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张子枫到易烊千玺 后浪演员如何做到“二十不惑”?

从张子枫到易烊千玺 后浪演员如何做到“二十不惑”?

2022年05月22日 10:40 来源:齐鲁晚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后浪演员“二十不惑”

  不知不觉间,演艺圈迭代到了00后这一代。中年演员凭实力说话,“85、90”流量时代的明星们活跃在商业化流水线的作品中,红得够深、够久。到了00后,争夺流量仿佛不再是必修课,他们安静地寻找自己的定位,沉稳在作品中打磨演技,在二十多岁的年纪,就有了“不惑之年”的判断力。

  记者 李睿 实习生 李菁

  养成

  去年年底的第34届中国电影金鸡奖颁奖礼上,9位入围最佳男女主角奖项的演员中,易烊千玺、张子枫、刘浩存三位00后演员显得格外亮眼。

  易烊千玺通过偶像组合TFBOYS在2013年出道,大众对他的印象曾经长久地停留在舞台上唱“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的小男孩。2019年,优质大剧《长安十二时辰》横空出世,易烊千玺在剧中扮演重要角色李泌,这是一个仙风傲骨、气场强大的天才少年。在一众戏骨面前,易烊千玺的表现中规中矩,称不上惊艳,甚至在台词处理上引发了一些争议,但对于一个彼时还没有接受过系统表演训练的新人,大部分观众都是给予鼓励的态度。导演曹盾给了他极高的评价:“他有成为一个大材的可能性,这其中包含专业能力和自我约束能力。”

  《长安十二时辰》播出不久之后,易烊千玺出现在电影《少年的你》中,他从形象上抛弃了偶像明星的精致,饰演整天蓬头垢面、打架滋事的混混小北。这个角色有很大的发挥空间,在拍摄时,易烊千玺在桥下废弃的板房中待了很久,躺在很脏的床上感受人物,才逐渐将小北的精神世界解剖开来,引领着观众走进人物的世界。两部优质作品,已然让观众认可了易烊千玺的演员身份。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说:“十三四岁那会儿被选择,所以十七八岁就会开始找自己想要什么。”

  正式踏入电影圈不过三年的时间,易烊千玺又拿出了《送你一朵小红花》《长津湖》《奇迹·笨小孩》等多部亮眼作品,接下来他还将与娄烨合作新片《三个字》。就像章子怡曾经评价的那样:“具备流量又具备绝对实力的演员少有,易烊千玺在流量范畴内做了一个最优秀的典范。”

  在演戏这条路上,8岁就出演《唐山大地震》的张子枫称得上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当年她凭借片中的方登一角成为最年轻的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新人奖获得者,懵懂澄澈的眼睛和欲语还休的泪水令观众心碎。后来她又凭借《小别离》《快把我哥带走》等作品被观众熟知。

  《唐人街探案》是张子枫演艺道路的转折点之一。影片结尾,思诺意味深长的邪恶微笑,让观众不寒而栗;到了《你好,之华》中,张子枫再次被观众看到演技,她演的小之华让导演岩井俊二觉得跟周迅很像:“只要一开机,她就变成了这个角色。”

  到了《我的姐姐》,张子枫再进一步。这是一个敏感孤独、心有不甘的少女形象,面对要不要抚养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弟弟,张子枫将人物诠释得具象而富有层次,面对弟弟时的愤怒、无奈、恻隐、心痛感,角色身上始终笼罩着的疏离、冷漠,非常令观众共情。在具有爆发力的戏份上,张子枫诠释得更加精准,她在《我的姐姐》中贡献了多场哭戏,面对父母遗像时的无助啜泣,与姑妈探讨“责任”时的不甘、愤怒,十分具有感染力。在多部优质作品的加持下,张子枫俨然成为00后的演技派代表。即使是在群像戏《中国医生》中客串,她也能仅凭一个极短的镜头和简单几句台词,成功引发关注。张子枫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觉得人不可能突然一夜之间就长大,我就是日积月累,一点一点的,是那种循序渐进的成长。”

  吴磊在《盛夏未来》之前最广为人知的角色,是《琅琊榜》中武功盖世却有些呆萌的飞流。《琅琊榜》之后,吴磊的作品数量虽然不少,却难有角色能够在关注度上与飞流相提并论。少年如柳枝抽条般地成长起来,观众们却沉浸在“弟弟”的滤镜里。直到《盛夏未来》,帅气阳光的郑宇星满足了许多观众对于青春故事里男朋友的所有想象。《我和我的父辈》中,吴磊饰演抗日英雄乘风,寸头、刚毅、孔武有力,还贡献了许多高难度的骑马侧身、马背射击等动作戏,将经久沙场的骑兵战士诠释得非常到位,不由得让观众感慨:弟弟已经成长为硬汉了。

  自我

  这届年轻演员都有一个特点,除了作品和活动,他们鲜少出现在热搜榜上,“非必要不营业”是他们爱惜羽毛、保持自我的一种日常状态,也是对“不惑”的最好诠释。

  易烊千玺喜欢时不时地“闭关”。拍摄《长津湖》时,他在剧组里泡了半年多的时间,除了参加央视春晚和金鸡奖的活动之外,基本看不到他的任何动静。电影杀青后,易烊千玺发表了“无聊一天,出门走走”的Vlog,黑白滤镜里,他戴着墨镜啃雪糕,像个“老大爷”一样走街串巷,还坐了自己小时候经常乘坐的公交车,感受热气腾腾的人间烟火。易烊千玺在自己21岁生日之际发行了新歌《四字歌》,歌里是他对自己一路走来的注解,有对成长的反思,也有自我警醒和告诫,“‘有流量’这个标签不用撕掉,因为那也不是我可以控制的他们对你的定义。但‘有实力’这个我是能把控的。”

  这种内敛的早慧和成熟,也出现在张子枫身上。也许演戏挑不出来毛病,不少人将目光放在了她的长相和穿衣品位上,觉得她土、不好看,但这些声音并没有影响张子枫“做自己”。她热爱记录生活,曾在微博上晒从山里挖回来的青苔,晒自己画的画,还喜欢带着各式各样的“工具”去观察城市,有时候看路边的昆虫,有时候会在从未涉足的小路上跟着云彩骑行,没有目的地。《向往的生活》中,她抱着吉他弹唱《拥抱》的画面静谧美好,“昨天太近,明天太远,默默聆听那黑夜……”歌声悠扬深情,让这个笑容阳光的邻家妹妹多了一些温柔、神秘。

  关于表演,张子枫直言以前多依靠直觉,但未来并不想留在舒适区:“我现在在做调整和尝试,可能未必都是对的,甚至有的可能是不合适的,但我觉得需要迈出这一步,要不然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舒适区,可能没有办法有更大的进步。”

  吴磊的个性充满活力,他经常在社交平台晒骑行视频,素颜出镜,小胡子也不刮,多彩的骑行服使其更显青春洋溢。视频中,吴磊的表现十分专业,各项装备齐全,行程中其他友人坚持不住停下来休息,他表示自己不需要,“还能再骑十公里!”

  发力

  后浪汹涌,更多00后的年轻演员也在积极发力。

  2003年出生的文淇是典型的“老天爷赏饭吃”类型,眼神有故事,演起戏来灵气十足,两部代表作完成得很完美。《嘉年华》中,文淇扮演一家小旅店的服务员小米,小米是“黑户”,在目睹一桩性侵案后,她作为唯一的证人保持了沉默。冷静、老练、早熟、社会气,文淇演出了一个社会边缘人的内心挣扎,谁也不敢想象这是一个12岁孩子交出的作品。

  文淇在《血观音》中的表现更令人惊艳。扭曲的家庭环境让本该单纯善良的小女儿棠真变得十分腹黑。文淇有多会演呢?在听了母亲的借口“为你好”后,10秒的镜头里,神情从轻蔑和荒唐,慢慢转向不甘和愤怒;在眼睁睁看着濒死的闺蜜停止呼吸时,恐惧、悲伤、期待三种情绪同时出现在文淇的脸上。对情绪和细节的精准拿捏,造就了让人不寒而栗的“棠真”。两部成功作品之后,文淇将自己的微博名“童星文淇”改为“演员文淇”。

  赵今麦和李庚希是近年来异军突起的新晋选手。赵今麦和张子枫的风格比较相近,二人都曾演过《小别离》《快把我哥带走》等作品,还有类似题材的《少年派》,但《流浪地球》的大爆使赵今麦直接跻身票房40亿+演员行列;今年年初的《开端》中,赵今麦饰演大学生李诗情,在经历公交车一次一次爆炸时表现出来的焦灼、惊慌、绝望、恐慌等状态,让观众也不禁代入其中。

  李庚希凭借《小欢喜》中乔英子这一角色被观众熟知,和陶虹这样的戏骨飙戏也毫不逊色,称得上“一战成名”。后来她又在《超越》中担纲主角,在剧中饰演短道速滑小将陈冕。在今年的采访中谈及事业规划,李庚希平和地表示:“去年我很拼,今年我想调整,遇到好剧本,我就接;没有遇到的话,我可以等等。”

  同样是童星出身的胡先煦,从《小别离》到《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再到《棋魂》,演技进步有目共睹。主演《悲伤逆流成河》《清平乐》《十年一品温如言》的任敏,身上的“破碎感”气质独树一帜。《风犬少年的天空》《关于我妈的一切》《我要我们在一起》让张婧仪的青春女主形象走进观众心里。2006年出生的荣梓杉,凭借《隐秘的角落》中朱朝阳一角名声大噪,《山河故人》《秘密访客》也是他的代表作,一双忧郁的下垂眼,故事感十足,今年夏天他还将与黄渤合作,带来新电影《外太空的莫扎特》。

【编辑:刘越】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