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年悬案告破 没有尸体的舟山海上特大命案如何找真凶?

分享到:

35年悬案告破 没有尸体的舟山海上特大命案如何找真凶?

2022年09月20日 09:25 来源:钱江晚报
大字体
小字体
分享到:

  徐定安和浙岱渔6141的35年悬念

  没有尸体的舟山海上特大命案

  如何找真凶?

  9月16日,浙江省公安厅和舟山市公安局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告35年前的“3·20摘箬山岛6人命案”凶手全部落网。

  这起特大抢劫杀人案也是浙江省目前已侦破的一次致死人数最多的命案积案。在新闻发布会的主席台上,一个穿白色普通衬衫、剃着平头的老人,和穿警服的工作人员坐在一起。他的姓名牌上是三个字,“徐定安”。

  徐定安是谁?

  发布会结束,记者们拿着长枪短炮和录音笔围住了徐定安。他是当年的专案组成员,也是35年后唯一现身接受采访的。

  小小的笔记本

  

  重建现场的证据

  徐定安带来了当年的工作笔记,一个巴掌大的牛皮纸面小本子,封面的名字还是用铅笔写的。封面的右上角用黑色墨水笔记录了“87·3·18”,大概是后来整理时补注的。

  这是“1987·3·20”案发前两天,可能是两名抢劫杀人者真正动手的日子。翻开笔记本,往事便清清楚楚显现在他的笔下:

  一艘船的草图——1987年3月20日下午,舟山市公安局定海区分局接到群众报告:摘箬山岛火油坑的海湾有一艘搁浅的船,编号“浙岱渔6141”。两天了,船没有动静,一直搁浅在离岸20多米的浅滩上。

  一个接到警情后的现场勘查记录——“浙岱渔6141”船长约10米,宽约2.5米。警方勘查发现,船舱内有多处血迹,空间局促的鳖壳(船员卧舱)里有大量喷溅状血迹和钝器敲打痕迹,6名船员全部失踪,船上的现金也一起不翼而飞。

  一个条理清晰的工作计划——翻过一页12项事务的简略清单后,便是海量细节记录。比如当时正值倒春寒,徐定安记录了事发前后每天风向风力潮汐情况;记录了调度数十套棉服给专案组的小事;也记录了现场勘查整理的线索,给专案组以指导刑侦方向,于是,在大量警员广泛走访的同时,专案组精干警员有的放矢排查线索。

  一组重点人物的走访记录——宁波、舟山两地警方在走访调查过程中,确定了“浙岱渔船6141”来自岱山县某镇某村,一直从事贩鱼生意;6名船员是一家人,分别是船老大和两个弟弟、儿子、毛脚女婿和大外甥。在整个摘箬山134户人家走访的过程中,重点记录了往返渡岛的船老大等人的讲述内容。

  没有DNA技术、没有监控

  

  那个年代如何破案

  1987年,对徐定安来说是很重要的一年。

  这位来自安吉的青年,生于上世纪50年代,1976年成为舟山公安的一员。1986年到1987年,徐定安从普通警察成为刑侦科副科长,又调任舟山市公安局定海分局副局长。

  那起案件,正是他做的现场勘查。那段日子,他和同事们天天在摘箬山岛熬灯费蜡。

  把DNA技术应用在破案上,是2000年后的事,杭州警方在全国率先建立DNA实验室。

  想靠监控无缝连接一个人的运动轨迹,靠步态或人脸、声纹去识别一个人的身份,对于1987年的中国警察来说,还只停留在对技术发展的畅想上。

  然而,没有破案,就没有理由诉苦。

  倒是现在,开完了发布会,一群老伙计七嘴八舌说起当年的苦:没有找到尸体,几乎可以断定凶手抛尸大海,警察们自己琢磨了半天没有找到,发动群众也没有找到,“那一刻是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大海捞针’……”

  在那个年代破案,更多是靠警察的脑袋和脚步,靠细致勘查、追查物证和逻辑推理。

  “既然以当时的条件没能破案,那就一定要把物证尽可能地保存好,期待以后技术进步时,让物证开口说话。”

  除了“浙岱渔6141”鳖壳门档上的那一枚血痕迹,徐定安的小本子上,还对犯罪嫌疑人进出轨迹、作案过程及样貌特征进行了准确刻画和现场重建。

  刚写下对这起大案的思考

  

  几天后接到破案消息

  很多人应该听过一句话叫“命案必破”,实际上警方内部对命案的重视程度更高,比如这个案子,几乎每年都要拿出来复盘。对刑警来说,没破的案子,永远都是职业生涯的遗憾。

  徐定安带来的还有一个黑色皮面大本子。去年退休后,他有了充裕的空闲时间,开始重新梳理手上没有破获的重案,特别是命案。

  “这一篇的题目就是《定海320案即浙岱渔6141船6人被杀案至今未破》,我8月31日刚刚写完。没想到过了几天就接到电话,说这个案子很可能要破了。”在几代刑警的不懈追凶下,这起命案终于告破,两名犯罪嫌疑人于9月7日被抓,并对罪行供认不讳。

  或许因为在刑侦线工作多年,徐定安养成了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的功夫,聊起夙愿得以实现时也一样淡定。

  他在9月初得到案件有重大突破的消息后,便立即带着当年的小本子赶到舟山,同专案组一起复勘案件。

  如今的专案组成员震惊于徐定安对案情的熟悉,很多细节他张口就来,仿佛给大家描述一段电影画面。

  本文配的现场旧照片是当时的刑事技术员柴海滨拍摄的,他去年8月退休了。很巧,退休前,他把经手的案件照片全部从胶片转化成数码照片并整理成文件夹,以便接手的警员查阅。柴海滨当年在案发现场拍的140余张照片、一段26分钟的录像如今也成了案件侦破的重要证据。

  “当时我们的研究是很客观的,确定了哪个人是在哪个位置被杀害的。犯罪嫌疑人的交代是否与现场吻合,就能判断他口供的真伪。”徐定安说。

  两名嫌疑人是发小

  

  为还赌债抢劫杀人

  事实证明,嫌疑人的交代与之前的案情研究吻合。当年3月12日,船老大从岱山出发,到嵊泗县嵊山镇收购鱼货后,驶往宁波贩卖。3月17日,船老大在宁波水产码头曾与本案嫌疑人交谈,对方雇佣他们运输一批鱼。18日早晨他们的船出现在摘箬山,直到被岛上群众察觉异样后报警。

  警方走访询问后得知,有两名来历不明的男子曾在案发地点附近出现。

  依靠大量扎实细致的工作,警方对两个嫌疑人进行了准确刻画。限于当时的侦查条件和科技手段,侦查工作陷入僵局。但是,这一切,特别是关键物证的提取,为最终破案打下了坚实基础。

  2022年8月31日晚10时,一条消息让舟山刑警振奋:经联合技术攻坚,认定现场提取的血痕迹与宁波宁海籍男子蒋某某的痕迹统一。

  9月7日,专案组先后在丽水和宁波将犯罪嫌疑人蒋某某和薛某某抓获。

  蒋某某开过个人诊所,起初装聋作哑、百般狡辩,最后心理防线被突破,“想到这个事情,后悔过,但没办法了,对不起小孩、老婆,对不起他们(被害人)家里人。”

  另一名犯罪嫌疑人薛某某当过船老大,作案时在宁波某渔业公司上班。

  被抓时,他似乎已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与老婆讲“我不会回来了”。

  蒋某某的老家与薛某某家只隔了一条街,两人读小学时就认识,并都喜欢赌博,当年他俩为了还赌债,商量要搞点钱,看中了海鲜交易大量的现金。两人以贩运渔获为名,找上了被害船老大,准备了作案工具上船。船驶出后,待到后半夜,择机将船上6人残忍杀害。

  事后,他们抛尸大海,本想赶紧驾船逃跑,不料船搁浅在了摘箬山岛。

  2022年9月16日的发布会上,浙江公安表示,2020年汇聚全警之力,发起“命案积案攻坚战”,至今全省破获历年命案积案363起,其中20年以上的积案156起、10年至20年的积案161起。(本报记者 陈蕾)

【编辑:黄钰涵】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201号]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 举报邮箱:jubao@chinanews.com.cn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Copyright ©1999-2023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评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