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姚贝娜离世后眼角膜手术医生:记者的采访和我无关

2015年01月19日 16:09 来源:都市时报  参与互动()

  作为姚贝娜2011年乳腺癌手术的主刀医生,曹迎明这两天的生活完全乱了,他的神色既悲伤又纠结。

  曹迎明是任职北京北大人民医院乳腺中心的主任医师,是姚贝娜因病结缘的朋友。曹迎明对姚贝娜的去世惋惜痛心,此时此刻非常不愿意在媒体面前谈论刚刚逝去的生命,而作为一名医生,他又认为姚贝娜的病例十分特殊,需要澄清一些事实,否则会造成大家、尤其是年轻人对乳腺癌的恐慌。

  1

  手术后所有的指标都很优秀

  2011年5月31日,姚贝娜做了乳腺癌的切除手术,她曾经说过,以后的每年6月1日就是自己的重生纪念日。对于手术的日期,曹迎明却已经记不清楚了,“我们每天的患者实在是太多了。”

  曹迎明开始只是把姚贝娜当作一位普通的患者,“她第一次来我这里时,带了一名助理,助理跟我介绍说她是个歌手,可是我这个年纪,从来不会关注这些流行音乐的事情,也根本不认识她。”检查后,曹迎明发现姚贝娜的左乳乳晕区局部皮肤有凹陷,凭着常年的经验,他直接建议姚贝娜马上做手术。此后,姚贝娜出于谨慎考虑,又去了别的医院,而别家医院的诊断都是“正常”,顶多是炎症或者纤维瘤。但两周后,姚贝娜又回到了人民医院。曹迎明回忆说:“我当时还跟她开玩笑:‘怎么过了这么多天才回来做手术?’她说上别的医院看后,还是认为我的诊断和她的自检情况更符合,而且她觉得我的经验更丰富些,就很痛快地说要做手术。”

  曹迎明不觉得自己异于其它医院的诊断是因为自己的医术有多么高超,在他看来,姚贝娜很容易被误诊,因为姚贝娜实在是太年轻了,29岁的年龄怎么会和癌症有关系,而且她以前得过乳腺炎,“不过以我的经验判断,用炎症解释不了,我们医院的会诊结果,也认为十有八九是乳腺癌。”

  就这样,姚贝娜做了乳腺癌切除手术,整个手术分为三部分,先是做病理化验,半小时出结果,确认姚贝娜是乳腺癌;第二步则是做了左乳切除手术;第三步则是整形再造手术。曹迎明透露,整个手术是充分准备好了,而且手术后所有的结果都显示非常优秀,对于姚贝娜而言,唯一不好的“指标”就是她太年轻了,所以,曹迎明建议她做化疗,“如果是四五十岁的高发人群,手术后有这样好的检查结果,我们根本就不会让她再做化疗。”

  在化疗即将结束时,姚贝娜对曹迎明说,自己收到刘欢让她去录歌的邀请,她向曹迎明征求意见,曹迎明说那时姚贝娜身体恢复得非常好,朝气蓬勃,“我对她说,她可以和正常人一样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2

  乳腺没病变,但去年6月发现癌症转移

  患者都会定期去医院复查,每次都是曹迎明和姚贝娜联系,“你该来医院复查了。”可是随着姚贝娜因《中国好声音》而走红,她越来越忙碌,忙得有时就忘了复查。

  去年,曹迎明又给姚贝娜打电话督促她来复查,姚贝娜说行程太忙了,只有一天可以来医院,“在我们医院一天检查完所有的项目不容易,为此我还专门帮她联系,尽管约在一天都能给她查完。”

  那天是2014年6月27日,也是从那天,曹迎明的心里有了阴影,“那天的检查结果是她的肝脏、骨头都出现了问题,这么短的时间就出现了癌细胞的严重转移,让我十分惊讶,她这么年轻,而且当初恢复得那么好。我跟她说别太劳累,‘让你爸给我打电话。’”很快,姚贝娜的父亲从深圳来到北京,“我跟她父亲也是在这间办公室谈了情况,我说,现在又要面临重要选择,我希望姚贝娜化疗。”不过这个建议,被姚贝娜否决了,曹迎明说:“姚贝娜太热爱自己的事业了,宁可牺牲很多其他东西。”

  在姚贝娜牺牲掉的东西里,就有健康,曹迎明说那时看姚贝娜的朋友圈每天就是飞啊飞啊,有时一天恨不得要去两三个城市,她不仅唱歌还要跳舞,“因为癌细胞已经转移到她的肝脏和骨头了,所以一定不能累着,我提醒她不要跳舞,容易造成病理性骨折,我也提醒她注意休息,不要熬夜。”

  曹迎明表示,姚贝娜病情恶化得如此厉害是因为她是通过血型转移,先是肝脏、骨头,后来传出的咳血就是已经转移到了肺,而最致命的是脑转移,“而她的乳腺没有问题,切除的左乳和好的右乳都没有病变。”

  3

  她有着超出其年龄的聪慧和坚韧

  曹迎明说自己原本和姚贝娜就是普通的医患关系,后来能成为朋友,实在是因为姚贝娜太可爱、太与众不同了, “刚来医院时,她就表现得特别聪明、理性,说做手术就做手术,说切除就切除,不哭不闹也不悲观消极,作为医生,我最喜欢和这种患者打交道,因为他们明白事理,姚贝娜这么年轻就能做到这点,真的让人佩服。”

  曹迎明说开始姚贝娜都是自己来医院,瞒着父母,“我看到新闻报道她最后说:‘爸,劝劝妈,别难过’,我相信这就是她说的,她真是这样的人,理解父母、体贴父母、坚强乐观,有着超出其年龄的聪慧和坚韧。”姚贝娜的遗嘱是捐献眼角膜,这在曹迎明看来实在是正常,“她的性格决定了她会做这样的事,像她为粉红丝带乳腺癌防治运动代言,这些都是她真心要去做的,谁年纪轻轻地愿意老提起自己得乳腺癌这事呢,我们医院也治过比她还有名气的明星,可是人家不愿意出来说,那我们就严格保密,而姚贝娜却没有这种顾虑。”

  4

  对自己的身体保持一份警醒是对的

  姚贝娜离世的消息,曹迎明也是在网上看到的,随后他赶紧给姚贝娜的父亲打电话,得到了确认,曹迎明说:“这两天心里特别乱,在这样的情况下,姚贝娜的父亲还不忘感谢我之前对她女儿的照顾,听她这么说,我又欣慰又难过。”

  姚贝娜的去世,对于见惯生死的曹迎明也是一个打击, “根据姚贝娜最初的治疗状态,复发的概率不到5%,可是这么低的概率,在姚贝娜这里却变成了100%,可见目前的医学发展水平还远远不能深入了解肿瘤这个未知领域。”不过,曹迎明很反感“既然是癌症,治不治都一样”这样的说法,“虽然科学发展还不能攻克癌症难关,但还是需要治疗,治疗癌症的关键是一个‘早’字,这是大的概率的指向。”

  也正是出于医学的名义,曹迎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每次一有明星因乳腺癌去世,就会引起门诊量的大幅增长,姚贝娜受到病魔的摧残,更让不少年轻人恐慌,我觉得对自己的身体保持一份警醒是对的,但是,不要因此而盲目地恐惧,用乐观理智的心态去善待身体、善待生命,才是能够给自己的最好祝福。”

  离世后眼角膜手术医生受访:

  记者的采访手段和我无关

  1月16日下午,青年歌手姚贝娜因癌症离世,临走前做出了捐献眼角膜的决定,她去世不久,深圳眼科权威医师姚晓明前来为其摘取眼角膜,并立即于当晚为一名深圳的接受者成功做了角膜移植手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深圳晚报》3名记者伪装成医生助理随姚晓明进入太平间并拍摄遗体,引发轩然大波。18日凌晨,记者通过电话采访了姚晓明医生。

  “这件事跟我没关系,记者有他的采访手段,对吧,你也是记者,但至于他的手段合不合规范,合不合道德,自有大家评价。我只想告诉你,我是个医生,我要做的是无偿奉献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完成死者遗愿,就是这样。”姚晓明表示,当天他不是第一个知道姚贝娜离世消息的人,《深圳晚报》在姚贝娜离世仅1分钟后就抢先发布快讯,信息来源与他无关;他与姚贝娜父亲有过保密承诺,因此当时许多记者给他打电话他都没接。

  “他们怎么进来(太平间)我怎么知道,他们说是我的助手,我当时拎着东西,他们帮我提。就我一个人穿着白大褂,他们都穿着便服。”当“助手”随行进入房间后,他意识到这几个人可能是记者,看到他们拍摄照片,便当即与姚贝娜的父亲沟通。姚贝娜的父亲当时比较冷静,认为拍摄不妥,要求记者删图。其后姚晓明专心做手术,门外姚贝娜的家属与这几个记者是如何沟通的,他并不太清楚。“有人说我要名声,我今年58岁了,这个名声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希望贝娜在天之灵,安静地走、安静地笑、安静地唱,人间的嘈杂声太多,我觉得是对死者的不尊重。”

  媒体发表致歉声明

  撤销“姚贝娜光明基金”

  1月18日凌晨,《深圳晚报》就偷拍姚贝娜遗体及成立基金组织发表致歉声明。声明中表示,1月16日下午19点左右,《深圳晚报》记者确曾进入临时手术室拍摄眼角膜手术过程。当亲属表示拍照不妥时,记者当即删除了所有照片,此举获得姚父谅解。

  声明中还说,姚贝娜生前一直热心公益,离去之后捐赠眼角膜,使他人重获光明。受其义举感染,深圳晚报等单位共同发出成立“姚贝娜光明基金”的倡议。看到该倡议后,姚父向《深圳晚报》表示,考虑到贝娜刚刚离开,想让孩子平静地走,他们不希望在此时成立这一类的基金组织。为尊重姚贝娜亲属的意见,发起单位决定撤回该项目的倡议,对于已经向账户捐助的两笔款项将予以退还。

【编辑:耿庆源】

>文娱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