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对话 | 李冰洁:在被窝里偷偷哭过的奥运冠军

对话 | 李冰洁:在被窝里偷偷哭过的奥运冠军

2022年01月12日 08:49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2019年游泳世锦赛女子400米自由泳预赛出局后,李冰洁躲在被窝里偷偷哭了一番。

  她还很清楚地记得当时的热搜——#李冰洁第九无缘决赛#,每一个字都如同针尖戳进她的心里。

  2017年世锦赛,年仅15岁的李冰洁拿下女子800米自由泳银牌、女子400米自由泳铜牌,而后还在天津全运会上连夺四金。

  两年间巨大的落差,让李冰洁一时难以消化。

  2020年,状态变得更差的李冰洁,在低谷中进一步沉沦。在距离推迟后的东京奥运会不到一年时,还遭遇了骨折伤病。

  李冰洁决定“从头开始”,从长发剪回了短发,那是她15岁时横空出世时的发型。

  与此同时,她还打破了对于长距离训练的恐惧心理,在入冬的高原上穿着结冰的外套,被体能训练“折磨”地边跑边哭……

2017国际泳联世锦赛女子400米自由泳决赛在布达佩斯举行,中国选手李冰洁以4分03秒25夺得季军。<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记者 富田 摄
2017国际泳联世锦赛女子400米自由泳决赛在布达佩斯举行,中国选手李冰洁以4分03秒25夺得季军。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过去的2021年,李冰洁在东京奥运会拿下一金一铜,在陕西全运会斩获三枚金牌,还在年末的短池游泳世锦赛夺冠……取得了“想都不敢想”的成绩。

  近日,中新体育独家对话东京奥运会游泳冠军李冰洁。

  从小就爱玩水

  中新体育:你是如何与游泳结缘,并决定走这条路?出生于游泳世家的你,是不是“自带天赋”?

  李冰洁:在我还不会说话的时候,我爸妈就带我到游泳馆,当时我爸抱着我下水,就这么和游泳结缘了。

  还有一个挺有意思的事,记得小时候我找我妈陪我玩,我妈说:“哎呀,你自己玩吧”,然后就给我在洗手间放了一盆水,还有一个小壶和小勺,我就这么玩了一下午。

  回想起来,那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喜欢水了,我也喜欢去大海玩,可能父母是从这方面发现我比较有天赋。

  这跟我父母曾经是游泳运动员也有关系,我确实有这方面的基因,记得刚开始练游泳,专业队教练就说我天赋好,水感很好,在水里看起来很舒服。

东京奥运会女子4x200米自由泳接力决赛中,中国队以破纪录的成绩夺得冠军,李冰洁(右二)担任最后一棒。
东京奥运会女子4x200米自由泳接力决赛中,中国队以破纪录的成绩夺得冠军,李冰洁(右二)担任最后一棒。

  中新体育:有不少运动员曾坦言不想让孩子再走职业运动员这条路、吃这份苦,当时你和父母是如何权衡的?

  李冰洁:他们问我想不想走职业运动员这条路,还是老老实实去上学,考一个好大学,我说想练游泳。当时省里有个集训,我体验了一下专业队的生活,觉得比起学业,还是更喜欢游泳。

  躲在被窝里偷偷哭

  中新体育:你的成长速度特别快,2017年,只有15岁就在布达佩斯世锦赛上横空出世,在天津全运会上更是连夺四金,这份成就是如何做到的?

  李冰洁:在那之前训练很系统,每一步都踩得很扎实,底子打得很厚,所以比赛比得还不错。不过成绩这么好,还是有些出乎我预料的。

李冰洁(右)在东京奥运会400米自由泳决赛中。<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记者 韩海丹 摄
李冰洁(右)在东京奥运会400米自由泳决赛中。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中新体育:此后你经历了低谷,回头来看主要原因是什么?心态上发生了变化?

  李冰洁:当时心态是一个原因,自信心出现了一些问题,也会觉得越来越怕累,尤其是自己很差的一些方面,比如超长距离的训练,3000米、4000米自由泳,我对这些很抵触,越来越不想练。

  游泳运动员都有这种体会,长距离真的很累很苦,游的时候,你面对着泳池底下,一直在游,连着游,中间也没有任何人给你讲话,很枯燥,也会很害怕。

  另外当时的训练不太系统,一直跟教练处于磨合期,刚磨合好之后又换到了另一个教练。

  那次低谷持续了很长时间,从2017年到2020年,也是有些出乎预料,刚出成绩之后紧接着就陷入低谷。

  可能当时自己的心智上还是不够成熟和强大,拿了全运会冠军之后,有很大压力,因为冠军是守擂者,要时刻提防着别人追赶和超越,这个比追赶难多了。

李冰洁在雅加达亚运会女子200米自由泳决赛中夺冠。<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记者 李霈韵 摄
李冰洁在雅加达亚运会女子200米自由泳决赛中夺冠。中新社记者 李霈韵 摄

  中新体育:后来你是怎么走出低谷的?

  李冰洁:很感谢教练,一直在开导我。我父母也是一直在鼓励我,平常我们打电话,如果我不主动说起训练的话题,他们也不会主动去问,怕给我心理压力。

  后来我心态上有所调整,克服了自己恐惧的东西,觉得越是自己害怕的东西,才更需要去练,才能大幅度提高自己的成绩。

  包括水下的技术,比如转身和出发的一些细节都有改善,我觉得这个也很重要。

  中新体育:在低谷期间,让你印象最深的事是什么?

  李冰洁:我觉得还是2019年的世锦赛,我参加400米自由泳比赛,前期训练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决赛我都没有进,排在第九,差一名就进决赛了。我2017年世锦赛是排在第3,这种落差很难受。

  当时赛后还有一条微博热搜“李冰洁第九无缘决赛”,真是感觉每一个字都直戳心脏。比完赛当晚,我在被窝里偷偷哭。

    李冰洁在陕西全运会比赛中。图片来源:Osports全体育图片社
    李冰洁在陕西全运会比赛中。图片来源:Osports全体育图片社

  天才少女涅槃重生

  中新体育:东京奥运会你在4×200米自由泳接力拿下金牌,400米自由泳拿下铜牌,这次涅槃重生,是不是现在回想起来还很激动?这对你有着怎样的意义?

  李冰洁:现在看4×200米自由泳接力比赛回放的时候,还是浑身起鸡皮疙瘩,自己还是会被带入那场比赛。

  这枚奥运金牌对我的意义非常大,证明了我之前一个阶段的努力没有白费,也增强我的信心,让我觉得我离我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我的终极梦想是在自己的单项上能有突破,我觉得我离这个梦想又近了一步,不再那么遥远,其实是可以触碰到的。

  中新体育:对你而言,东京奥运会推迟的一整年里,是不是很好地帮助你修炼了一番“内功”?

  李冰洁:我2020年状态很差,甚至比2019年还差,我在那年8月份还受伤了,耽误了1个多月的训练,当时状态很低迷,而且觉得前途也很渺茫。如果真的是在2020年办奥运会,我觉得我可能很难站上奥运赛场了。

  从骨折中康复之后,我在2020年10月份剪了短发,下决心从头开始,算是给自己的小暗示吧,后来确实转折来了。

  中新体育:听说2020年养完伤回归训练后,你在“魔鬼训练”里边跑边哭?在你的运动员生涯里,这是最苦的一段时间吗?

  李冰洁:算是到目前为止最苦的一个阶段,那是在2020年底,我们在海拔2400米高原的田径场跑步,可能教练发现我在这方面太差了,每堂训练课都会要求我跑一定的圈数,没有达到的话,就要挨罚,要不就50圈,要么就100圈,从早上一直跑到中午。

  当时气温已经是零下了,还下着雪,我们穿着短袖,外边套着冲锋衣跑。开始大家都一起全速跑,跑完身上出汗,衣服都湿了。

  后来他们跑完之后,我自己一个人在体育场跑,因为要跑100圈,所以速度肯定要往下降,大概跑了有10分钟,我的衣服全都结冰了,弯胳膊都受到了限制。

  后来我把羽绒服套上还是不行,冲锋衣贴在皮肤上,就感觉套着一个冰袋在跑,冷得我上下牙“打架”。但还是得跑,因为冷,还要赶紧跑,让身体稍微热一热。

  当时冷得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跑着跑着觉得太苦了,就哭了。

    李冰洁(中)在陕西全运会1500米自由泳决赛中夺冠。图片来源:Osports全体育图片社。
    李冰洁(中)在陕西全运会1500米自由泳决赛中夺冠。图片来源:Osports全体育图片社。

  奥运赛前紧张到手抖

  中新体育:2021年你收获满满,不仅是东京奥运会,在陕西全运会上也收获三枚金牌,并在2021短池游泳世锦赛夺冠。这一年开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一年会收获这么多?回首2021年,你有哪些感慨?

  李冰洁:没有,真的不敢想。

  回首2021年,我觉得坚定信念很重要。在低谷期的时候,不管我成绩有多差,我始终觉得我还可以站起来,还可以重回巅峰,抱着这样的心态做好每一天。如果我觉得自己不行了,就这样了,那我可能就再也起不来了。

  中新体育:再回想东京奥运会的经历,有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比赛之前紧张吗?

  李冰洁:还是4×200米接力比赛,这是我职业生涯最紧张的比赛,那场比赛应该算是载入史册了。

  我们当时是临时组的队,赛前也根本没想会争夺这枚金牌,甚至银牌都没去想,就想跟加拿大争一下铜牌,拿下铜牌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上到起跳台之前,大脑完全是空白的,什么都没有想,我看了看手,已经抖到控制不住了。

  当时霏姐(张雨霏)还剩50米,也就是马上该我上起跳台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太紧张了,就赶紧回去跟第一棒杨浚瑄抱了一下,就有种求安慰的感觉。

  后来下水之后好很多了,就是冲,也不想体能分配了。

  中新体育:19岁的你已经夺得过全国冠军、亚洲冠军、奥运冠军和短池世锦赛冠军,对于未来还有哪些期待?

  李冰洁:对于未来,最近的还是亚运会比赛,之前看过一份统计,我个人的最好成绩,在2021年都刷新了一遍,唯独剩下800米自由泳,最好成绩还是2017年创造的,希望亚运会上能游出目标成绩。(作者 卞立群)


【编辑:岳川】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