,以杨倩为代表、新一代多元立体成长的体育偶像以清新、健康的气质,正在迅速“破圈”。有淘宝商家在社交媒体上惊呼,杨倩夺首金后的半小时,该店铺的杨倩同款小黄鸭发卡销量超过了10000件。很快,“小黄鸭发卡”就上了热搜。

  “杨倩夺金后,体校的电话就被打爆了。很多家长和孩子都想要来学射击,‘清华’加‘冠军’,吸引力无与伦比。”宁波体育运动学校校长朱群说。

  宁波的培养机制不只是产生个别冠军,而是建设一个人才辈出的梯队。很多运动员最终并没有参加奥运,但是都获得了良好的成长。据了解,和杨倩同样进入清华射击队的宁波运动员张超玄著,没有入选国家队,但同样是前途看好的优秀人才,不仅是清华射击队队长,今年还获推荐免试攻读本校研究生。

  为提高运动员文化水平,宁波将运动员文化教学纳入年度考核体系,明确运动员参赛文化测试成绩必须达标,甚至把部分市队直接办到了学校。据统计,近5年来,宁波共有105名运动员被清华大学、上海交大、北京体育大学等985、211、“双一流”高校录取。

  科技强体 开放办体 提升韧性和“宽度”

  盛产两院院士的宁波最懂得,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科技也是强大的竞技力。

  宁波市体育局局长张霓说,正是体育医学发挥作用,保证了汪顺等运动员的最佳状态。

  7月30日汪顺在东京奥运会游泳项目中夺冠后,张霓去汪顺家看望,汪顺母亲和她说,汪顺这次能爆发,是因为几乎没有伤病。

  汪顺一路劈波斩浪,石智勇连续夺金创纪录,背后是宁波多个体训单位和市体育科学研究所选派辅助教练、医生长期跟队提供有力保障。

  2020年7月至今,宁波市体科所这个“年轻”的单位独立运行刚满一年,却已经在竞技体育保障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主动分担国家队保障任务重的压力,根据宁波运动员个人身体素质情况,通过内外联合保障的方式,有针对性地解决宁波运动员的伤病问题,助力运动员冲击个人最好成绩。

  据介绍,在事业单位清理整合总体上“做减法”的原则下,相关报告打上去以后,市委给予充分支持,给体科所特批了8个编制。

  据悉,宁波市体科所在继续做好竞技体育保障的基础上,将进一步扩大服务范围,开展科学健身研究、指导和运动损伤康复服务,开展国民体质监测,推广运动处方的应用,通过运动康复训练和普及科学运动理念的方式惠及广大群众。

  对宁波的竞技体育而言,科技强体提升了韧性,开放办体提升了“宽度”。

  张霓认为,最关键的是“知人善任”。

  宁波市第二少年儿童业余体育学校教练李冬瑜,用四个字描述1999年刚到宁波工作时的情形:举目无亲。

  来宁波当举重教练,或许是李冬瑜前半生最大的偶然。出生在广西桂林的李冬瑜,在踏上宁波这片土地之前甚至“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个城市”。直到现在,李冬瑜仍然觉得,宁波举重运动的土壤并不算非常丰厚。“宁波人总体比较‘文绉绉’,在力量上并不具有特别的优势。”

  李冬瑜的得意爱徒石智勇,一开始并没有显示出举重方面的天赋。石智勇是李冬瑜同乡,两人老家距离近到摩托车骑15分钟就能到达。桂林盛产举重苗子,石智勇一开始到体校试训,没被教练看上。就在这时,他遇到了回老家探亲、顺便物色人才的李冬瑜。

  “我刚到宁波的时候虽然干着教练工作,但手上基本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兵。有一次,我跟当时体校的领导施飞存说,我能不能回老家看看?施校长二话没说,同意了。第一眼见到石智勇的时候,觉得他身体各方面素质都还不错,倒也没想过他今后一定能取得什么样的成绩。但有一点,我就觉得和这个小孩很有眼缘。”李冬瑜打了个比方,“就像相亲似的,看中了、看准了”。

  2012年伦敦奥运会结束后,当时和石智勇同一级别的廖辉状态如日中天,举重界对石智勇的前途有不同看法。宁波市体育部门和相关训练团队经过认真研判,权衡收益和风险,专门在当地打造了一个举重训练基地,每年投入人力财力,中国举重的标志性人物之一、两届奥运冠军得主占旭刚出山亲自指导石智勇。一切努力终获回报,宁波成了石智勇的“福地”。来到宁波后不久,他便进入了省队,接着又在国家队脱颖而出,直至成为里约奥运会男子69公斤级冠军,捍卫了中国队在该级别多年来的荣耀。

  2016年里约奥运会后,国际举重联合会调整了举重级别,但并未对石智勇一路前行构成障碍。从2018年开始,他连续创造世界纪录,在73公斤级傲视群雄,直到此次在东京再度收获奥运金牌。

  在宁波运动员取得5枚金牌的4个项目中,射击和游泳在宁波基础比较好。如果宁波只是守着“拿手活”吃老本,就不可能在举重和体操项目上获得突破。暂时没有“擅长的人”不要紧,重要的是要拿出识人用人的魄力,发掘出“擅长的人”放手培养、预先布局,敢于去拼,才能不断突破本地体育事业的边界。张霓觉得,宁波的做法并不是靠着城市经济优势挑起“抢人大战”。“石智勇、管晨辰这样的好苗子,在来到宁波前都是籍籍无名的,关键是我们能不能当好这个伯乐。我们要充分创造空间,让‘专业的人’做好‘专业的事’。”

  竞技体育和经济社会事业大局同频共振、精明发展

  2020年,宁波市体育产业总规模预计约700亿元,年均增长率在20%以上,高于同期GDP增速,占浙江全省近四分之一。

  虽然直到2016年里约奥运会,宁波才实现奥运金牌零突破,但在竞技体育领域,宁波一直志存高远、深谋布局。

  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宁波就着手制订竞技体育发展十年规划,至今已有三轮。在2021年发布的“十四五”体育规划中,宁波市提出要“全力发展羽毛球、射击、举重、蹦床、帆船等优势项目,大力扶持田径、游泳、体操、水上等基础大项”,延续了该市竞技体育发展的主要目标与方向。

  宁波市体育局副局长曹敏杰介绍,宁波对每一个输送到省队、国家队的尖子运动员都实行跟踪服务,提供一系列护航保障。

  “从基层体育工作的实践来看,一个奥运冠军的培养最能体现一任接着一任干、功成不必在我的理念,只有久久为功,在还没有成为冠军时就给予科学有效的保驾护航,才能收获最好的绽放。”宁波体育运动学校校长朱群说。

  虽然经济发达,但宁波并没有乱投钱,算的是一笔“大账”:护航保障宁波运动员的同时,打通国家、省、市体育部门乃至国际组织、社会其他领域的资源配置,竞技体育和经济社会事业大局同频共振、融会贯通,实现协同发展、“精明发展”。

  宁波把中国男子举重队引到当地,成立了国家队浙江组,建成宁波市重竞技训练基地,建设举重馆、国家队公寓及综合训练馆,让国家队扎根宁波搞集训,带动训竞水准,又在北仑区打造女排国家训练基地,让郎平和中国女排成为当地常客。

  宁波市和浙江省体育局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提出要将宁波体校从中专升级为大专,成为省体育职业技术学院的分院。宁波还和中体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携手发展宁波体育事业,成为经济社会新的增长点。

  “到现在为止,宁波已拥有5个国家级高水平后备人才基地,在浙江全省处于领先地位。”张霓说。

  2021年,宁波又引入中国皮划艇协会、中国赛艇协会总部基地和国家训练中心落户奉化区,引入中国青少年帆船示范基地、中国内湖帆船产业实验基地落户东钱湖,同时还在洽谈世界帆船联合会总部秘书处的引进落户。

  宁波的体育事业既强化专业性,也注重社会性,既守正,又创新。靠优化体制机制激发后劲活力,靠改革锻造竞技实力。2002年,宁波在同级城市中成立唯一一个体工大队并坚持至今,创立了“省队市办”等做法,将游泳项目划归水上运动学校管理,使项目管理从差额拨款变成全额拨款,给予更好保障。

  张霓介绍,当地树立竞技体育发展“体制内外相结合”的理念,充分发挥社会力量在部分运动项目培养上的独特优势,在荣誉、奖励等方面对体制内外一视同仁。竞技体育扎根社会,获得源源不断的生命力。

  特别是对于新兴体育项目,积极引入社会力量办训,共有30家竞技体育后备人才社会训练基地正式挂牌。在东京奥运会中,参加马术场地障碍赛的宁波运动员张兴嘉,就是社会办训的奉化天驿马术俱乐部的在训运动员。在街舞、高尔夫等领域,宁波社会办训项目也有所突破,培养的运动员将代表浙江队参加第十四届全运会的比赛。

  冠军禀赋 花开处处

  竞技体育是花,长在群众体育、社区生活的深厚土壤中。2018年,宁波市政府出台文件,明确宁波新建住宅小区必须配备一定数量和标准的体育健身设施。今年,宁波还正式通过了《宁波市全民健身条例》。

  据介绍,“十三五”期间,宁波建成了3个县级全民健身中心,32个乡镇(街道)综合性健身场馆,325个村(社区)健身广场。人均体育场地面积从2015年的1.61平方米增长到2020年的2.4平方米,年均举办各类全民健身赛事活动2000余场,年均参加总人数达100余万人次。

  竞技体育是花,城市精神就是风、雨露和光。

  东京奥运会结束后,有宁波网友总结出4位奥运冠军背后的宁波“四度”精神:杨倩代表宁波“精度”,石智勇代表宁波“力度”,汪顺代表宁波“速度”,管晨辰代表宁波“稳度”。

  作为老牌制造业之城,宁波现有国家级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产品)51家,位居全国城市之首。精度、力度、速度、稳度,正是制造业之魂。数据显示,仅2019年,宁波国家级制造业单项冠军便有57.1%的企业主导产品市场占有率全球第一,92.9%的企业主导产品市场占有率全国第一。而当年纳入宁波市级单项冠军企业培育库的企业中,36家企业主导产品市场占有率全球第一,149家企业主导产品市场占有率全国第一。

  宁波提出,要聚焦关键核心技术,打造“小而精”的单项冠军集群,到2025年,国家级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数量达到130家,成为“全国制造业单项冠军之城”。专注、专一的工匠精神,向外的开放、开拓气质,呼应着敢为人先、勇争上游的品格,这是体育精神的内核,也是创新创业精神、企业家精神中蕴含的“冠军禀赋”。

  1922年,宁波奉化人王正廷当选为国际奥委会委员,被后人称为“中国奥运之父”。从他算起,中国结缘奥运已绵延百年。穿过历史风云,崛起奋发自强,体育事业和中国各项事业一样,正在迈向全面、均衡、科学发展的新境界。(记者方益波、顾小立)

【编辑:王诗尧】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