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上一页 香港中文大学开死亡讲座:这一夜,我们直面生死(4)

2012年12月05日 09:19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参与互动(0)

  在这个不爱思考的年代,能够讲一讲认真的话题

  讲座从下着雨的傍晚一直进行到天黑。街边的路灯亮了,广场旁边的新亚水塔也亮起了灯。位于山顶的圆形广场笼罩在雾气里,橘黄色的灯光照射在撑起的雨伞上,“像一幅精致的山水画”。

  在讲座即将结束时,主持人周保松提出建议,关闭所有的灯,大家静默两分钟,思考刚刚这场关于死亡的对话。

  “我希望在这个人们都不太较真,都不太重视思想的年代,在大学这个场所,仍然可以有一群人愿意聚在一起,共同思考和面对‘死亡’这个无从逃避的大问题。”周保松严肃地说。

  而这样的讨论,每个星期都会在陶国璋的课堂上展开。他没有去参加广场上的讲座,因为他要忙着准备本学期即将到来的最后一课——“生死对谈”。

  在《死亡与不朽》课上,每学期的最后一堂课都由他和一位医生主持。这一期的主题也固定叫做“未知死,焉知生”。一个是从小得病的哲学教授,一个是在临床亲历许多死亡案例的医生,他们与学生坐在一起探讨这学期有关“死亡”的心得。

  在飘着细雨的周五晚上,灯光一盏盏熄灭,沾着雨水的台阶上摆放起点燃的蜡烛,参加讲座的学生低下头,静默下来。

  “我是冲着梁文道来的,但没想到能够站在烟雨蒙蒙的山顶听到这样一场关于死亡的讲座,特别是在生活节奏快、物质追求强烈的香港。”在中大音乐系读研究生的郑思说。

  而中大工商管理专业学生蔡涵青直到讲座后去餐厅吃饭时还回味着内容,她还兴致勃勃地跟碰到的学长说,自己刚刚听了一场“非常浪漫”的讲座。

  可已经开始实习的学长对这样的讲座没什么兴趣,“不就是带着大家逛花园么”?他还劝说学妹,“这些课程都不实际,明天你还是要面对找工作、留不留在香港这些事,所有那些琐碎的生活问题,会让你没有力气思考这些问题”。

  她还得到了个“友情提示”,在每个人都想得到高分的校园,那门《死亡与不朽》的给分情况并不给力,你的分数“要么死亡,要么不朽”。

  这些提醒让这个大三女生像个皮球一样泄了气。她盯着自己的晚餐,发了条微博,“在这样的雨中,思考关于死亡关于人生的问题,是一种浪漫,只是散场后,还是要面对关于以后柴米油盐的现实”。

  尽管如此,在即将面对琐碎生活之前,她还是和其他参与讲座的人一起,获得短暂的宁静一刻。在下着雨的香港,一个本该忙着约会、忙着赶期末作业、忙着搭车赶路的周五晚上,这几百人撑着伞聚在广场上静默了整整两分钟,思忖着各自心里“死亡的意义”。

  笼罩在雨雾之中的大学山顶,所有的灯都已熄灭,只有蜡烛在微雨中闪着光。当每个人都低着头沉思时,一个年轻人在静默中吹起单簧管,在这个繁华城市的山顶角落里,安静得只能听到他所演奏的音乐——那首“寓意生命起源”的《摇篮曲》。

【编辑:丁文蕾】

>港澳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