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上一页 香港中文大学开死亡讲座:这一夜,我们直面生死(2) 查看下一页

2012年12月05日 09:19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参与互动(0)

  如果我们不懂得死亡的意义,也就无法了解生命的意义

  讲座还没开始时,4个撑着透明伞的学生走到广场中央站成一排,用英文清唱了一段《摇篮曲》。这是周保松的主意,“生和死都是生命中重要的时刻,既然今天的讲座要谈‘生命的终结’,那就让讲座从‘生命的开始’唱起吧”。

  夹杂在雨声里的摇篮曲,并没有引起观众太大注意,以至于好几位去过现场的学生都记不起当时的曲调。可这段旋律却触动了即将准备演讲的关子尹,这位父亲曾常用德语唱着这首歌哄年幼的儿子入睡,但15年前,他的儿子因病去世。再次听到这首歌,他“差点哭出来”。

  “死亡”这个沉重的话题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困扰着他,无从解脱。失去15岁的儿子以后,平日里被学生形容为“轻松可爱”的关子尹“差不多被摧毁了”。这位在德国哲学方面颇有建树的哲学家一度跑去开发电脑软件,主要研究康德的他也拒绝再开讲康德的课程,“因为整个心中容不下一个‘理’字”。《死亡与不朽》的主讲教授陶国璋曾邀请他来演讲,但关子尹“想了一个晚上,还是拒绝了”,因为“太沉重了”。

  其实,即便教了20年的《死亡与不朽》,陶国璋也仍在学习如何理解并讲述“死亡”。还不满10岁的时候,他就患上肾病,“对死亡很敏感”,可尽管每个学期都开课面对死亡主题,他“还是会有一种陌生感”。

  这也是让台下观众感到陌生的话题:年轻的学生“觉得死亡还很遥远”;在微博上看到预告就从深圳赶来的中年人,则急切地希望从中明白“如何克服对死亡的恐惧”;还有人在网上询问,“如何向孩子解释死亡这个概念”。

  在这个下着雨的广场,台下坐着关子尹的妻子和女儿。关子尹要就“死亡”这个无法回避的话题公开演讲。

  “我执教几十年,没试过在这样的情景下讲课。”61岁的教授抓着自己的讲稿,扭过头去停顿了一下,接着用颤抖的声音说:“但是各位盛情,我会尽最大的努力。”

  那个能把复杂沉重的哲学话题讲得饶有趣味的老师回来了,他打算“不是只环绕个人感受去发挥,而是从学理上认真地向大家剖析死亡”。他事先准备了厚厚的讲义,一页页打印出来后用小夹子夹起,还用亮黄色的荧光笔在重点句子上做出标注。

  他拿法国女作家波伏娃的小说故事举例,小说主角获得“不死之身”,从公元前一直活到20世纪,可免于死亡的他却“目光无神,对一切无动于衷”,因为“不能死,生命就成为了一项诅咒,没有寻求意义的任何冲动”。

  “死亡非但不是生命的反面,而且是生的要素。”关子尹说,“正是由于‘死亡’的约束,生命才变得有限,人生中的一切取舍、抉择才变得珍贵,只有这样的生命才值得珍惜,才有价值”。

  在雨里,校长沈祖尧站在最后一排,撑着伞听演讲。就任中大校长前,他曾是一名医生。2003年香港遭遇“非典”时,他所主管的科室接诊了第一例SARS确诊患者。在对抗那场夺走无数生命的疫病时,他亲历过许多真实的死亡。

  “如果我们不懂得死亡的意义,也就无法了解生命的意义。”沈祖尧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作为医生,这件事对我也包含了更特别的含义。”

【编辑:丁文蕾】

>港澳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