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问丨王永恩:从“武打”到“剧情”,中国戏曲何以打动世界观众?

分享到:

东西问丨王永恩:从“武打”到“剧情”,中国戏曲何以打动世界观众?

2022年09月12日 20:2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大字体
小字体
分享到:

  中新社北京9月12日电 题:从“武打”到“剧情”,中国戏曲何以打动世界观众?

  作者 王永恩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从《三岔口》《大闹天宫》《夜奔》等经典折子戏,到全本的《白蛇传》和《锁麟囊》,中国戏曲在海外经历了从武戏折子戏唱绝对主角到越来越多全本戏登台的转变,受到越来越多国家观众的欢迎。从“武打”到“剧情”,中国戏曲何以打动世界观众?风起于青萍之末,这些变化或意味着中国戏曲的海外演出已走到一个新阶段。

  剧目:从武戏折子到全本演绎

  中国戏曲走出国门到海外演出的历史并不短,更不乏成功作品。回顾历史,到海外演什么剧目,曾是一个在很长的时间里困扰演出者的问题。面对海外观众,我们常有一种比较固执的观念,认为海外观众对于中国戏曲的情感表达方式是陌生的,不大可能理解剧情复杂的戏曲作品,因此肯定没有耐心细细聆听和品味大段唱段。

  在这种观念影响下,戏曲界在剧目上一度尽量选择武戏和折子戏,它们通常有着打斗精彩、剧情简单、对白和唱段少的特点,这样就可以最大限度避免外国人看不懂中国戏的尴尬,故而《三岔口》《大闹天宫》《夜奔》《秋江》等折子戏便成为海外演出的首选剧目。这种思路不能说没有道理,但长此以往,难免会给中国戏曲打上简单化、符号化和杂耍化的标签,无法完整反映戏曲本身的辉煌成就。

  近十余年来,走向海外的中国戏曲在剧目上发生明显变化,越来越多全本戏在各个国家和地区演出,对外国人能否看懂中国戏的担忧显著减弱。

  2015年9月,中国著名京剧演员张火丁在纽约林肯艺术中心上演了两出全本京剧《白蛇传》和《锁麟囊》。《白蛇传》是一部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神话作品,是对坚贞爱情的歌颂;《锁麟囊》讲述的则是一个扶危济困、知恩报德的故事,是对中国传统美德的褒扬。这两出戏剧情曲折复杂,都是“文戏”,仅《白蛇传》中有一些打斗场面。

2015年9月,中国京剧艺术家张火丁携传统经典戏剧《白蛇传》、《锁麟囊》在美国纽约林肯中心演出。图为《白蛇传》片段预演。<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记者 阮煜琳 摄
2015年9月,中国京剧艺术家张火丁携传统经典戏剧《白蛇传》、《锁麟囊》在美国纽约林肯中心演出。图为《白蛇传》片段预演。中新社记者 阮煜琳 摄

  虽然两部戏表现的是纯粹的中国文化,但所表达的对真善美的追求、对美好人性的张扬,跨越文化、地理、政治的界限得到了观众的普遍共鸣,演出的成功从某种意义上进一步打破了海外对中国戏曲的刻板印象。

  由苏州昆剧院演出的青春版《牡丹亭》,自2006年首次到美国西海岸巡演始,已成为近年来海外演出最成功的戏曲作品之一。著名作家白先勇将其推向海外时,始终坚持“正宗、正统、正派”的原则,不过度迎合观众,他认为这样的经典才是厚重、有价值的。

  国家京剧院的《杨门女将》《霸王别姬》、北京京剧院的《杨门女将》《白蛇传》《霸王别姬》《贵妃醉酒》、四川省川剧院的《红梅记》、苏州昆剧院的《长生殿》《浮生六记》、江苏昆剧院的《1699·桃花扇》、北方昆曲剧院的《烂柯山》《窦娥冤》、上海昆剧院的《临川四梦》等均以全本戏的形式在海外演出,这些作品在域外的舞台上从容讲述一个个中国故事,将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喜怒哀乐一一呈现出来,反映出一种沉稳大气的文化表达,并不担心观众能不能看懂,因为他们坚信人类的价值判断是相通的,戏中的情感描写更拉近了海外观众与中国传统戏曲的距离。

2013年9月,全国戏曲小梅花奖金奖得主张可为在美国休斯敦为当地民众表演京剧《贵妃醉酒》唱段。<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记者 王欢 摄
2013年9月,全国戏曲小梅花奖金奖得主张可为在美国休斯敦为当地民众表演京剧《贵妃醉酒》唱段。中新社记者 王欢 摄

  表演:从形式之美到精神之韵

  戏曲是个性独特的艺术形式,集唱念做打于一身。中国戏曲走出国门到海外去演出,在异质文化中占有一席之地,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中国戏曲正通过彰显自身的美来吸引观众、征服观众。

  戏曲之美不仅表现为精神之美,也表现为形式之美。形式的美集中体现在表演和舞台美术上。

  演员是舞台的主体,戏曲作品要通过演员的一招一式、一颦一笑、一腔一韵来呈现。戏曲的表现手段十分丰富,不同的行当、剧种对于角色都有独到的处理方法,以往的海外演出过分倚重武戏和折子戏,使表演手段显得比较单一,随着全本戏演出的增加,中国戏曲的表演之美得到更充分的展示。

  戏曲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不同的表演流派,这些流派各具特色,构成了戏曲表演的独特魅力,各个流派都有自己擅长的剧目。比如张火丁是程派传人,她的唱腔深沉而富有感染力,在美国和加拿大的演出中有大段的唱段,把程派的唱腔之美发挥得淋漓尽致。戏曲在海外的演出多用知名演员,他们用精湛的演技诠释着戏曲的美。计镇华在《邯郸记》中的表演潇洒自如,气度非凡;俞玖林、沈丰英在《牡丹亭》中的表演闪烁着青春的光泽;沈铁梅在川剧《金子》中的表演泼辣生动……精彩的表演令人如痴如醉。

  戏曲表演是综合艺术,它将多种技艺结合在一起。以往在海外的演出中对技艺的过分强调有本末倒置的倾向,但是技艺如能和剧情完美地结合在一起,那么技艺便成了点睛之笔。川剧《火焰山》把川剧的诸多绝技合理地融合在表演中,如孙悟空借扇时的“变脸”、火焰山爆发时的“喷火”等,都运用得恰如其分,为作品增色不少。

  舞台:从写意符号到诗意东方

  中国戏曲在海外演出时,对于舞台美术的处理也常常是别具匠心的。传统的戏曲舞台追求的是空灵简约,写意洗练。舞台要么是空无一物,要么是“一桌二椅”,空间的变化主要通过演员的表演来完成。

  当下戏曲舞台的布景当然早已不是这般简单,但仍然遵循了宁简勿繁的原则。在海外演出的戏曲剧目中,舞台美术有一个较为趋同的追求,即要保留中国舞台惯有的写意特点,并在此基础上运用多种现代手段来提升舞台效果。昆曲《邯郸记》中的舞台只有“一桌二椅”,当卢生进入梦境时,用干冰在舞台上营造出了一个缥缈浪漫的梦中世界;昆曲《浮生六记》在法国演出时舞台上亦是“一桌二椅”,在舞台设计上采取了黑幕“留白”方式,其浓淡深浅恰似一幅江南风物图,素淡而雅致,尽显中国美学的诗意本色。

2019年7月,昆曲《浮生六记》在法国巴黎18区政府庆典大厅上演。<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记者 李洋 摄
2019年7月,昆曲《浮生六记》在法国巴黎18区政府庆典大厅上演。中新社记者 李洋 摄

  青春版《牡丹亭》的海外舞台布景亦是简洁大方。设计者深知,过于繁复的布景会与表演的虚拟性相抵牾,于是舞台上只用书画卷轴与树枝装饰,充满文人气息。而在《冥判》和《离魂》两出中,由于表现的是阴间,布景用黑色,强化了令人压抑的情绪。《冥判》中有判官喷火的表演,在黑色的映衬下,更突出了火的视觉冲击力。《牡丹亭》还巧妙地运用了投影技术,在《惊梦》中,杜丽娘进入花园的那一刻,立刻被春意盎然的花园吸引了,此时绿色的投影在舞台上慢慢发散,象征着杜丽娘的心情由惊奇而喜悦。这绿色的投影中夹杂着斑驳的色彩,如同花园里盛开的花朵,这时的舞台背景色彩斑斓,一派春光,演出也因此变得更生动而富有活力。

  昆剧演员张军在美国演出《牡丹亭》时,特意选择了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中的中式园林阿斯特庭院演出。观众观看演出时如置身于自然之中,和剧中那隔水相送的笛声、古琴伴奏下的吟唱、花鸟虫草的低鸣融为一体,尽享天籁之美。

2012年11月,昆曲《牡丹亭》在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艾斯特庭院上演。<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发 Stephanie Berger 摄
2012年11月,昆曲《牡丹亭》在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艾斯特庭院上演。中新社发 Stephanie Berger 摄

  中国戏曲是有情怀有鲜明的价值取向的,是中国人精神内核的体现;中国戏曲是美的,凝结着中国人对美的体悟和创造。随着未来更多更好的优秀戏曲作品走向世界舞台,相信其中蕴含的中华文化和中国精神也将被更多海外观众所看见、理解和体味。(完)

  作者简介:

  王永恩,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获中央戏剧学院学士、硕士、博士学位。北京师范大学、上海戏剧学院博士后。主要从事戏剧史论的教学与研究工作,出版专著《明末清初戏曲作品中的女性形象研究》、《明清才子佳人剧研究》等,发表相关学术论文百余篇,主持及参与数项国家及省部级项目。

【编辑:刘欢】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201号]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 举报邮箱:jubao@chinanews.com.cn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Copyright ©1999-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评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