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性骚扰案如何处理:美国立法严惩 日韩成重灾区

2012年11月16日 08:28 来源:成都商报 参与互动(0)

  前日曝出的上海女排教练员醉酒性骚扰女队员的丑闻震惊全国,围绕着这一国内首例得到官方证实的体坛性骚扰事件,外界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事实上,世界体坛对于过往的性骚扰事件的处理方式主要分为两种:第一种,如果国内立法明文规定有“性骚扰”罪名的,根据条例量刑,此外体育管理部门和组织还会给予相应行业处罚;第二种,如果没有相关法令,或者被告人行为还不足以定罪的情况下,体育管理部门或组织会在要求其主动辞职后,再给予相应的处罚。相比之下,美国在遏制性骚扰立法最完善,而日韩则是性骚扰的重灾区。

  经验丰富:美国

    立法严惩,并成立特别委员会

  美国体坛是曝出性骚扰事件最多的国家之一,其在处理性骚扰事件上的经验也是非常丰富。美国本来就有针对性骚扰的法令,规定政府部门和公司的上司,不得对下属或者异性职员有任何性骚扰的行为,违者将被处以巨额经济处罚,甚至牢狱之苦。

  这一法令也适用于体育界。2000年到2002年期间,美国体操学院教练米歇尔·卡达蒙利用职务之便性骚扰7名未成年女弟子,2005年12月8日,美国当地法院判处其“性骚扰”罪名成立,服刑20年。2010年2月,61岁的前圣何赛游泳教练安德鲁·金被逮捕,因为从上世纪70年代末起,性骚扰5名女运动员,其中一位14岁小队员还因他流产,最终安德鲁·金被判入狱入狱40年。

  此外,如果当事人因为种种原因而逃脱法律的制裁的话,等待他们的,还有来自体育管理机构的重击。美国奥委会于2010年设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以规范全国教练员的行为。在去年有媒体揭露美国泳坛长期存在教练员性骚扰弟子的情况后,美国游泳协会首次把46名教练(其中36位与性骚扰有关)的名字公之于众,并宣布他们或被终身禁止执教或永远退出美国游泳协会。而著名体操教练彼得斯因涉嫌骚扰队员,尽管他已经宣布退出教练岗位并辞去了俱乐部主任一职,且根据加州法律,由于诉讼时效已过,彼得斯并未收到法律惩处。但美国体操协会依旧不依不饶,很快便宣布了对彼得斯的终身禁教决定。

  重灾区:日韩

    主要靠罚款,多是私下解决

  相对西方国家,亚洲国家对性骚扰的打击力度就明显不足。其中,日本和韩国主要从经济方面进行处罚。日本规定,强迫女职员接吻者,被处以240万日元罚款,要求女职员去酒店开房者,处于300万日元罚款。而韩国尽管在1999年就通过了“禁止并根除性别歧视法”,将性骚扰行为定性为男女性别歧视,但相关处罚力度依旧不大。政府没有强力手段,体育管理机构以及组织也更多是能遮就遮能掩就掩。这也纵容了道德败坏者,近些年来,日本和韩国成为了体坛性骚扰的重灾区,但少有人因此受到法律制裁,更多的是当事人辞职了事。

  日本体育圈“色狼横行”,去年11月,曾为日本获得过雅典和北京奥运会两枚柔道66公斤级金牌的内柴正人在寓所被警方带走,罪名是在去年9月的暑期训练中,用酒灌醉一名女性受训者,然后带回宾馆进行性骚扰。内柴对事实供认不讳,但称是“双方自愿”。随后,内柴供职的九州看护福祉大学将其开除。日本《朝日新闻》曾撰文表示,日本体育界的性侵犯丑闻其实很多,但每次出现情况,管理机构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据日本《朝日新闻》统计,近3年来,体育界的性侵犯案件全部以“民事和解”、“罚款”、“人权委员会给予警告”、“教委给予惩戒”等收场。

  相比日本,韩国此类事件更甚。据《东亚体育》报道,自2009年4月12日起,韩国体育协会和首尔大学联合对女运动员日常训练进行了调查,调查共走访了1830名女运动员,210名教练以及110位家长,总调查人数达到2150人。结果显示,在一年中,遭到过性侵犯的比例达到了惊人的26.6%,其中更有1.3% 的人声称遭到严重的性暴行。几年前,韩国电视台报道了一名前女排国手先后遭到两任主帅强奸的新闻。如此严峻的情况,导致韩国体育协会从2010年开始对此类事件进行彻底的严查,杜绝性侵犯的再度发生和蔓延。

  其他国家>>>

  英德 德国1994年就将禁止在工作场所进行性骚扰的条文写入了法令,违者将被判处少则四个月,多则4年的监禁。2005年10月,英国政府修改了平等雇佣条例,将其中有关性别歧视的部分扩展,明确规定将性骚扰行为定义为违反该条例行为。

  印度 2010年印度国家女子曲棍球队曝出性丑闻,一名队员通过写匿名信的方式揭露教练对队员性骚扰,并再三向队员提出性要求。印度体育部门随后展开调查,尽管考希克坚持自己是清白的,但还是以个人形象受到伤害提出了辞职。

  本组稿件由成都商报记者 何鹏楠 采写

【编辑:燕磊】

>体育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