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健身日,你对“网红运动”怎么看?

分享到:

全民健身日,你对“网红运动”怎么看?

2022年08月08日 10:32 来源:中国新闻网
大字体
小字体
分享到:

  每周日晚上7点半,赵辰都会准时进入刘畊宏的直播间。

  伴随着“腰间的肥油咔咔掉,人鱼线马甲线我想要”的口号,赵辰跟着刘畊宏的节奏左右摇摆,汗珠子从他的脑门一直淌到胸膛。不一会儿,他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浸透。

  从6月份跳到8月份,赵辰已经减掉了5斤肥肉。虽然掉秤的速度不快,但这对于平时工作繁忙、缺少时间运动的他来说,已经是意外之喜了:“当时也是跟风去跳,没想到真能减肥。”

赵辰正在健身 受访者供图。
赵辰正在健身 受访者供图。

  直播健身,为啥火了?

  今年上半年,刘畊宏在短视频平台掀起了一股直播健身的热潮。简单的动作、魔性的音乐,再加上刘畊宏的艺人属性,一时间吸引了不少像赵辰这样的网民“入坑”。

  刘畊宏的“破圈”,与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反复的背景息息相关。

  上海体育学院教授郑家鲲告诉中新网,人们的运动健身需求与时空局限的矛盾一直存在。在疫情期间,这一矛盾得到进一步扩大、激化与显现。像刘畊宏这样的线上健身模式,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克服健身参与的时空局限,于是在疫情防控期间得到了大家的广泛追捧。

刘畊宏社交媒体截图。
刘畊宏社交媒体截图。

  目前,刘畊宏的个人账号已经有超过7千万的粉丝,获赞数更是达到了1.3亿。在众多的“刘畊宏男孩、女孩”中,有像赵辰一样实现瘦身的,也有不少“浅尝辄止”,半途而废的。

  每年夏天,王豆豆都要制定新一轮的减肥计划。在刘畊宏爆火期间,她也把“毽子操”列为了打卡项目。但在一次偶然的尝试之后,王豆豆还是决定放弃了。

  “前一天晚上练完,我第二天浑身酸疼。这个运动量对我来说太大了。”王豆豆无奈地说道。

资料图:上海一室内健身场所。康玉湛 摄
资料图:上海一室内健身场所。康玉湛 摄

  在北京大学国家体育产业研究基地秘书长何文义看来,这股线上的健身浪潮,其实也是群体趋同心理的反映。

  “任何事物的发展过程中,很多人都会有一种从众心理。当关注越来越多的时候,慢慢就会形成一种影响力。这其实与普通时尚文化的传播路径是相似的。”

  何文义解释,传统时尚文化,一般指吃穿文化,并不需要培养任何技能,但刘畊宏的健身操有其固有的体育属性:“一旦熟练掌握了健身技能,就有可能坚持下去。一旦培养出一项体育技能,一般来说,一辈子都会参与这项运动。”

  何文义个人将这种体育特有的属性称之为“宗教化”:“这里的宗教化是组织形式的‘宗教化’,而非价值观。运动参与者在不断提高技能的同时,会形成一种类似宗教黏性的东西。而且参与者的水平越高,吸引力就越大。”

资料图:8月6日,首届中国飞盘联赛的首站比赛在西安启幕。张一辰 摄
资料图:8月6日,首届中国飞盘联赛的首站比赛在西安启幕。张一辰 摄

  被流量“裹挟”的运动 是好是坏?

  如果说“刘畊宏现象”尚有其明星效应的话,那么飞盘运动的兴起,则是不折不扣的网红模式。

  就在“全民健身日”的前两天,首届中国飞盘联赛在陕西西安开幕。作为近期社交媒体上最火爆的“网红”运动之一,这项趣味性和社交属性很强的潮流运动不断在网络上刷屏。

  可以说,飞盘是继刘畊宏之后,又一个现象级的全民健身浪潮。它的蹿红与刘畊宏的“出圈”有着一定的相似之处,二者都是通过社交媒体进行传播,并催化形成社会化热点。

  郑家鲲认为,社交媒体使每一个健身参与者成为运动传播的“媒介”。

  “在社交平台分享健身动态已成为越来越多健身参与者的生活方式。互动过程中,健身积极性将得到进一步激发,其个人的健身行为也在社交媒介的聚合下,凝成庞大的社会健身网络,产生积极的健身示范效应,进而使更多的人参与健身、喜爱健身。”

资料图: 健身教练在健身馆内进行直播教学。杨华峰 摄
资料图: 健身教练在健身馆内进行直播教学。杨华峰 摄

  而按何文义的观点:无论是“刘畊宏现象”,还是“网红飞盘”,一个运动项目被流量“击中”后所引发的跟风潮,对于项目的发展无疑是有利的:“一个运动项目在起步阶段,必须把它‘俗文化’,所谓俗文化就是让它降低门槛。”

  不过门槛降低同样意味着竞争激烈。如今,一大批健身、瑜伽、减脂的博主在各个短视频平台上“攻城略地”,都希望成为下一个“刘畊宏”。当线上健身进入发展的快车道,一些中小博主在享受流量红利的同时,也面临着内容同质化的竞争。

  在健身行业深耕多年的博主歪歪告诉记者:“我观察到刘畊宏火了以后,别的主播直播间人数明显变少了,竞争蛮大的。”

  一方面,“刘畊宏现象”将直播健身行业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另一方面,头部主播的“虹吸效应”,也正在挤压着中小主播的生存空间。

  在歪歪看来,线上健身虽然大有可为,但真正能赚钱的还是运动明星。而要想在一片红海中占领一席之地,“最关键的还是要细分,去争取行业中的局部优势。”歪歪这样说道。

  毕竟流量不是永久的,一旦热度不在,健身领域的发展是否后劲充足仍在两可之间。

资料图:健身馆用直播教学的方式指导网民健身。杨华峰 摄
资料图:健身馆用直播教学的方式指导网民健身。杨华峰 摄

  潮水褪去,如何保持健身热情?

  对于赵辰而言,减肥不过是自己的第一个目标,像刘畊宏那般将健身当作终身爱好,保持体魄健康、提高生活质量,才是他的终极目标。

  显然,将运动健身变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是一项长期且深刻的改变。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如果说刘畊宏的直播间是一扇通向运动健身的大门,那么已经体验到其中乐趣的赵辰相信,自己将会在运动健身的路上探索更远、尝试更多。

  那些过去停留在他人朋友圈或视频里的运动,那些曾经艳羡却因种种原因而未曾体验的运动,或许对赵辰而言都已不再遥远。当旧潮退去,自然会有新潮兴起,不变的是始终如一的澎湃与涌动。

  在日新月异、变化万端的时代,或许会有更多不同“载体”的健身热潮出现,又或许流量褪去后难免一时沉寂,但值得我们关注与思考的,并不仅是某一运动项目兴起与否,而是运动健身本身能否如永不停歇的海潮般,成为民众生活的“主流”。

资料图: 民众练习瑜伽 罗彩芽 摄
资料图: 民众练习瑜伽 罗彩芽 摄

  诚然,在健身热潮的背后,诸如跟练受伤等负面消息不断传出,但“网红运动”在推动全民健身发展中的积极作用却是不可否认的。

  就如郑家鲲所说:“越来越多民众参与到某项运动,其根本上反映的是人民群众健身意识的普遍增强。可以预见的是,随着人民群众健身意识与健康观念的进一步增强,会有更多简单易行、充满乐趣的运动项目成为“爆款”,我国民众的体质健康水平也将在运动参与的过程中不断提升。”

  既然种子已经埋入土壤,那么如何浇灌、怎么修剪就是绕不开的问题。对于“网红运动”的发展而言,揠苗助长不可取,因噎废食同样不可取。

  郑家鲲觉得,一方面要抱着宽容的心态看待“网红运动”,鼓励“网红运动”做出新尝试,积极鼓励健身从业者通过网络社交平台创造、传播优质的运动健身内容,倡导运动健康的生活方式;另一方面也要秉持直面问题、解决问题的态度加以规范、引导,筑牢“网红运动”的行为底线,构建良性生态。

  更为关键的是,要通过加强健身知识教育,提升社会大众的健身素养,塑造良好的社会健身氛围,创造适宜的社会健身环境,真正满足民众需求,提升其满意感、获得感与体验感,进而爱上运动健身,拥抱美好生活。(记者 邢蕊)


【编辑:苑菁菁】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201号]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 举报邮箱:jubao@chinanews.com.cn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Copyright ©1999-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评论

顶部