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刘欢批"好声音"故意煽情 上台收提问纸条铺垫故事

2012年11月16日 08:27 来源:信息时报 参与互动(0)
刘欢批“好声音”故意煽情上台收提问纸条铺垫故事
    刘欢爱徒徐海星是《好声音》故事操作得最成功的学员之一,连刘欢都为其落泪。  从上到下:刘欢、那英、庾澄庆、杨坤等四位导师在《好声音》舞台上情绪大起大落,时哭时笑,主要归功于后期剪辑

  早前,刘欢以身体太累扛不住为由宣布将退出《中国好声音》(以下简称《好声音》)第二季,曾引发外界不少猜想,引用网络红人元芳的一句话就是“此事大有蹊跷”。近日,刘欢做客《锵锵三人行》,在节目中首度透露与《好声音》制作方“理念不合”的种种。对此,记者昨日致电《好声音》宣传总监陆伟,但他表示自己没看过这段访问视频,并表示目前在忙《中国达人秀》,《好声音》的事等第二季的时候再回应。

  刘欢在《锵锵三人行》中透露,自己之所以决定退出《好声音》第二季,一方面是因为身体吃不消,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节目后期频频传出学员身份造假、四强有内幕等负面,令自己觉得闹心。提及自己的爱徒徐海星在节目上的对白有经过设计的嫌疑时,刘欢没有直接否认,在“这个怎么说呢”的缓冲后,他透露制作方确实希望导师配合在节目中做出一些煽情的成分,但自己并不赞同这样“做故事”,“他们(制作方)试图想做一些什么,但经常这种成功率会很低,因为我们都不配合,他们只能是尽他们的努力,他们总是希望能挖,有一些故事在。这个从制作方,你觉得也无可厚非,他希望一个煽情,或者怎么样,他在抠这个故事。但是有的时候说实话,我不赞同他们这一点,就是故事是可以有,但是故事不是你做出来的。”刘欢更透露其实制作方还尝试“做故事”多次,但绝大部分故事均以失败收场。

  这是一场戏……

  导师要配合讲故事

  与以往的选秀节目一样,《好声音》依旧免不了煽情的“故事情节”。刘欢昨日表示,自己一早就与制作方签订合同讲明“不能有任何形式来左右我的判断”。但实际操作时,制作方却希望能左右导师们的发言,让他们能在学员故事的铺陈和发展上助一臂之力。导师配合讲故事,这一点陆伟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曾透露,节目组不会对舞台上导师与学员之间的沟通做安排,但会在一些小细节上有所设计。就是每个学员上台的时候,工作人员都会给4个导师每人递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希望导师们提问的问题。“到了徐海星,我们写的小问题是‘今天爸爸妈妈有没有陪你来录像’。有很多学员,导师也问过类似的问题。为了让导师适应,自然地问出这个问题,当初海星上来之前,前面可能有18个学员都被问过这个问题,其实都是铺垫。”这种细节处的设计,为的就是可以成功地“自然”地勾出学员的情感故事。不过还好,在刘欢等导师的“不配合”之下,这种故事并没有泛滥成灾。

  除了要导师配合讲故事外,有时候导师也成为故事中人。庾澄庆在比赛前的花絮影片中,直呼爱将吴莫愁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让两人师生恋被热炒,对此,庾澄庆事后直呼:“那是他们叫我讲的!”透露其实是制作方的安排,一切都是有脚本。

  节目有意制造煽情效果

  虽然言语权掌控在导师自己手中,但表情就不一定了。《好声音》舞台上,观众经常可以看到导师七情上面,一会哭一会笑,也曾有质疑指出“四位导师简直堪比演员”。对此,刘欢也颇显无奈,原本每场录制的素材可能有1000分钟,但由于节目时长限制,最终剪辑呈现出来的只有90分钟,也就是说,导师的所有反应并不可能完完全全地表现出来,制作方会有选择性地剪辑。“他把这些所有嗨的地方都弄到一块,差不多是这种做法,那还有其他的时候,我们都已经扛不住了,坐在那就恨不得背着脸,这些东西不在。所以这种东西,就是大家有时候就在这个电视里面看到,就是我们有时候流泪,有时候笑得很开心。”虽然导师们试图与制作方沟通,期望后期能多点呈现出导师们对学员的专业点评,而不是这种“演员效果”,但最终都无果。《好声音》录制阶段,记者曾几次前往现场探班,在现场,每一位导师虽然都有足够充分的时间对学员做出点评,但冗长的专业性评价偶尔会令现场气氛变得枯燥。为了呈现出来的节目高潮起伏得当,在后期制作中,制作方对导师的点评做出一定的删减。

  对学员形象过分包装

  学员台上台下两个样子,也是热议的《好声音》话题之一。最典型的莫过于徐海星,盲选阶段,自称为圆父梦上台唱歌的徐海星,成功博取了不少眼球和泪水。但随后却被网友披露以父之名炒作,台上扮纯真台下开放。同样,深情唱着《someone like you》的郑虹,台上看起来安静内敛,甚至贴上“自闭”的标签,不料过后网上却疯传其大化烟熏摇滚妆的图片,截然相反的形象实在令网友唏嘘。关于形象差异之大,郑虹也曾透露,这是自己在与节目编导交流时所造成的失误,“我完全只是一个在生人面前比较内敛的人。而且我也是一个非常慢热的人。至于当时对我‘自闭’的概括,纯属一些交流上的失误,由于当时我在编导面前表现得很安静,加上当时我对这些形容词没有概念,所以才会造成大家的误会。”蔡慕嘉

【编辑:罗攀】

>文娱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