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陈盆滨:从渔民到“耐力王”的圆梦历程

2014年12月01日 10:12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参与互动(0)

  “还差一个南极洲的极限马拉松赛,我就可以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完成七大洲经典极限赛事的人了。”今年5月,刚刚结束被誉为“最残酷”的希腊德尔斐——奥林匹亚极限马拉松赛的陈盆滨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没想到,半年后这句话便成了现实——南极当地时间11月20日23时12分,中国“耐力王”、知名极限马拉松运动员陈盆滨在南极100公里极限马拉松赛中,以13小时57分46秒的成绩夺冠,成为历史上首位赢得国际性极限马拉松比赛冠军的中国人,同时也是全世界第一个完成“七大洲极限马拉松大满贯”的极限跑者。他带着奖牌和一个沉甸甸的水晶奖盘回到北京后,小心翼翼地托着这来之不易的荣耀,“还好,没摔碎”。

  常年平均温度为零下20~30摄氏度,陈盆滨的这场极限马拉松在南纬80°以内的南极圈内进行,“凌晨一两点的时候,明显比下午四五点冷,我进帐篷拿东西时,都不想出来了。”没有黑夜,陈盆滨只能通过温度来判断时间,尽管他已经“武装到了牙齿”,但寒风依然锋利而无情——全球定位系统GPS、防冻药品、护目镜、特制保温衣和防冻鞋……为了防止再被人认作日本选手,他的装备上都印有五星红旗,“我现在身上的国旗特别明显”,陈盆滨一边笑,一边摸着手腕上因冻伤留下的疤痕。

  决定参赛前,陈盆滨找了一个大冰柜去训练自己的“抗寒”能力,有时还让人往自己身上倒冰水。但真正置身南极时,任何一寸裸露的皮肤都可能让自己功亏一篑,“我跑了3圈,袖口的地方就感到特别疼,后来只能跑一圈换一次衣服。”一圈10公里的距离,在平常对陈盆滨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但打滑的冰道和不断侵袭的风雪让每一步都“事倍功半”,“有一段赛程的风力能达到11级,根本跑不动,静止站在那儿都有可能被吹走。”陈盆滨对脱口而出的数字十分笃定,“我从小就是渔民,对风很了解”。

  浙江玉环县,这是离陈盆滨家最近的县城,“我家是在海岛上,一天只有一班船,涨潮以后才能开,然后再坐拖拉机,去一次玉环县要两个小时。”这里的乡民,“即便读完书后还是回去当渔民”,因此,陈盆滨也尝试循着祖祖辈辈的轨迹,在十多岁便放弃学业专注捕鱼。如果不是在一次乡里的比赛中做了438个俯卧撑成为“名人”,便不会有他后来扛75公斤的沙包走220个台阶、扛40斤矿泉水不换肩膀暴走14个小时25分钟等挑战极限的“创举”,当然,更不会有此次拿到极限赛冠军的圆梦时刻。

  成为极限运动员,陈盆滨“从捕鱼的‘井底之蛙’到知道了世界有多大”,在那么多“飞机要飞那么久才能达到的地方”竭尽全力,换来的,除了对自己潜能的惊叹外,还有老家“我自己盖的房子”以及父母和兄妹的支持,“一到我要参加比赛,桌上的菜就由五六个变为七八个”,单身的陈盆滨对一切细节都津津乐道,除了终身大事,“我不是娱乐明星,是体育界的明星,体育就要用成绩说话,那个(谈恋爱)不好宣传吧。”

  本报北京11月30日电 本报记者 梁璇

【编辑:岳川】

>体育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