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身回国后,他立即去自首了

分享到:

脱身回国后,他立即去自首了

2022年08月29日 12:41 来源:检察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分享到:

  为了向父母证明自己,小周踏上了偷渡缅甸的“淘金”路,没想到等待他的是无时无刻的行为控制和利益盘剥——

  脱身回国后,他立即去自首了

  回到老家很长一段时间,小周经常会从噩梦中惊醒。

  在梦里,他被关进水牢,恶臭的污水浸泡着他的伤口,钻心地疼。隔壁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哀嚎声、求饶声,间或响起皮鞭声,远方还传来零星的枪声……这些噩梦与他和他身边人的真实遭遇有关。

  2021年11月2日,在湖北省荆门市公安局侦破“6·11”缅北电信诈骗集团案件新闻发布会上,民警播放了部分缅北涉电信诈骗人员现身说法的录音录像,小周含泪讲述了自己被诱骗偷渡出境、被迫参与境外电诈组织,沦为犯罪集团帮凶的经历。

  为了证明自己,他偷渡缅甸

  2021年3月初的一个夜晚,是21岁的小周有生以来经历的最冷的一个夜晚。

  深夜,一支八九人的队伍摸索行进在云南边境的原始森林里,大家闷着头赶路,有时候走、有时候爬,谁也不敢说话——他们要偷渡到缅甸北部去打工。

  走着走着,小周的双腿忽然打了个趔趄,身子不由自主地倒了下去。“小心!”小周的胳膊被旁边人猛地抓住,他脚下有几块碎石扑簌着从身边的悬崖上滚落下去。只差一点,他就跌落悬崖了。

  “都睁大眼睛!你们死在这,我可一分钱不给!”领头的小张恶狠狠地低声咆哮着。

  小周有些失望也有些困惑,他想不明白,前几天那个天天约他喝酒、唱歌的小张,怎么一踏上边境线就像变了个人,好几次差点动手打他们这些老乡。

  小周开始怀疑自己的这趟偷渡之旅是否值得。常年在广东经商的父母早就在广州给他买了两套房子,他不愁生计。但父亲对他向来严厉,曾训斥他:“你离了我,狗屁都不是!”他很受伤,急于证明自己。

  就在此时,小周认识了小张,小张说去缅甸打工一个月能挣1.5万元。于是,想要证明自己的小周跟随小张踏上了这条偷渡“淘金”路。

  在森林里穿行了10多个小时,小周等人终于又见到了天空。

  “缅北到了。”小张告诉大家。在一座山脚下,早已等候着很多人。“到目的地了,大家可以进公司上班了。”小张说。

  小张所说的公司,叫永隆公司。进公司前一群人检查了他们的随身行李,并对每个人搜身,登记分组后,以代为保管为由收走了他们的身份证。有人告诉小周,只能在二楼的公司和五楼的宿舍活动,不得与外人交流,不同组的同事都要少说闲话。

  十几个人的宿舍里,双层铁架床吱呀作响,厕所只有一个。刚到缅甸的晚上,小周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很不踏实。

  第二天的公司会议上,各种规定陆续被宣布:不允许在公司使用私人手机、不能对工作内容拍照录像、每日考核、每月检查业绩……

  公司发放的电脑、手机,来缅的机票费、车票费、服务费都被算到了每人头上,加上办公用品、住宿、吃饭……小周等人还没开始工作,就已经欠了公司一两万元。

  老板还说:“只有努力工作,你们才能早点还完账,赚到钱。”

  每天上午10点,小周所在的组开始上班,通常要干到凌晨2点才收工,如果完不成业绩,那就要更晚收工。

  第一单,他骗了女研究生5万元

  案发后,民警在归案人员的工作笔记里,发现了他们记录的实施“杀猪盘”诈骗的操作流程。

  小周等人的工作就是做“键盘手”,利用各类社交软件寻找目标,用精心设计的话术骗取对方感情,再向被害人推送各类虚假投资平台,诱导被害人进行网络赌博或者投资赚钱,直到被骗至血本无归。

  刚到公司时,主管会坐在旁边教小周怎么和25岁到40岁之间的女性聊天,怎么打探她们的存款。

  小周到现在还忘不了他的第一个“客户”——一位来自广州的女研究生。女孩家境一般,努力考上了研究生,不设防的她将烦恼都倾吐给屏幕对面的小周。她不知道,小周正使用公司“话术”一步步将她引入陷阱。

  好几次,小周都想把她拉黑、删除,让单纯的女孩不要直面人性的丑恶。但主管就在旁边死死地盯着他的屏幕,一句一句地下达着指令。最终,女孩在小周推荐的赌博网站上投了5万元。

  钱到手后,小周跟主管说:“够了吧,差不多了吧,她只有这么多钱。”但主管丝毫不让步,“继续聊,让她去借贷。”

  最终,小周趁着主管上厕所的间隙,故意露出了个破绽,被女孩拉黑,女孩刚刚借到的8万元才得以保住。当晚,看着被拉黑的微信,小周的眼泪滴到了键盘上。

  “我们不是天生的坏人,好多人骗到第一个人后不是高兴,而是对着屏幕痛哭。”小周在忏悔录像里说。

  干了3个月还欠公司6万元

  小周所在组的月工作目标为20万元,完不成就必须加班,否则就要被罚款,甚至被体罚。

  体罚花样很多,有人因为不服管教被剃光头发、眉毛进行羞辱;有人因为没有完成每天添加5个有效好友的日目标被罚做500个俯卧撑……

  主管恫吓他们说,永隆公司管理还算很人性化的,别的公司对付不听话的员工,还会被关进水牢,有的人则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除了这些威胁,公司还一直对员工进行控制和利益盘剥:每天连续工作15个小时,甚至干通宵,打一次瞌睡罚款500元,没加够好友扣1000元,月度考核不合格罚2000元……小周等人实在无法忍受,决定回国。

  回国前,干了半年的小周只剩下入职前的6000元存款,他找朋友借了1万元交给公司,才于2021年9月脱身回国。回国后,小周立即去自首了。小周的同组人小赵入职3个月,靠父亲汇去的6万元钱才还清欠公司的钱脱身离开。

  “现在回来了,悬着的心落地了,至少人安全了,我心甘情愿接受处罚。”不少受骗青年回国后如释重负。

  涉案人员大都是经朋友介绍误入歧途

  2021年初,根据公安部统一部署,荆门市公安机关在全市范围内对本地区滞留缅北涉诈人员开展深入调查摸底。

  公安机关调查发现,自2020年6月起,有25名本地青年在同乡的鼓吹引诱下,被偷渡组织以“出境务工”为由经云南边境偷渡至缅甸勐波,其实是为盘踞在当地的电诈窝点输送“键盘手”。

  小周所在的永隆公司是活跃在缅北勐波县的电信网络诈骗集团,幕后老板是3名湖北京山男子小郑、小聂、小邹。

  2020年1月,小郑伙同小聂、小邹前往缅北投靠亲戚,加盟诈骗集团,随后开办永隆公司,发展多名股东,实施公司化运作和分层管理。永隆公司内部组织严密,分工明确,从诈骗准备、筛选对象、“键盘手”包装、交流“话术”、实施诈骗、洗钱通道等均有专人负责,集团成员100余人,其中荆门籍人员有90人,小周就是其中的一员。

  这家公司有很多家族成员。小聂父亲多次在国内协助小聂收取藏匿赃款,案发后,民警从他家的菜地里挖出90余万元赃款,从小聂外婆家起获80余万元赃款。

  历时十个月,公安机关成功摧毁这个诈骗集团,该集团涉及电信网络诈骗案件和“两卡”犯罪案件120余起,被害人遍布20多个省市,涉案金额2000余万元。

  2021年8月至今年上半年,公安机关分批向检察机关移送起诉犯罪嫌疑人92人。目前,案件还在继续追查办理中。

  今年上半年,检察机关对犯罪情节轻微、自愿认罪认罚、具有从犯情节的24名犯罪嫌疑人和7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作不起诉决定。随后,检察机关先后对47名被告人(其中8名未成年人)提起公诉。

  截至目前,该案还有15名犯罪嫌疑人在审查起诉环节,已经被提起公诉的被告人中有38人认罪认罚,分别被法院以诈骗罪、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偷越国境罪判处十一年六个月至十个月不等有期徒刑。(张振华 戴小巍 韩龙玲 朱子仙 徐娟)

【编辑:刘欢】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201号]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 举报邮箱:jubao@chinanews.com.cn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Copyright ©1999-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评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