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州龙漕沟山洪事件背后,被流量选择的网红“景区”

分享到:

彭州龙漕沟山洪事件背后,被流量选择的网红“景区”

2022年08月18日 01:52 来源:新京报
大字体
小字体
分享到:

  一场山洪,顺着6公里狭长的河沟直冲而下,最终夺走了7条鲜活的生命。

  8月13日,彭州市应急管理局与彭州市委宣传部通报显示,当日14时37分,彭州市龙门山镇接到气象预报,辖区有对流云团生成,将伴有短时强降雨。接报后,龙门山镇政府立即组织镇村(社区)干部、巡逻队员及志愿者等力量对辖区内河道沿线戏水游客进行劝离。15时30分,小鱼洞社区龙漕沟突发山洪,河道未撤离游客被卷入山洪。截至13日24时,山洪灾害已造成7人死亡。

  多名附近村民向新京报记者证实,龙漕沟是一处未开发景区,且多发洪水,当地村民一般不会去玩耍。但近两年,龙漕沟频繁出现在社交媒体上,俨然成了网红打卡地。

  流量选择了龙漕沟,越过铁丝网的游客攀升了不止十倍。对这一不是景区的“景区”,当地政府组织巡逻队,不断加长围网,增设警示牌,却仍未能劝返不断涌入的游客。当山洪来袭,巡逻队、村民和志愿者对着游客的大声呼喊,仅成为火热的网红打卡地中一声被淹没的叹息。

  “2秒的时间水就冲下来”

  8月13日,龙漕沟突发山洪的时候,来自成都的王文文(化名)正在龙漕沟上游一处清水潭游玩。和她一起的还有旅行团的80多名游客。

  王文文回忆,导游带他们到达清水潭后,有人在潭中游泳,有人在周边拍照,还有人在水中冰镇西瓜,“那处河道旁没有围网,也没有设警示牌,我们是唯一在该河段游玩的人。”

  13日下午3时许,王文文发现豆大的雨点飘落下来,就和男朋友开始收拾东西往回走。走到一半,洪水轰然而下,“2秒的时间水就冲下来,把眼前的路淹没了。”原本只到脚踝的水瞬间涨至膝盖,脚下的石子凹凸不平,她光着脚,有些站不稳。

  王文文和男朋友挪到一块巨石后面,双手紧紧拉着,稳住脚,朝岸上的游客喊“救命”。当时,她看到所有人都“蒙了”,导游朝他们喊“不要动”,“当时我们想,不动的话,水越涨越高,只会越来越没有希望。”于是,王文文和男朋友以及另一名被洪水困住的游客爬上了巨石,暂时安全了。

  此时,裹挟着石子、泥沙的山洪沿着狭窄的河沟汹涌而下,至中游一段,冲走了李先生的小女儿、大女儿及其男朋友。

  李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一行五人是从南充到彭州玩水的,选择龙漕沟是因为小女儿做短视频自媒体,“要搞个瀑布拍照。”李先生回忆,他听到“一声打雷”后抬头一看,山洪顺势而下,他想游过去救女儿,但只游了100米就被洪水冲到了边上,情急之下抓住一根树枝,被岸上的游客拉了上去,但河中间的三人已被洪水淹没。

  据彭州市应急管理局通报,8月13日14时37分,彭州市龙门山镇接到气象预报,辖区有对流云团生成,将伴有短时强降雨。当日15时30分,小鱼洞社区龙漕沟突发山洪,河道未撤离游客被卷入山洪。事故发生后,彭州市应急管理局、公安局、消防大队等部门立即赴现场开展搜救工作。

  王文文等三人被消防救援人员从巨石上救下,李先生的小女儿被石头挡住,大女儿的男朋友也获救。当日晚,李先生在殡仪馆见到了遇难的大女儿。

  流量选择的“景区”

  小雯(化名)在距离龙漕沟100米的农家长大。对她来说,龙漕沟是被禁止的地域。

  龙漕沟地处湔江支流,小雯记得,从她小时候,这里就一直有巡视员,会劝阻人下水。龙门山镇人民政府公众号“山水龙门”中的一篇文章显示,龙漕沟属于地质灾害点位,易发生泥石流、山洪灾害。按照彭州市防汛防灾要求,禁止一切人员进入河道内。

  彭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编写的一份《彭州市2019年地质灾害隐患点情况统计表》中,“小鱼洞镇太子村1组龙漕沟泥石流”是彭州市401个地灾隐患点之一。多名附近村民向新京报记者证实,龙漕沟并非正规景区,且多发洪水,当地村民一般不会去玩耍。

  小雯知道,从河滩出发,逆流向上走4个多小时,便可到达河段上游,那里有一个瀑布,但她从未去过,还是从社交媒体上看到的。她回忆,“大约从去年暑期开始,各种社交媒体都在推送龙漕沟,有图文,也有视频,多的时候一天能刷到好几个。”

  妈妈也打电话告诉她,今年还未入伏时,家里民宿的19间房就几乎被订满。这两年,除了每年都来长住的回头客,还多了不少“闪住”客,“成都、重庆或泸州等地的年轻人,周末自驾来玩。”

  陈兵(化名)就是自驾游的一员,之所以选择龙漕沟是因为“水更清澈,还免费”。自2016年起,每年7、8月份的周末,他都会驱车从成都到龙漕沟玩水避暑。陈兵发现,从2021年夏天开始,去往龙漕沟的路上时常会堵车,往常一个小时的车程,最长要耗费三四个小时才能到达。而往年仅有五六十人的狭小河沟,如今常常拥挤了上千人,“露营、踩水,拍照、拍视频的,我都看到过。”

  王文文告诉新京报记者,她是在游侠客旅行社报名参加的“彭州小鱼洞-中坝森林-龙漕沟”一日游。8月15日,记者致电游侠客旅行社质量监察员张先生,他告诉记者,这是公司近年来推出的一条徒步路线。张先生说,“旅行社制定路线前,会参考网络平台上流量较高的热门地点,然后工作人员亲自走一遍,看一下强度、难度、安全等问题,并通过我们的专业进行改进,让不安全的地方变得尽量安全。如果户外都是去那种开发过的景区,就不叫玩户外了。”

  多名在13日参与了该路线旅行团的游客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这一路线的风险评估等级为二星。“属于相当休闲的项目,小孩子也可以玩。”王文文说。

  上千的人流量给这一河沟留下了瘢痕。陈兵发现,龙漕沟入口处多了许多卖冰粉、凉面的小摊贩,河沟边上有卖水枪的,河道中还有挑着担子边走边卖豆花的,水潭边许多垃圾,有的甚至漂浮在河流中间。

  “只要预报有雨,我们就去劝返游客”

  龙漕沟并非正规景区,管理成了难题。

  相关资料显示,龙漕沟为小鱼洞镇太子村和龙门山镇宝山村的界沟。据彭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资料显示,2019年之前龙漕沟由小鱼洞镇太子村分管。2019年,彭州市撤销小鱼洞镇,将其所属行政区域划归龙门山镇管辖,龙漕沟也随之交由龙门山镇管辖。

  黄勇(化名)是小鱼洞社区太子村的村民,也是龙门山镇巡逻队的一员。他告诉新京报记者,巡逻队共有三十多人,是专职巡逻,每天早8点上班,下午5点下班,听从龙门山镇人民政府的安排,对整个山区进行巡逻,包括龙漕沟、银厂沟、后坝等多地。

  “做的事可杂了。”黄勇介绍,巡逻队负责提示游客、疏导交通、清理环境卫生,还要防止有人偷砂石,“镇政府包了一个保洁公司来清理龙漕沟的垃圾,今年还建了一个停车场。”

  在黄勇印象中,来龙漕沟的人多起来之后,他们的巡逻重点就是龙漕沟了。巡逻队常常三四个人一组,去劝返龙漕沟的游客。“不管一级二级三级预警,只要预报有雨,我们就去劝返游客。”

  据彭州市应急管理局通报,接到强降雨预警后,龙门山镇政府立即组织镇村(社区)干部、巡逻队员及志愿者等力量对辖区内河道沿线戏水游客进行劝离。有媒体报道,太子村村干部组织了近20人劝返游客,“用大喇叭不停地喊,声音都快哑了,但他们以为我们在吓唬他们。”

  “山水龙门”中一篇总结政府工作的文章显示,2021年,生态应急办在龙漕沟、后坝河、湔江小鱼洞大桥等重点河段增设围网约10公里,增设“严禁下河游玩”警示牌130余个。在预警期间劝返车辆1000余车次、劝返游客13000余人次,全镇范围内未出现一起地灾人员伤亡事件。

  陈兵记得,龙漕沟沿线草木茂盛,“有些地方是天然的屏障,按理是不需要围网的,但人多了之后,就走出了一条路来。龙漕沟周围,这种小路至少六七条。”

  王文文在得救后,走到下游时,看到了围网和警示牌,“我这才知道原来这是一条禁止进入的泄洪沟。”黄勇介绍,围网是前两三年一段一段建起来的,“这段把游客拦住了,他们又会找另外的地方下去,政府就又增加围网。”目前,围网仍未包围整个龙漕沟沿线。

  新京报记者 徐巧丽 丛之翔 史航 吴梦真 实习生 苏磊

【编辑:李岩】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201号]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 举报邮箱:jubao@chinanews.com.cn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Copyright ©1999-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评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