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派城市考古”解锁上海城市游新玩法

分享到:

“海派城市考古”解锁上海城市游新玩法

2022年08月07日 17:49 来源:中国新闻网
大字体
小字体
分享到:
“海派城市考古”解锁上海城市游新玩法
丁广吉与朱一宁一同展示老物件 罗皓 摄

  中新网上海8月7日电(李秋莹 罗皓) “塔顶的三座的雕塑都是有含义的,中间那位神的名字大家可能都听说过——叫爱马仕。他手里拿着长着一对翅膀的权杖,象征他是信使传递之神。旁边两位是掌管人类情感的神。雕塑想告诉我们的是:邮政是传递人类情感的纽带”。城市考古活动讲解员、海派城市考古专家丁广吉向参与者们介绍上海邮政总局作为“远东第一邮政大厅”的历史故事。

参与者结束打卡 罗皓 摄
参与者结束打卡 罗皓 摄
心城市将收藏的众多珍贵历史老物件制作成可携带的教具展品,在每个历史文化点位让观众眼见为实 罗皓 摄
心城市将收藏的众多珍贵历史老物件制作成可携带的教具展品,在每个历史文化点位让观众眼见为实 罗皓 摄

  由心城市主办,上海市科学与艺术学会为指导单位,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为特别支持单位的2022“海派城市考古 CITYWALK SHANGHAI”系列城市行走活动自8月5日起正式开始,据悉,活动采用“线下行走+线上直播互动”相结合的方式,邀请海内外人士共同参与城市行走,更好地向世界讲好中国理念、上海故事。

  第一场行走活动的参与者,来自上海万科双语学校的外方校长Lisa Chisholm女士感叹道,虽然自己已经在上海生活了20余年,走遍了上海的大街小巷,但是在海派城市考古专家的指引下,还是了解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历史故事、发现了许多不曾留意的建筑细节。

城市考古活动讲解员、海派城市考古专家丁广吉向参与者讲解 罗皓 摄
城市考古活动讲解员、海派城市考古专家丁广吉向参与者讲解 罗皓 摄
城市考古活动讲解员、海派城市考古专家丁广吉向参与者讲解 罗皓 摄
城市考古活动讲解员、海派城市考古专家丁广吉向参与者讲解 罗皓 摄

  “考古”总是听起来神秘而又复杂,但我们今天说的“城市考古”,其实是一种在城市中深度旅行的方式。由于其开展形式与国外的“City Walk”相似,有的时候也被直接称为“城市行走”。“城市考古”不同于走马观花式的打卡旅游,而是跟随生活在本地多年的专家老师走街串巷深入城市的隐秘角落,通过阅读城市、行走城市发现上海与众不同的风景,倾听打卡攻略上找不到的故事。

  随着年轻人对“网红”式“打卡”旅行热情褪去,他们开始渴望与城市有更多深入的互动,真正走进一座城市的底蕴,去触摸街道的历史肌理、解码城市的文化基因。于是便有人提出:“网红”正逐渐被“个性”取代,“打卡”正在被“考古”替换。

活动采用“线下行走+线上直播互动”相结合的方式 罗皓 摄
活动采用“线下行走+线上直播互动”相结合的方式 罗皓 摄
丁广吉向参与者们介绍上海邮政总局作为“远东第一邮政大厅”的历史故事 心城市供图
丁广吉向参与者们介绍上海邮政总局作为“远东第一邮政大厅”的历史故事 心城市供图

  基于此,朱一宁在2017年创建了心城市。他希望通过聚焦文化的传播,以一系列城市行走、沉浸式体验,用心去诉说城市记忆,回顾、体验与展望城市记忆带给人的心灵感动,甚至在世界大背景下互相理解,互相共情,求同存异。像这样诞生于民间的城市考古团队,在上海其实并不少。在2018年,就有过一些文化记者和青年历史学者自发进行的城市行走活动和城市故事讲述。

  而“海派城市考古”这一概念,则是由上海市文旅局局长方世忠在今年正式提出的。他将其描述为“一种既能体现文旅融合而且又面向所有人,既有乐趣又有收获的文旅休闲活动”。

  日军为什么不能直接轰炸四行仓库?宁波路因何得名?白渡桥为什么“白渡”?跟随着首场2022“海派城市考古 CITYWALK SHANGHAI”的步伐,丁广吉娓娓道来苏州河畔的故事。

四行仓库 心城市供图
四行仓库 心城市供图
上海 心城市供图
上海 心城市供图

  四行仓库,曾是当年被合称为“北四行”的盐业银行、金城银行、中南银行和大陆银行的堆栈。在淞沪会战末期,“八百壮士”曾在这里进行了激烈的四行仓库保卫战。“对岸有着英国煤气公司的两个煤气包,所以日军不敢空投炸弹以免误炸租界、波及煤气包引发更大的爆炸……”,丁广吉拿出四行仓库保卫战闸北战场老照片,指着苏州河南岸的两座圆弧形建筑说道。这两个煤气包的位置,如今已经盖起了新的建筑。隔着苏州河,其中一栋建筑上面的“上海燃气”仍清晰可见。丁广吉说,如今苏州河两岸很多地方,建筑虽然改变了,但产业仍旧传续。

  回望苏州河北岸,在现在挂着光复路1号的“上海大陆银行仓库”门牌前,丁广吉拿出一则日军报道的影印件,报道配图是日军架梯爬上眼前的门牌以“扫荡”四行仓库。当历史的照片与现实的景象重合,丁广吉说:“侵华日军当年的报道,如今已成为侵略战争的铁证”。

  与宁波路平行,南边有南京东路、九江路、汉口路,北有北京东路、天津路。在人行横道的红绿灯前,丁广吉打开苏州河南岸的地图向队员们提问:“租界中东西走向的道路都是由市的名字命名的,可为什么选这几个城市呢?”翻到地图的下一页,是一张标注有两次鸦片战争后被迫开为通商口岸的城市的中国地图。“这些城市的名字就构成了这些道路的名字,所以说地名中也记录着我们当年奋斗、屈辱的历史”。

  方世忠说,海派城市考古是公众参与平台,“一条小街、一座老宅、一处角落,‘考古’可以是祖辈的故事,也可以是儿时的记忆,‘考古’可以从‘人人’开始”。

  除了讲故事的城市“原住民”,听故事、探故事的游客们也是海派城市考古的参与者。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够知道、参与和喜欢上海派城市考古,有不少人正在努力。朱一宁今年正在筹划将心城市近些年积累下来的城市考古内容以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的方式出版成书,让更多市民们能够在阅读、行走城市的过程中,发现更多与众不同的风景,分享更多喜欢上海的理由。(完)

【编辑:李岩】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201号]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 举报邮箱:jubao@chinanews.com.cn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Copyright ©1999-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评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