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娱乐新闻

蔡康永读大学不会烧开水 自曝希望采访凤姐(图) (2)

2011年01月01日 09:09 来源:广州日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传奇家族里的没落贵族

  蔡康永,这位让大家欢笑捧腹的娱乐人士,却来自一个传奇的贵族家庭。他的祖父曾在上海经营自来水公司,父亲蔡天铎是上海复旦大学法律系第一届毕业生,并且经营过当时中国最大的轮船公司——中联轮船公司,后来转行做了律师,是台湾资历最久且最有名望的大律师之一。对于老来得子的蔡爸爸来说,蔡康永给他的晚年生活带来了很多的欢乐和安慰,而蔡康永在这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家庭里,也看尽了社会变迁和人情冷暖。

  除了全世界知晓的“泰坦尼克号”游轮的沉没,上世纪40年代末,一艘从上海开往台湾的豪华客轮“太平轮”的沉没也在当时造成了极大的影响,而蔡康永的父亲蔡天铎正是这艘游轮的拥有者。1949年除夕前夜,蔡家的“太平轮”满载上海权贵奔赴台湾,与荣氏家族的“建元”号货轮意外相撞,一起沉没,蔡家从此一蹶不振。而出生年代距离事故发生已有些遥远的蔡康永并没有从父亲口中听说过这件事,“对他来讲,这好像是人生中一个不可承受的重担,所以爸爸就把这件事情从他的回忆中封闭住了。”直到蔡康永在美国读大学时,接到白先勇的来信,请他将小说《最后的贵族》改编成电影剧本,蔡康永才在白先勇提供的资料里看到这件事情的始末。

  童年时代的蔡康永也曾在家里发现过一些只在轮船上才会用到的东西,他家里有一把很大的皮椅子,是大人打麻将时坐的,蔡康永很喜欢这把椅子,父亲对他说,“这是船上拿下来的。”

我已经错过所有好事情

  搬到台湾之后的蔡家,因为轮船事件,生意破产,家里再没有当年的光景,只是上海人讲排场和好面子的观念,仍根深蒂固地存在于蔡康永的童年记忆中。父亲蔡天铎是复旦大学法律系的第一届毕业生,到台湾后开始做律师,但据蔡康永回忆,“我从来没有看过爸爸好好地出庭打官司,他整天都在家里跟各种达官贵人打麻将。”“我小时候每天放学回来,就看见一群穿着领子卡到脖子、腰部勒得很紧的旗袍,踩着高跟鞋,丰乳肥臀的太太,在一片钻石戒指、金表的闪光中打麻将,咿咿呀呀地讲着东家的八卦,唠着西家的家常。”

  蔡家最鼎盛的时候,家里有六个佣人,到了后来,只剩下一个老妈子,但每次蔡康永晚回家,蔡爸爸还是习惯性地留下那句,“叫他们弄一点吃的给你"。习惯了富贵生活的蔡爸爸对曾经的上海排场念念不忘,当蔡康永带他去吃自助餐时,他就叹气,“唉,在上海只有乞丐才拿着盘子排队吃东西。”在他的观念中,那个只用“下巴点菜”的餐厅才是应该吃饭的地方——手都不用动一下,服务生就会把客人要的菜送到桌前。父亲这种看尽浮华、索然无味的感觉也影响了蔡康永对世界的态度。“常有来宾抱怨说我这个主持人冷酷。我是这样的主持人,如果对方落泪,那等他哭完了,我还要继续问的,我可没打算就此停住。”

  “我从小就被灌输‘你已经错过所有的好事情’的观念。”蔡爸爸带蔡康永去看京剧,看到孙悟空从三张桌子上面翻下来,他就说上海人都是从五张桌子上面翻下来,表演者如果转了三十个飞叶子,他就说以前盖叫天可以转六十个;吃一条黄鱼,他会说西湖的黄鱼才不是这个味道,这个是腥的。所以跟在总是活在当年光辉中的蔡爸爸身边的小康永,对什么都感到索然无味。“我觉得很好玩的东西,他都觉得没什么,他跟我讲的好玩的东西,在我看来都很悲惨。”

为过“打架瘾”开始学京剧

  在台湾再兴私立学校读书的蔡康永,和其他大家族的少爷千金在一起读书写字,但是看到别的工人家庭的小孩可以打架,也让他很羡慕。所以儿时无架可打的蔡康永,从七岁就开始学唱京剧,因为在他看来,在唱戏的过程中,可以穿着盔甲、带领群队跟别人打架,是件很过瘾的事。

  “我跟我妈说我要打架,要舞刀弄枪,我妈说那你去考第一名,如果你能考到,我们就找戏剧学校的师父来帮你打扮成舞刀弄枪的角色,我就赶快去考了一个第一名回来。大人就找来师父帮我打扮成武生的角色,摆了武打姿势拍照留念,我妈让我在照片上签名送给亲朋好友,然后这个轰轰烈烈的‘打架’事件就此结束。”

  坦言从小就喜欢出风头的蔡康永,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担任班长职务,后来还当上了学生会主席,常被学校派出去参加各种比赛。“我参加这些比赛的重要原因,就是可以随意翘课,我只要说我要去练演讲了,就消失不见,也没有人敢管我;再一个,小时候觉得出风头是有意思的事。”而当时就懂得用各种小手段收买同学的蔡康永,说自己小时候的梦想是当政府领导人,但这个理想,在他读中学时被磨灭掉了。

读大学了还不会烧开水

  蔡康永总说,他父亲都把他当宠物一样看待,并未对他有过严格的要求。在台湾念完高中后,蔡爸爸对康永说,“弟弟呀,你一定要去念一个硕士学位,而且必须是美国最好的大学”,每每说起此事,蔡康永都觉得这就像是他爸爸在点一道菜,而你就要帮他去把这道菜煮出来。蔡康永背着父亲申请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电影学院,这件事也让蔡爸爸在朋友圈子里“很丢脸”。每当别人说起自己孩子在国外留学读商科或者工程的时候,蔡爸爸一说自己儿子在读电影,都会引起一阵惊诧,因为在老上海人心目中,演艺圈就不该去学校学。

  蔡爸爸为了把蔡康永送进他心目中的电影学院,就找了一些强而有力的推荐者来写推荐信,其中一位就是香港电影史上很重要的武侠片导演——胡金铨。蔡康永到了洛杉矶后,胡导演亲自开车来接他,可对这位艺术家来说,照顾人的生活起居本也不是他所擅长的事情,所以当他把蔡康永送到住地之后,就说“好了,我完成任务了”,就走了。第一次出国的蔡康永在洛杉矶的第一天,盖了6条牛仔裤,冻得瑟瑟发抖地过了一夜。而他这辈子第一次烧开水也是在读大学期间,“听说水开的时候会冒泡泡,于是我就死死盯着那个正在烧的水,当它出现第一个泡泡的时候,我很惊慌,因为没人告诉我要到第几个泡泡出现的时候才是水开了。”

  坐马桶主持节目的另类

  三年电影学习完后,1990年毕业的蔡康永,立刻飞回台湾,担任了电影《客途秋恨》的制片经理、《功夫皇帝方世玉》的编剧。但在看过太多电影圈“十载寒窗无人晓”的故事后,蔡康永认为自己不能成为像李安那样能熬得住的人,他不想这样子耗费人生。后来,台湾电视圈“教母”级的人物张小燕找他来做电视节目;再后来,就有了大家看到的时下最火热的综艺节目《康熙来了》。

  蔡康永不按理出牌的个性在娱乐圈得到充分发挥。在节目里,他坐在马桶上主持,问一些让人跌破眼镜的问题,穿古怪的衣服,做其他人不敢做的造型,其中以肩膀上停一只鸟的造型尤为经典。这个造型是他第一次主持台湾电影金马奖走红地毯的样子,是向希区柯克致敬的一个造型。到了今天,仍有很多人问他这次怎么没带小鸟来,蔡康永用他一贯的机智与幽默回答道,“嗯,其实,小鸟也有它自己的人生要忙啦……”

参与互动(0)
【编辑:张曦】
    ----- 文娱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