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专访香港电影修复师郑子宏:助港产片重回“花样年华”

专访香港电影修复师郑子宏:助港产片重回“花样年华”

2021年11月22日 11:50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中新社香港11月22日电 题:专访香港电影修复师郑子宏:助港产片重回“花样年华”

  中新社记者 韩星童

  隐身于香港观塘旧工厦的工作室飘着清爽的柠檬香,那是胶片清理溶液散发出的味道。两张靠墙工作台各放置了一大盘胶片,目测直径超过20公分,密密麻麻粘了黄色胶布,电影修复师们正戴着白色手套,在一盏台灯下小心清理胶布。

  据博亚电影修复所经理、电影修复师郑子宏介绍,黄色胶布是胶片剪辑遗留的痕迹,经年存处仓库难免湿气侵入,胶水发胀,摸上去略感凹凸,若呈现到影院大银幕上,则会是突兀的晃动。

  所以,电影修复师要做的,便是清理这些胶布和胶水,重新换上一批专用胶布,再抹去胶片残存的灰尘,之后放入4K扫描机将底片录入电脑转为数字影像资料,利用科技一帧帧修复、调色。“电影修复并不一定是让旧电影变得更靓,而是恢复它们以前的样貌。”

  入行多年、经验丰富的郑子宏瞥了一眼桌面那盘胶片便如卜卦神算:“这是武打片吧,而且不是开头就是快结束了。”得到同事肯定的回答后,他得意地笑起来,“看这些黄色胶布就知啦。”一部电影底片大约有7盘胶片,“香港旧武打片特征是开头先展露身手,打戏很多,中间开始叙事,到电影快结束又打起来了。”那些你来我往的高手过招,招式多变,需要频繁切换镜头、剪辑,“哇,你是没看到徐克的武打片胶片,胶布贴到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人手清理起来那才叫崩溃。”

  旁人是在影院看当下最时兴的电影,郑子宏却是透过一方小小胶卷回望过往辉煌的港产片,同样过瘾。他也是后来才顿悟,原来他修复电影的历程与港产片发展轨迹不谋而合——“都是由武打片开始,之后逐渐趋向剧情片,如关锦鹏、王家卫、许鞍华。”

  对于电影修复的意义一问,郑子宏沉吟片刻,概括为“文化的传承与保留”,那些上世纪80、90年代的珍贵影像,生动捕捉了一些猝然离世的巨星花样年华里的一颦一笑、记录着正在变迁的城市景观。

  比起这些,虽微小却更触动人心的,是那影像背后为梦想忙碌奔走的背影日渐佝偻,看到焕然一新画面猛然记起热血年华。郑子宏记得,那年修复完电影《英雄本色》,他飞往北京带给导演吴宇森及剪辑师看,“两位前辈都看得流泪。拍摄时他们都很年轻,那时的努力、付出,如今可以在大屏幕重新回看,那感觉很震撼。”

  今年香港国际电影节精选多部世界各国经典电影修复版上映,包括4部王家卫导演的代表作《春光乍泄》《花样年华》《2046》《堕落天使》的4K修复版,全出自郑子宏之手。

  “王家卫对电影修复很有要求,他很清楚自己的电影应该用什么方法去修复,也记得当年的拍摄细节。”所以王家卫可一眼挑出旁人不易觉察的瑕疵,无形间令郑子宏备感压力。

  《重庆森林》修复到九成时,王家卫和摄影师杜可风来到工作室观看成果。“我当时特别紧张,尤其是两位传奇大师一起来,好怕他们看完站起来骂人。”郑子宏的担心纯属多余,两位大师一路看一路笑,怀念不已,“他们一直在说‘记不记得当时我们拍这里的是怎样怎样’。”

  近年电影节对于修复电影的推荐,以及网络时代串流平台日益增多和对画质要求,在郑子宏看来皆是行业发展的契机,“香港曾经拍过那么多电影,所以一路都会有修复的需要。”这么看,那个佳作涌现的香港电影黄金时代和浪潮里吵吵闹闹、令人难忘的港产片,也许正等待着在不远的将来重临大银幕。(完)

【编辑:梁静】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